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自己不放弃就有希望


【明慧网2006年4月30日】在一次小组学习的时候,听到一位同修讲起家里的环境还很不好,爱人不仅强烈的反对同修学功,还几乎连同修随时在想什么都要掌握,而且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很久。

同修的一番“诉苦”,使我想起了自己曾经走过的风雨,就讲了出来。事情已经过去好几年了,自己一点也没觉着有什么。没想到同修听了后觉着有所感悟,而且还说应该把事情写出来让更多的学员看到,因为现在还有许多学员由于不能坚定的把自己看作是一个炼功人,被表现出来的病态及各种各样的矛盾困在那里无法前進,甚至在逐渐的倒退。

2000年在看守所,狱警问口供的时候,恶毒的用拳头猛打我的两侧太阳穴,然后揪着我的头发将我从审讯室拖回牢房。当时我不知是脸上哪儿出血了,只觉着双眼肿痛,牢房的女警也吓的不行。

第二天我双眼都看不见了,而且左眼剧痛,晚上根本无法睡觉。同屋的犯人报告了管教。管教怕出事,先带我到监狱医务室检查,做检查的大夫一边照我眼睛一边冷冰冰的说,你别以为看不见就能闯出去!

监狱里简陋的检查设施根本无法做诊断。就这样,隔了两天我被一男二女三个狱警送到同仁医院眼科检查。这期间我虽然眼睛疼的不行,但心里一直没有害怕过,而且有个很坚定的想法:有法在,我瞎不了。

医院检查后说必须马上打针散瞳,再迟些就会眼底粘连彻底瞎了。检查的时候医生问我是怎么伤的,我就告诉他狱警的恶行,还告诉他我是修炼法轮功的青年,不用打针吃药,只要坚持炼功,很快就能恢复。

医生一方面对我的遭遇表示同情,另一方面坚持说必须散瞳。两名警察强行将我按在床上,医生准备往瞳孔上打麻药。我眼珠不停的转动,医生对不准瞳孔,无法打针。试了几次都不行,警察一看没办法了,只好放我下床。由于医院里人多,他们又没办法对我吼叫,也不敢再打我,坐在走道的长椅上,三个人一左一右一个站在我面前,直和我商量,让我就打一针好让他们回去交差。

我心里一边觉着这些“小鬼”的伎俩是那么可笑,一边平静的和他们讲我不会打针的,让我继续炼功就会好。这样说了有半个小时,他们终于压不住了,换了招术,把我带到精神科,要让大夫给我开精神有问题的证明。

年轻的女大夫按照正常检查的规定让他们在门外等着,单独和我谈话,做测试题。我都一一清楚的回答了,在她不问问题的时候,我就和她讲自己炼功后身体和身心上发生的变化,政府对法轮功的不公处理给多少家庭带来了灾难和痛苦,她不插话静静的听着,后来成了我一直在说她只是听了。前后有20分钟的时间,她站起来走到外面对警察说,她很正常,没有精神问题。警察没办法,气急败坏的带我回去了。

回去后我的眼睛没见恶化或好转,但晚上仍是被疼醒而且忍不住的叫。没过两天家人就把我接回了家。我后来知道,我原早已经被列入劳教的名单应该送走的。

我体会到,只有正信正行,过关的时候才能经受住考验。我暗暗对自己的说:有师在,有法在,“什么佛,什么魔,什么道,什么神,都别想动了我的心”(《转法轮》)。因为我知道,更大的考验还在后面呢。

爱人对我炼功能够理解,只是很心疼。但父亲气的不行,而且为此打过我。父亲得过虹膜睫状体炎,他极有经验的认定我是遗传了他的病,非要再送我去医院散瞳。我没有多说什么,只说“你让我炼功、看书,我保证能好,我不去医院。”父亲没办法,唉声叹气的看着我在家炼功,再不理我。

