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清真象,我不放弃一切机会


【明慧网2004年10月29日】

尊敬的师尊,您好!
同修好!

我是1996年修炼大法的。在修大法前我曾是一个严重的类风湿患者,到处求医,无济于事。修炼大法后,我努力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心性得到提高,身上的病全都不翼而飞了。我感到自己是个最幸福的人。

1999年7.20邪恶开始迫害大法以后,我曾四次进京上访,三次被非法治安拘留,二次被非法刑事拘留,一次被关进“转化班”,多次被抓。在摔摔打打中,我凭着对师尊、对大法的坚信,坚定地走过了这五年。这个过程在此就不细说了,下面主要想向师尊汇报一下自己在讲清真象,救度世人方面的一些经历和感受。

被撞之后

我因坚持修炼,被邪恶之徒非法停止了工作。为了维持生活,我在一家企业干临时工,担任会计工作。

2000年12月份,我在骑自行车到税务所办事的路上,被一辆双排汽车撞上。我被撞出7、8米远,“咚”的一声,头重重的摔在水泥地上,车子前轮被撞成了麻花形,前胎钢圈彻底报废,辐条全部脱落,我带的包被撞出老远,包里的报表、公章撒了一地。我一下子从地上爬起来,觉得头有点痛,但我知道自己是大法弟子没有事。看看汽车开出一段路停下了,车里坐的人和司机都吓坏了,不知所措。过路的常人都叫我:“趴下,趴下!”

这时我想:你司机不下车,我怎么跟你洪法呀?这么一想,车门开了,司机下车向我走来,我大声跟司机说:“你别害怕,我是炼法轮功的,我不会赖你的,我也不会有事的。”听我这么一说,司机放心了,过路的人也不吭声了。

从车上又下来一对青年,司机紧张的问我:“摔着哪了,我们到医院检查检查吧?”我说:“你放心好了,我没有事,不用上医院,我师父叫我们做事要先考虑别人,处处为别人着想。”正说着,不知是哪个过路人叫来了交警,交警问明情况后要立案,回头问我:“撞到哪了,到医院查一查。”我说:“我什么事都没有,不用去医院,我的车子不能骑了,只要他把我车子修好了就行了。”司机忙说:“我给你买辆新车都行。”回头对交警说:“我们私了,你们别管了。”交警问我是否同意,我说修好车就行了,我不会要他一分钱的,这个交警说:“都象法轮功这样就好处理了。”另一个交警对我说:“你别太相信法轮功了,还是到医院查查吧,别留下后遗症。”我说:“真正炼法轮功的是没有事的。”

司机搬上自行车叫我也上了车,去找修车铺,交谈中才知道:车上这一对青年是刚刚结婚三天,今天是他叔叔开车,拉小两口回门,碰上了这个事。小两口说:“大姐,当时看你摔得那么重,我们都吓坏了,也不敢下车了。大姐你炼法轮功,你的师父真的保护你呀。”司机说:“今天亏了是碰上了你,要是别人就来了灾了。”我说:“是啊,我也是炼了法轮功才这么做的,要是以前我不炼功,我不会这样做的,我今天就赖着你了。我师父在《转法轮》书上说了‘司机是开快车了,可是他能是有意去撞人吗?他不是无意的吗?可我们现在的人就是这样的,要不讹他点钱,这看热闹的人心里都不平’。你也看到了,那么多人叫我趴下,什么意思,不就是叫我赖你吗?现在电视上恶毒攻击诬蔑我师父和法轮功,你们千万别相信,你们今后多了解了解炼法轮功的人,多看看法轮功真象就明白了,真可惜我今天没带真象材料。”司机感动的说:“法轮功真好,我是经商的,那天我一开门头,看到门头上贴着‘法轮大法好’,今天真知道了。以后你们多贴,叫人都知道法轮功好。”

到了修车店,司机给修车铺留下维修费后,另外拿出100元钱给我,小两口也一个劲的劝我收下,看我就是不要,又说那就少给点,50元该要了吧,我说我是一分钱也不会要的,修车人看到这一幕,脱口而出:“你是炼法轮功的?”我说:“你怎么知道?”他说:只有炼法轮功的人才这样,并且叫我要注意,现在又大批抓人(法轮功)。我心里真为他明白真象而高兴,无论江泽民怎么造假,但是人们一旦了解了大法真象,就不会再上当受骗了。

签字风波

2001年3月份,一天下午,上小学的儿子(10岁)放学跑到单位办公室找到我,一进门就对我说:“妈,我今天做了一件错事,今天下午学校组织全校签名反‘×教’活动,全校师生排着队用彩笔在一个大长白布上签名,校长和老师亲眼看着每个学生往上签,我不想签,但我害怕,我就签了一个假名,同音不同字。”我说:“你怎么能签呢?你这不是在助纣为虐,帮了邪恶吗?应该去把名字划掉。”

