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象是逃避,实质是怕受伤害


【明慧网2006年3月27日】最近一直在悟“以苦为乐”,老是有时候能做到,有时做不到,而且有的时候明知故犯,过后,自己也很恨自己,可是为什么当时的自制力就不强呢?今天我突然悟到,其实我有一颗很大、埋藏很深的心那就是怕受到伤害,它的外在表现是遇事逃避,而这种逃避是我记事以来就一直存在的东西。

我当时入门是抱着逃避的心学大法的吗?是的,只是我没发现,当时我逃避什么?因为大法讲忍,我从字面上找到的逃避的最大借口。举个例子,从小我是很受欺负的(好象很多同修都有相同的经历),身体不好,打架根本不敢,所以遇到别人欺负就任其所为,回家也不敢跟家长说,因为我们家是不会找别人理论的,到头来我还得在家里挨一顿打,说我活该。在这种环境下我养成了不愿与人交往,遇事能逃避尽量逃避的性格。其实是怕与人交往中受到伤害,同时也缺乏与人交往的技巧。遇到大法以后,看到大法讲忍,就认为自己原来的行为都是正确的,好象自己一直在“忍”这成为我不去“怕心”的最大借口,可我一直没有觉察。

当然了不跟别人一样,别人打你,你不能打他,这是大法的要求啊。但是,不跟别人一样,还是不敢跟别人一样,这两者有本质区别啊,不跟别人一样是“忍”,不敢跟别人一样是“怕”。可是我10年来一直把这种“怕”当成了“忍”。表现在一直逃避矛盾,4.25和7.20时别的同修去证实法,可我躲在角落里。现在,工作中与同事和领导产生矛盾,我就辞职,家里的妻子经常无理取闹,也不说一句,总是自己对自己说我忍了。其实现在看来我不是忍了,而是我根本就是不敢说、不敢做。记得有一次妻子闹得很不像话,我实在看不过去,就说,你要离婚就离婚,我不欠你什么,用不着这么对待我,结果她立刻没话了,也不闹了。可惜当时我没深想,其实那次就是一次很好的机会,来区分什么是“忍”,什么是“怕”。

其实炼功人怎么可能逃避得了矛盾呢,如果能逃避得了,师父给安排的去执著心的难不就不起作用了吗?回想起来,10年来我的全部逃避结果是更大的困境。而且差一点失去修炼的机缘(因为逃避,我曾掉队达4年之久)。因为逃避工作上的矛盾,先后两次失业累计一年时间,给自己生活造成巨大影响(两次都是师父慈悲呵护,都是我差一点就身无分文时找到了下一个工作。)教训是惨痛的。

今天找到了这个执著,可是克服它,超越它,对我来说也不是容易的事,以前不敢面对的要面对,即使矛盾很尖锐。当然炼功人不会做不符合大法的事,但是也不能怕常人做不好的事来伤害自己。师父说过:“你要想返回去就必须具备这两个因素:一个是吃苦,一个是悟。”(《在悉尼讲法》)从前,我是没和人家一样,但是我跑了,而且跑的很快。现在不能跑了,要站在那里慈悲的看着他,而且要劝善。

个人体会,希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