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怕心,努力走正自己的路


【明慧网2006年4月1日】我以前对用嘴讲真相在能力上突破不了,而对把真相资料面对面发给或放信箱里、自行车车兜里又有怕心,于是在我的心性位置上,我选择了邮寄。

但只要是人心,在修炼到该去这颗心时,无论如何隐藏或回避都不行。对于邮寄,我原本以为不会有心理负担,不料怕心跟踪而来,因邮筒大多设在十字路口,我竟会每次都担心监视器会不会照到我而胆胆突突的,需不断用正念归正自己心才能落到实处,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胆小竟到此种地步。

一次我出去邮寄材料,看到一建设银行门口有邮筒,但银行门口的“探照灯”却排列整齐一个个虎视眈眈的,我犹豫了一下,随之大脑象一团糨糊不会思索了似的就把“天灭中共”的小册子塞了進去,之后马上懊悔不迭,一路上忐忑不安担忧的不行,还设想着万一我被“探照灯”录像而引出麻烦我将如何应对,想完推翻,推翻又想,如此往复。最后,我终于出了正念:我就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其它的什么都不想!折腾不安的心这才完完全全平静踏实下来。随着学法,我悟到了我胆小到一反常态的地步,是师尊让我在不同层次上提高而为我翻出来,打出去的,我讲真相的路尽管表面形式简单,在师尊的慈悲苦度中同样能反映出自己离“真、善、忍”的距离,同样能让我一步步的提高。

在邮寄资料中,师尊的慈悲呵护也时时伴随着我,让我每次走多远的路都不会感觉到累,而我为符合常人状态奔波时,路稍走多了脚掌上的老茧就会折磨我,两腿也会累的让我简直无法忍受。有一次,为保证一封封的真相资料不出差错,我尽量多的拉开邮筒距离,竟足足走了7个小时的路而不怎么累。一路上,我反复啧啧称奇:神了,神了,如不是师尊加持,我怎可能如此!随之而来的是激动和感恩。

我决心不负师尊的慈悲苦度呵护,努力走正师尊给自己安排的路,证实大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