儿子自己不敢去,我就带着儿子来到了学校。大概是6点左右了,学生都已放学,老师也走得差不多了。我们来到了教务处,四个教师正在锁门,准备走,我上前问道:“你们今天下午是不是搞了一个签名活动。”他们一听高兴了,“是啊,你孩子是不是今天下午没上学,你带孩子来补签吗?”我没马上回答,我说:“你们签名的白布还在吗?” “在,快签上吧。”说着就要开门,我说:“我们不是来签名的,我们是来把名字划掉的。”“什么?”他们问。“我们是来把名字划掉的。”我又重复一遍。

他们好像不相信,很吃惊,门也不开了,我说:“我就是炼法轮功的。”接着我就把我炼法轮功是怎么受的益全讲了出来,他们说:“你看炼法轮功的,炼的都到天安门自焚了,快别炼了。”我说《转法轮》书上明确提出炼功人不能杀生,师父在讲法中也说:“自杀是有罪的。”电视演出“自焚”这出戏,只能骗了你们这些不明真象的人,我们一看就知道是造假。其中一人用威胁的口气问:“你是哪个单位的,叫什么名?”我说你们不用问我是哪个单位的,我要怕今天就不会来,法轮功叫人修炼“真、善、忍”,这三个字哪一个不好,我是按照这三个字来教育孩子的,我想你们当老师的也是希望孩子能这样做吧?其中一人说:“你不要把你的意思强加给孩子嘛,孩子既然自己签了名,就不要违背孩子的意思。”

我说:“你错了,孩子放学没回家是跑到我单位找到我,一见我,第一句话就说他今天做了一个错事,本来自己不想签名,但是看到校长、教师都在现场看着,由于害怕,才签了个假名,不信你们问问他愿不愿意签。”孩子紧接着回答:“我不愿签!”另一个人说:“今天下午签名的布已经拿走了,送到区教委了吧?”我说:“你刚才还说布还在这里。”他们不吭声了。又有人说:“其实签个名只是写的反‘×教’,并没有写‘法轮功’啊。”我严厉的说:“这是你说的,如果签名不是针对法轮功,只是反邪教,我们同意,如果针对法轮功,我们坚决不签,因为法轮功不是邪教,是叫人向善的,这个名不划掉的话,那我们就要声明,你们刚刚说的,这个签名不针对法轮功。”

这时我心想,这个签名,他们实在不让划掉就算了,他们也知道我的意思了,这个念头一出,我马上认识到这念头不对,我是来干什么的,怎么就能这样算了呢,我又继续讲:“编一个天安门自焚来骗人,这才是真正的邪教,那灭火器是哪来的,气管切开还能唱歌……”有两人开门进了教务处,我是越讲底气越足,他们越来越没劲,两人出来了,对我说:“我们刚刚商量了一下,你的态度这么硬(坚定),还是让你划掉吧,白布又长又大,找了好久也没有找到名字,其中有人说:“这么难找,找个重名划掉算了。”我一听,马上跟孩子说:“我们是修炼真善忍的,第一个字就是真,一定要找到你自己写的名划掉才对。”儿子马上答应。

老师不吭声了,最后教师给找到了名字,叫孩子自己把名划掉了。回来后儿子告诉我,那四个教师一个是副校长,有两个是主任,另一个是教师,我对儿子说:“如果明天老师为这事再找你,记住一点,我们就是学不上了,也不能干诬蔑大法的事。”儿子说:“现在我不怕了,我知道怎么做了。”第二天孩子上学在做课间操时,因为孩子个子高,站队站在最后一排,班主任就在他的身后。这时看到昨天那个副校长走到班主任跟前说什么,就听班主任说:“不会是他吧?这孩子很好,我接过这个班,就发现这个孩子心特别正……”

放学后班主任对我孩子说:“昨天的事我都知道了,你不要有什么压力,就当没有发生这回事,今后该干什么还干什么。”过了一段时间,班级排练节目,我儿子和一男同学自编自演了相声,排练时,那个副校长一看到我儿子,说了声:“是你呀!”第二年,儿子上五年级了,全校要选一个学生写作文,在全校演讲,结果又是选的我儿子。在全校演讲时,那个副校长一看见我儿子,说了声:“又是你!”听儿子说,从那次划掉签名的事后,学校再没有提到法轮功的事。

婆婆的变化

1999年10月份,我因写了一篇对法轮功的认识,正面洪扬了大法。文章被主管单位交到了区政府,区里又交到了公安局,紧接着就是被提审、录像、抄家、拘留,本地电视台把我当做顽固分子在电视上播放。婆婆(不修炼)一家翻了天,他们觉得我这个儿媳妇丢了他们的脸,我大姑子和我大伯哥到我家来破口大骂,说我把他弟弟(我丈夫99年得法)带坏了,要不是我,他弟弟不会炼法轮功,并叫我丈夫和我离婚,婆婆也打电话来要我表态:不炼功,被我拒绝。