我以前一直和公婆住在部队的离休大院,公公那年快80岁了,是部队离休干部,从我被抓那天政委就找他谈话,声明大院里决不容许有炼法轮功的人住,而且明确的说明家属中不能有炼法轮功的人。爱人是个孝子,看到父母那般为难的样子,他和我讲一是现在不能回去住了,二要有离婚的思想准备。我们感情一直很好,听了他的话我心里非常难过。但我想起了师父在《洪吟》中讲的法“圆满得佛果,吃苦当成乐。劳身不算苦,修心最难过。关关都得闯,处处都是魔。百苦一齐降,看其如何活。吃得世上苦,出世是佛陀。”我提醒着自己:我是个修炼人,我不能因为表面的这些魔难而改变自己的意志。

就这样我在家学法炼功。刚开始除了能看到微弱的一点光外,物体的轮廓都看不清楚。我也不管,找出《转法轮》来,脸趴在书,用手指着字一个一个的努力辨别。当时我想起了交流材料上讲过有的老人不识字,靠着一本小字典最后把整本书都自己看下来了。我相信法的神奇能帮助我读书。还真是这样。我只觉着眼前有一个小框框,里面模模糊糊的是我手指的那个字,模糊的足以认出来。就这样一天能看下来一讲。

大约不到一周,右眼就能不很费力的看字了,虽然还是得趴在书上。又过了一周左右的时间,左眼也能睁开一些,可以双眼看书了。渐渐的能看清周围的景物了。我把这个变化告诉了爸爸,他再没提让我去医院了,只是嘴上叨咕着:“仗着你年轻,身体好,这次糊弄过来了。”我知道他心里已经惊讶于我的变化,但碍于面子他不会承认。这样大约一个月后,我的双眼又恢复到以前的视力。爱人也兴奋的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公公婆婆。虽然我没能搬回去住,但再没有人提离婚的事了。

几年的修炼下来,有的关过的好,有的关过的不好,甚至曾违心的写过“三书”,有一段时间都不学不炼了。虽然现在已经走回归家的路,但我仍是感到自己是属于那种非常不精進的,连最基本的三件事都不能保证去做,心里经常暗自着急。每次看到老师的讲法,就觉得自己象是一头懒驴被小鞭猛抽了一下才知道往前走,看到同修们的心得、一点一点的進步,总感到自己是那么的无地自容。可是刚打起精神没多久,就又懈怠下来,只剩的心里着急。自己不只一次的想过:照我这么个修法,我还算个修炼的人嘛?我还能跟上正法的進程么?

只是有一点,我从没有动摇过:修炼的这条路,我是走定了。慈悲的师父呀,又让我切身感受到“我比你们自己还珍惜你们”这句话的慈悲力量!

就在半个月前,我做了个梦:依稀的,有两个人,说他们是从天上下来的,他们给世人显现了天上奇妙的景致,演示了自己是如何从天上飞下到地上,钻進一个大皮囊里,出来后就成了人的形像。一个人轻轻拍着一个小孩的背,对另一个人说“还要给他机会呀”。那个小孩很乖的偎在他的怀里。醒来后我清楚的知道那个小孩就是我,是师父再一次点化我“要精進”,不能放弃。

写出这两件经历,一方面是想鞭策自己抛开私心杂念,继续坚定的走好今后修炼的路。另一方面也是想和那些还在困扰于自身魔难之中的同修再温习师父的一句话:“放下执著轻舟快 人心凡重难过洋”(《心自明》),真的是这样啊!越是心里装着法,谨记自己是个修炼的人,前進的步伐越大,心境越纯正,心里越是亮堂堂、坦荡的;反之,你会发现魔难会一浪高过一浪的向你扑来,不给你半些喘气的机会,直到把你打垮。珍惜这千古难得的修炼机缘,珍惜自己煎熬万世才得的人身,打起精神来,早日归家!

在师父慈悲的呵护下,在同修们真诚的鼓励下,借此文和同修交流本人的修炼感悟。想说的还有很多,认识不到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