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去掉怕心的一点体会


【明慧网2006年4月29日】被迫害之前,我好象不知道什么是怕,发传单、做真相,没什么畏惧。可是,被非法劳教一年半之后,怕心好象一下子从地里冒出来,压的我喘不过气来。真的是喘不过气来,常常是隔不一会儿就得长出一口气,要不就憋的难受。不敢接触同修,甚至有一次同修送来的经文也被我包在塑料袋里扔了,心里就是怕、怕、怕。一听见敲门就心跳,看见写着“公安”、“警察”字样的车就心惊,看见穿警服、甚至象警服款式衣服的人心里也打鼓。

其实,以前并不是没有怕心,否则就不会有被迫害和被迫害中做不好了,那“怕”只不过是被正法洪势压下去了,并没有去掉。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又怎么去掉呢?

因为怕,我徘徊了一年多的时间,那段日子真是不堪回首,可以说是我修炼以来最痛苦的。一个得了法、明白了生命意义的修炼人离开法,那种滋味真是难以形容的苦不堪言,真正体验到了什么叫“绝望”。那种明明白白看着自己滑向深渊的痛苦和麻木与被邪恶迫害一样令人心碎,而二者的目地却如出一辙,形式不同而已。

内心深处我的真念始终要大法,真真切切。可是这个怕也实实在在的挡在前進的路上。最严重的时候是有一天晚上七点半有人砸门,我没理他;第二天又砸门,还踹门,全楼都听的见。家里只有我和上小学的孩子,在孩子面前我必须表现的若无其事,可是心里却怕极了。第二天婆婆来看到我的样子,非要我去医院检查。结果什么事也没有,就是给吓的。爱人到社区问是不是他们干的,他们否认。从那以后这个怕心就突出了,好象得了七点半、八点半(我被迫害那天是晚上八点半警察闯进来的)恐惧症,一到这个时间段就紧张,甚至不敢开灯,不敢走动,不敢出声。有一段时间我天天盼着搬家,想换个地方,总觉的不安全,想躲避,感到从未有过的空虚无力,可是房子就是下不来。我又动员爱人到外地找工作,也是毫无结果。连正常生活都受影响了,更不必说做大法弟子要做的三件事了。

也许问题积攒大了,必须下大决心才能解决。就在表面看来走投无路的时候,我下定决心闯过这一关。对别人来说,这根本不算什么。记的我以前听说99年7.20时有学员因为害怕,打坐时从床上掉下来,还暗自嘲笑过,想不到现在我面对同样的问题。

人的办法解决不了修炼的问题,要去掉怕心,必须依靠大法。这是我切身体会到的,在这过程中,我真实感受到了修炼的严肃、标准的永恒不变、大法的威力和师尊的无量慈悲。

我在尽力做好三件事的同时,有意识的发正念去怕心。看到穿警服的、警车等不再绕着走,而是迎面过去,心中发着正念,昂头挺胸,堂堂正正。我特别重视发正念,越到晚上越多发正念。一段时间效果很好,明显感到那种物质去掉了不少。后来,又感到正念不足,再发正念也没有那种力可劈山的力量。有一天学法,念到这一句:“所以除恶是在正法,也是在救度世人与众生。”(《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发现自己发正念目地不是铲除邪恶、救度众生,而是为了保护自己、不被迫害,还是被动的依赖大法、依赖发正念解决我个人的问题。这是有求之心,根本上是私心,发正念是严肃而神圣的用神通除恶,掺杂私心怎么能有威力呢?

净下心来思考怕的问题,我问自己:到底怕什么?我发现,我根本怕的并不是怕被迫害本身,是怕被迫害中如果承受不住一旦做了不该做的事,被落下不能圆满。这是一颗求圆满的心,是为私为我的根本执著的表现。我曾经以为自己找到了根本执著,有意识的去掉它,它已经不是什么大问题了,想不到表现为怕心这种形式的时候还真对我形成了干扰。这一点是我在写这篇文章中思考认识到的。

再有怕,我就想,这个怕它不是我,因为我已经是大法中的生命了,是最纯正的,而这个怕是旧势力强加的,没有邪恶的迫害也没有这么重的怕这怕那,旧势力以为造成迫害之势才能考验大法弟子,它们不知道正信不是用邪恶的手段逼出来的,而邪恶的形势也不可能看出人心从而选择生命的去留,正的就是正的,不是必须用邪的来衬托才表现出是正的。所以旧势力安排的一切都是在干扰和破坏师父正法,结果是毁灭众生,对大法弟子的安排也是以毁掉为目地,所以才必须否定旧势力及其一切安排。我是还有执著,因为我还是修炼中的人,我会在法中不断去掉执著,正法时期的修炼是以救度众生为本,不是单纯为了去掉执著,不能让旧势力以此为借口進行迫害(当然自己要不断学法、无条件的修去执著)。我对旧势力说:你不配考验我,因为当初主佛要下世传法,我敢舍去已有的荣耀追随师父下尘,我就是有了不起的勇气和对主佛无比的坚信,师父之所以珍惜我、珍惜我与大法之缘也许正是因为这一点。师父安排成就的谁也动不了,我就是要走师父给我的路,其他的什么也不承认。我会加倍珍惜我与师尊、与大法之缘。我这样想的时候,正念很足,对自己充满了信心,不再被人心带动。

怕心也是顽固的,就象师父讲的,它是花岗岩堆的山。怕越来越弱,但还是会在心念不正的时候来干扰。有一天晚上七点半,又有人敲门,开始我没理他,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心里有反感。过了一会儿,又敲,我想:不能再纵容它,必须面对它。我大声问:“谁?干什么?”外面静悄悄的,什么也没有。

不正的东西才是心虚害怕的,怕再顽固,我也要去掉它,我也一定能去掉它,因为有大法在,大法包含一切。偶尔又有怕心冒头的时候,我已经能很清楚的把它从我这里分开,我心里说:你就是那个怕,你不就叫“怕”吗?你可知道怕的滋味儿?这个怕不再属于我这里了,本来就是你的,现在还给你,让你也知道知道怕是什么样!这就叫“以其人之道反制其人之身”。这一招真灵,我发现正念往往伴随着勇气和智慧,而软弱常常是正念不足的体现。

现在,我不再那么怕了,做三件事也顺利多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