妇产科医生:恶党使我们变成杀人凶手


【明慧网2006年4月26日】首先我告诉大家我是一名多年的妇产科医生,我有幸看到了不少法轮功真相资料。在与周围人闲谈时经常谈到这个话题,大都说法轮功很好,不错,某某炼功后身体好了;某某炼功后人格人性变好了等等。当谈到苏家屯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时,有的人恨的大骂世道,也有相当一部份善良的、受中共邪党蒙骗的人们认为这种太没有人味的事不可能发生,不可能是真的。再说医生是治病救人的,不可能作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她们还问我:“你当了一辈子医生,你说这个事可能吗?是真的吗?”这一问我顿时脸上发烧,有点心慌,自觉得无地自容,因为我干了无数类似这样伤天害理的事。

医生是治病救人的,这话说的很对。我们为了抢救病人有时几夜不能入睡;为了抢救一个新生儿口对口吸痰是常事;有的一抢救就是一、二个小时,直到一点希望没有了才放弃。真的这些年在我手里死而复生的病人、产妇、新生儿真不少。

自从计划生育定为国策,拿“大月份”成了计划生育的一次任务,基本足月或足月的孩子没有准生证,不准生出活的来。哪个医生接出活孩子就开除工职,是党员的双开。医生护士真的接受不了这个现实,刚刚出生无辜可爱的胖娃娃就必须把他(她)弄死。我们[原来]是想尽一切办法抢救一个生命,[现在]一下子让我们想尽一切办法把好好的孩子治死,这样的现实怎么能让我们接受的了呢?我们科开了好几天会,最后还说这是国策,是政治任务理解不理解、接受不接受必须照办,必须执行。

在这以后我们不知治死多少孩子,真的,有的孩子九斤多重,白胖白胖的,壮的不行,治死很难:用纱布塞嘴,用纱布勒紧脖子扔进装满水的水桶里,把头按到底,一会头抬起来,撅涟撅涟的浮上来了,又按下去,不一会,又撅涟撅涟浮上来了,反复治治不死,又用注射器将酒精、空气、消毒水等等东西从囟门注到脑内。用这法、那法,有时半小时,一小时都治不死,那个惨象真没法看,医生真出冷汗,事后自己偷着痛哭,也有的作恶梦,造成神经衰弱。

当然这个过程不能让家属看见,但有的看见死的都晕倒过去,一家老少痛哭。我这个治病救人的医生,就这样把许多刚刚出生的小宝贝弄死,是恶党把我们这些白衣天使变成了杀人凶手。这仅是我的亲身经历,全国有多少无辜的小生命死于非命,只有天知道。我的罪太大了。

沈阳苏家屯集中营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盗卖后焚尸灭迹的罪恶曝光后,很多人不相信会有这么伤天害理的事发生。我的亲身经历告诉人们,这一切肯定都是真的。只有我们善良的民众想不到的邪恶,没有邪党做不到的邪恶事。在此呼吁善良仍存的同行们:参与了类似苏家屯事件的医生们,快快揭露邪恶吧!曝光邪恶吧!制止这种残暴的杀害吧!赎回自己的一点罪恶吧!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吧。中共已沦为全世界最大的贪污党、腐败党,天要灭恶党是天道的必然。善恶有报是天理,快快退出恶党一切组织(党、团、队)自保自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