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任何环境下都得象个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6年4月27日】我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关押监禁了五年半。在监狱里我不改变对师、对法的信仰,坚持向所接触的人讲真相。

2000年2月26日,我在家被恶警非法抓捕并非法拘押在看守所。其实我做的证实法的事都不违反宪法,但中共法院还是以强加的罪名对我判刑五年六个月。我上诉予以驳回,维持原判,被关进监狱。

在看守所公安恶警执法犯法,肆意践踏人权,草菅人命。它们在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面前,横耍淫威,看守所每个号房的墙上都贴有一张在押人员的权利。其中一条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看守所条例第四条规定之精神,在押人员有不受打骂,虐待,体罚之权利。”可是在第一次提审我时,公安局政保科副科长,还没问我话就连打我耳光,边打边骂。它们每次提审我都是先打后问,中共的所谓公安都是这样的执法犯法之徒。

我是一名大法弟子,谨遵师教,做事都是光明磊落的,没有干任何违法和见不得人的事,所以我也不怕它们。

在开庭前,我儿子接见时对我说:“我请律师了。律师说:你爸爸必须得承认法轮功是×教,我们才能出庭辩护。”我说:“那不可能,法轮功教人学好,做好人,邪在哪啦,你别请律师了,到时我自己辩护。”开庭审理时,法庭审判长念完起诉书后,我自己辩护,逐条的驳斥了公诉,并说这是宪法赋予我的权利。弄得公诉人无言对答,当时整个审判庭鸦雀无声。大约停了二十多秒钟,所谓公诉人才想出了一句话:“你不要光讲你的权利,你还要尽义务。”我说:“我没有违反宪法,我就是尽了义务了。”接着审判长又问我:“你说法轮功是不是×教?”我说:“不是!”当天晚上睡觉,我做梦就飞起来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点化和鼓励我。

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的几个月里,我经常以现身说法给同屋人讲法轮功强身健体的奇效,讲法轮功要求炼功人处处当一个好人,讲新闻媒体报导都是谎言欺骗,讲我做的几件事都不违反宪法,我是冤枉的等等。通过多次向他们揭露邪恶讲真相,使得号长和一些同屋人都很同情我,他们对大法也有了一定的了解,有的说:“我出去了也炼炼法轮功。”

我找包号的警察讲真相,我一边讲,他一边问,问了好多,我也讲了好多,使他如梦初醒,说:“法轮功原来这么神奇呀!这么好哇!”我说:“法轮功太好了,要不这么镇压,好多人还在坚持炼功。”

在中共邪党统治的中国,开庭只不过是走一下形式而已,中共邪党的法院根本不顾事实,不依法办事,对我强行治罪。对我非法判刑五年半。

我被非法关到监狱后,中队指导员和我说:“这里不让炼功,不让传功,要背行为规范。”我想我没罪,尽管来了这里,也不是犯人。于是我说:我已六十多岁,记不住,背不过。他也就答应不让背了。我又想,既然来到这里,可能这里有需要我救度的对象,不让讲我还要讲,不让炼我也得炼。

开始由于和大家不熟,我主要是给在一起干活的人讲,后来看到师父在《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经文中讲:“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师父在《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经文中讲:“在社会上接触的一切人都是讲清真相的对象,讲清真相中体现出的是大法弟子的慈悲与救度世人。”从此,凡是和我接触的人,我都给他们讲真相,讲法轮功强身健体奇效,讲法轮功要求炼功当好人,不干坏事,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等等。他们又看到我年逾花甲的人,身体又如此之好,慢慢地对大法有了比较正确的认识,消除了他们对造谣媒体报导大法的偏信,也有的人表示,将来出去也炼法轮功。

监狱中队指导员多次找我谈话,他按照媒体的口径说法轮功不好,是想让我改变对大法的正信。开始我以抵触的情绪给他说大法如何好。我们对峙劲很大。当然他不可能说服我,但我也说服不了他。后来我看到师父在《不政治》经文中讲:“揭露邪恶、向世人讲清真相也只是说明大法与弟子们所承受的迫害,其根本目地是在救度世人,去其众生头脑中被邪恶所灌输的毒害,挽救其将来因敌视大法而被淘汰的危险,这是大法弟子在承受被迫害时还能挽救众生的伟大的慈悲体现。”所以我改变了态度,以一个善心、救度他的心去给他讲。

我认为这个指导员也在被救度之列,我对他说:我炼功前都有什么什么病,各大医院都走遍了,中医、西医都治不了,为治病我还找了一些偏方,民间小道也无济于事。一个巧合的机会,接触到法轮功,结果炼了不到两个月,所有的病都不翼而飞了,我变得无病一身轻,已经多年不吃药了。法轮功要求炼功人绝对不能杀生,怎么会去杀人呢?法轮功还要求炼功人遇到矛盾向内找,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如果全国人人都炼法轮功,各种刑事犯罪就可以根除,监狱都可不要。再说新闻媒体报导的法轮功的事都属于谎言欺骗。如2001年1月26日人民日报刊登的国务院新闻办发言人答记者问,其一问:“全国押了多少炼法轮功的人?”回答:“242”。这简直是谎言欺骗。全国两千多个县一个县押一个就是两千多个。(半年后教导员对我说:“242别说你不相信哪,我也不相信啊!×××劳教所就关押了三百”)。再就是新闻联播报导北京某法院开庭审理法轮大法研究会成员的情况,一个记者问一个穿绿色警服的一个男子:“天津抓人了吗?”答:“一个没抓。”4.25一万法轮功学员上访就是为天津抓人向国家领导人反映情况的,为什么4.25那天国务院总理及一些人接见法轮功学员代表时,不说一个没抓呢?等等。

经过多次的善心向他们讲真相揭露邪恶,使得指导员与大队教导员心里明白了法轮功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场迫害又是怎么回事。有一次指导员对我说:“法轮功对你看来是真有好处,要不你怎么这么坚定呢。”我说:“我若不炼法轮功我早就死了,活不到现在。”因为他是常人,我不能给他讲得很高。后来他们也不再转化我了,对我的态度和以前有了很大的转变,还在生活上开始关心我。

我始终有一个信念,就是只能给大法增光,不能给大法抹黑,实际中我处处时时都以法来规范自己,善心待人,吃亏让人,显露出了大法弟子的风貌,使得服刑人员和一些主任、队长们对我印象很好,很敬佩我。我也告诉他们我是按法轮功对炼功人的要求做的,从而使他们改变了对大法的认识。

另一方面我也为自己争得了一个比较宽松一点的修炼环境。没有大法书,我就每天背我会背的。如《论语》、《洪吟》、二十多篇经文等。有时也能看到师父在新的讲法。2001年得知发正念后,我天天发正念,但由于没有钟表,发正念做不到准点。关于炼功,几年来虽然有时也间断,但基本上坚持了经常炼,只能炼第五套功法。有的服刑人员想立功而去打小报告,但队长从来没有找过我,所以我也不去理睬,该炼还炼。

所谓的刑期满后,我回到家,方知师父这几年讲了那么多法,我在监狱里只能看到一点点,在监狱根本就不知道《九评》、三退,回来在与同修交流中,显得自己知道的法理太少了,跟不上正法形势,我不甘落后,利用了一段时间好好补了补自己学法的不足,努力跟上正法进程,做好当前应该做的三件事,不辜负师父的希望,肩负起历史赋予的责任和使命。

由于几年来学法少,对法理解远不如其他同修,层次非常有限,不足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