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北京的劳教所曾被强行抽血化验


【明慧网2006年4月29日】当我第一次从网上看到魔鬼之窟“中共苏家屯集中营”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兽行时,眼泪止不住的流淌,我的脑海中闪现出我在中共北京朝阳看守所、团河劳教人员调遣处、新安劳教所的一幕幕场景,使我想起2000年期间,我们法轮功学员都被中共恶警强制全面检查身体的经历。

我三次被非法关押,每一次都被迫进行身体检查,那时我不明白干吗要检查身体?恶警的答案是:例行程式。但是每次它们检查的方式却让我感到它们并不是真正的为我的身体健康考虑,而是想从我们的检查结果中弄出什么名堂。

2000年9月底我去同修家里出来时被监视她家的便衣和保安抓住,硬是把我送到朝阳看守所。当时我抗议他们的非法关押,拒绝讲我的名字,我被编上了号(我已记不清我被编的号码)。期间,我因制止恶警唆使吸毒卖淫的犯人惩罚法轮功学员,遭到她们5、6个人的殴打。我被打得头晕目眩,身体青紫,一个星期后才开始消退。那时我是绝食、绝水抗议非法关押。

在一个多星期后,有一天我被恶警喊出去,恶警把已经准备好的沉重的手铐脚镣给我戴上。当时还有一名没有讲名字的法轮功学员也被戴上手铐脚镣,恶警让我们上车,当车停下来我们下车后看到是一所医院。进了医院我感到这里面很静,有点奇怪,恶警带我进行了全面的身体检查,做了心脏、心电图检查,抽血化验、视力等检查。

检查完了,一个恶警过来说:“你不吃不喝这么长时间,身体还挺好的。”我不失时机的给他讲真相,就说:“是啊,修炼法轮功,做好人,身体当然好了。我们身体没有问题,不需要检查身体。”恶警继续说:“你以前有什么病吗?”我说:“我身体没有病,我不是因为有病才炼法轮功的,觉得‘真善忍’教人向善很好。”他又问:“你心脏怎么样?”我说:“我的心脏挺好的,好象没炼法轮功前,有点心律不齐。”

就这样恶警又走了,我也不知道在等什么,一会儿他抱着好几瓶静脉注射的药出来,说是给我和那位法轮功学员打的,为了我们身体好。就这样我们被带回了看守所后,被铐在窗户上。恶徒强制给我们静脉注射,可笑的是在我们身体很好的情况下,要注射药物,我不明白这些中共的恶警们到底想干什么,真的是为了我的身体好吗?当药物进入我的身体的时候,我的心脏剧烈的跳动,血管崩裂般的隐隐刺痛,我感到心跳、心慌和窒息。

警察从我眼前走过的时候问我为什么不讲名字?干吗有对抗情绪?我说:没有对抗情绪。他说:不说名字不能在这,肯定送到别的地方去。那个警察给我的印象没有那么恶,我告诉他我住在北京,还说了我的名字,他赶快打电话给我住处的派出所,让人来把我接出去。

在2000年2月到2001年3月,我三次被非法关押在北京朝阳看守所。期间,我见到了来自全国各地的法轮功学员,他们到北京来只是要告诉政府:法轮功好!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希望政府了解真相,还法轮功清白!他们被抓之后不说名字,送到看守所后被编上号贴在身上。晚上被警察喊出去提审,回来之后看出来是被打了。说了名字的就被留在北京劳教了;很多没说名字的就不知道去哪里了。

那时经常在晚上就被警察喊号让收拾东西,当时我们以为要释放,可是不象。那些其他的罪犯说,还是带好东西预防万一,好象听说要到很远的地方。在一大早大概4、5 点就被喊号,紧急出去集合。当时就看到恶警很紧张,他们都是全副武装,而且都是过了好几天后才回来。听说把那些法轮功学员送到一个集中营,只关押法轮功的。

每天清早,中共恶警都要点名,姓马的狱医是专门点法轮功的名,她假装为我们的身体健康状况担心,要我们每个人站在牢房门前做迅速下蹲、站起的动作,观察我们身体反应状况,有时把我们单独叫出去,给我们检查心脏和量血压。那时,中共恶警想尽一切办法整治、编造诋毁法轮功的罪证。它们要求我们写:在关押期间不打针、不吃药、不看医生,身体出现一切问题与看守所没有任何关系,不负任何责任。现在想起来按照它们要求写的目地就是有一天它们酷刑折磨、打伤、打死法轮功学员时,法轮功学员身体出现的任何症状都与它们无关了。

那时,我们想象不到中共的残暴,也看不清中共这个披着人皮的恶魔杀人、吃人的邪恶阴毒嘴脸。我没有想过那些没有说出姓名的法轮功学员会面临着器官被摘除、人还活着就被焚烧的命运。但是回想起当时他们确实跟我们说过:你们再炼,你们再不讲出名字就把你们放到沙漠、偏远荒无人烟的地方,与世隔绝,想出都出不来,让你们在那里炼个够。

那时看守所的警察和其他刑事犯都在说中共在新疆、河北、东北等地建什么专门关押法轮功的基地(集中营),你们不要继续顽固坚持,不然送到那里可就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