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这万古机缘(图)



95年成立台湾阳明山炼功点 遇下雨天就在公园停车场炼功
【明慧网2006年3月12日】看明慧网2月15日大连同修发表的“多写回忆师尊当年各地传法的文章”一文,使我回想了师尊当年传法的好多事情。有的是我亲身感受的,有的是与大陆学员一起交流时听到的。那时我们跟随师父听法,师父多数都是晚上讲法,白天我们学员就在一起学法交流。其实不管是自身感受到的也好,或者听说的也好,那只是无边大法的一点点、一点点而已,师尊从来都没有刻意的给我们表演过什么功能,都是我们在无意中发现的神迹。

健康博览会上的治病神迹

我有幸在1993年东方健康博览会上遇见了师父,我感到师父是那样的亲切,好象曾在哪儿见到过。师父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是那样的圣洁、慈悲、祥和。在博览会上我目睹了师父几乎是挥手之间就让一位70多岁、瘫痪了近二十年、腿上的肌肉都萎缩了的老太太站了起来。当她从新迈出了渴望多年的那一步,她的儿女们都给师父跪下了,老奶奶也哭倒在师父的脚下。

这一幕让我震惊了,站在医学角度上,这是不可思议的事情!我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可是它却真真实实展现在眼前。我感到这位气功师父是一位超人,这个功法是一个超常的功法。自那以后,我紧跟师父,走上了修炼之路,也改变了我的人生。

那天下午,博览会给每位气功师一次机会做功法报告。师父做报告的教室里人员爆满,许多人没有买到票,组委会在群众想听课的要求下又加了两场,别的气功师都没有这种盛况。在报告会上师父没像其他气功师那样做什么功法表演,只是给我们讲了《转法轮》中第一讲的一些内容。

在讲课时,师父要我们站起来,在心中想一个病,师父当场可为我们排一次病。师父一挥手,把在场人的病都抓在手里清除了。在修炼前我患有严重的血尿20多年,当场我想到这顽疾之苦,师父瞬间就将困扰我多年、用中西药都医治不好的病根治了。我回医院健康检查时,证实血尿已经完全不见了。

法理破迷解惑 重获新生

回想过往的人生旅途,我走过了半生的坎坷之路,我苦恼过、我追寻过,在你争我夺中的常人洪流中,我挣扎过、我拼搏过,所得到的却是身体的衰败、家庭的破裂。我为什么会这么苦?为什么老天这么不公、人的命运会不一样等等。带着这些困惑不解的疑问,我想到了去佛教中找答案。

我信佛教一年多,在那里时我看到宗教也不是一片净土,也是争名夺利,它不能回答我所困惑的问题,更不能使我摆脱内心的痛苦。在得法前,我就是这样无奈又无助的面对生老病死。我常常在想,难道这就是我做人的目地吗?是师父让我找到了答案,是大法让我明白了做人的道理,使我学着用慈悲面对人生,让我从常人的苦难中解脱出来。

我原是第一流医学院校附属儿科医院小儿心脏科的一名医生。在一个13亿人口的国家中,政府只准生一个孩子,对孩子的珍视可想而知。儿科医生平日的工作相当繁忙,小儿心血管疾病又是儿科中的尖端学科。在不愿落后他人的争斗心态驱使下,我全身心的投入工作,可说达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

放下怨恨 身心受益

几十年的奋斗后,我得到了世俗的一切,包括业务能力的提高,更被升为副主任医生和取得副教授的职位。可是我失去了更多,身体的健康大不如前,我的先生因为得不到妻子的关爱而有了外遇,最后离我而去。一开始我非常恨他,恨他不理解我、不体谅我。我恨他破坏家庭,连一对儿女也非常恨他。

是师父的法理让我明白了:我过去为什么那么苦,是生生世世造下的业,业力促成了自己的下一世、这一世的困难、痛苦、缺钱、多病。只有偿还业力之后,才能得到幸福,才能改变人生。大法使我明白了吃苦不是坏事,我不再怨天尤人。我放下了怨恨,心里不再责怪我原来的先生:家庭破裂了我也有责任,我不是一个好妻子,我没有照顾好他,只想到了自己的事业。他去找精神寄托、有外遇并不全是他的错,我因此劝仍在大陆的儿女原谅爸爸。

学了法轮大法以后,我过去执著欲望的心放下了,我活的轻松豁达,原有的慢性病──诸如支气管扩张、12指肠溃疡、胰腺炎、胆囊炎、结肠炎都在不知不觉中好了,我得到了身心皆自在的双重喜悦。

1995年我来台湾。十几年来我看到法轮大法在台湾日益受重视。每当我遇到挫折与考验,《转法轮》的法理时时指导我冲破难关险阻。今后我唯有做好三件事,紧跟师父正法的進程,去救度那些期盼救度的众生,始能报答师恩于万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