2000年元月8日,我和丈夫到户外炼功,被派出所非法抓捕,我丈夫还遭恶警的打骂,关押我们十几小时,直到恶警向我大伯哥索要4000元才放我们。刚到家,我父母(均修炼)、我婆婆一家人早到了我家,我们一进门,公公抓起桌子上我儿子吃的饭菜往地上一摔:“就叫孩子一人在家吃这个。”婆婆和大姑子知道昨晚我们被关了一晚上,叫九岁的孩子自己在家更是火冒三丈,上来就动了手,打了我丈夫,又打我,边骂边打,明里是骂我,暗里是骂我父母,骂得很难听,后来又骂师父……。我丈夫的眼角被打紫了,大姑子最后一巴掌把我打倒在地,打得我眼冒金星。我儿子发现床头边上的小《转法轮》书,趁他们打我们时,不动声色的把书藏了起来。那时我觉得修炼真难啊,我没有做到修炼人的忍,我就在心里默念《转法轮》中的一句话:“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我一遍又一遍的默念,这才强使自己忍住了。当时我父亲忍得心平气和,母亲也只是做到了常人中的忍,因为后来在一段时间里,我常听到母亲提起这件事,心里还是不平衡。

第二天单位领导骗我到区里开会,马上回来。我和单位另几个功友一起去了,结果我们被秘密送至强制洗脑班,遭到了拷打、谩骂、体罚,冰地里冻、恐吓。我被迫害了二十二天,在高压下,由于怕心,违心的写了“不炼功”的保证才被放回。我找到单位书记讲了我们被迫害的真象,并表示我要继续修炼法轮大法,从此单位就不叫我上班了。回家后我反省自己,觉得自己这几年只是修了一个表面,心性方面并没有扎扎实实的提高,很多执著心都没有去,回想起上次遭家里人打,才做到强忍,那在这么邪恶的环境里就这样的心性怎么过得去,虽然那时只是站在个人修炼,还不知道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但是我想我必须静下心来学法,扎扎实实的修一修自己的心性了,也就是这次深刻的教训,使我在以后的几次魔难中都能坚定的走过来。

从洗脑班回来,就是2000年的春节了,我叫我妹妹给我当参谋到商店给我婆婆买了一件高档毛衣。妹妹说:你婆婆打了你,你还给她买毛衣啊。我说不怨她,是我没做好。妹妹说:“你炼功心还真宽。”第二天,我拿着毛衣和我丈夫到了我婆婆家,正好我大姑子也在婆婆家,一看到我们回去,又惊又喜。当我拿出新毛衣让我婆婆试一试时,婆婆当时感动的眼泪顺着眼角流了下来,双手抱着我的肩,又用手摸摸我的脸,问我还痛不痛,这时我体会到了婆婆那份苦心……,一个不修炼的人,面对巨大的邪恶压力,她的心又被情带动着,那是多么的苦啊?!我大姑子的眼里也噙满了泪水,大姑子擦擦眼泪说:“好了,好了,一切都过去了,以后好好的过。”婆婆说:“你们都这么久没发工资了,你自己都没有买件衣服,还给我买。”我说这是应该的。

从那以后,我们与老人的关系有了好转,我们有时间就回家。我想给她们讲真象,可是谁知她们受电视毒害太深了,完全相信了电视,再加上我讲真象又急于求成,真象讲得过高,不但没有叫她明白,反而推了她一把,婆婆不相信我讲的,又骂师父,这是我不能容忍的。我严厉的说:“我做得不好,你可以打我也可以骂我,但是你不能骂我的师父,我虽然被拘留过,但是我没有做坏事,拘留我是政府的错,我不丢人,我也没给你们丢人,你们要是觉得丢人,我们可以分手。”这时我婆婆哑口无言,公公过来赶我走,我走了,后来听我丈夫说:我婆婆又到我丈夫跟前跪下,我丈夫把她扶起来,心平气和的对她说:“娘,有什么话,你慢慢说,你这样骂她最尊敬的师父,她能干吗?她炼功受了益,她就想告诉你大法好,你却这样能行吗?”婆婆一听没劲了,说:“我打也打过了,骂也骂了,我是没有办法了,以后不管了。”

过了一段时间,我想我还得回家讲真象,可是我婆婆一家人对法轮功只字不提,也不听、也不问、也不讲,这怎么办?因为那时我和丈夫已流离失所,很少回家。2001年我又一次被抓,恶警也通知我父母,我被劳教三年,婆婆一家人也都确信无疑,我被劳教了。可是九天后,我正念闯了出来,回家看我婆婆时,婆婆一家人大吃一惊,当听我说我是在路上走着被早已埋伏的便衣恶警抓捕,既不交钱,也没转化,整个过程就是不配合邪恶,才被放回时,婆婆惊的不知说什么好。我说:“你看当时恶警要送我去劳教,还向我父母要3000元钱,父母也是不配合,分文不交,我也是处处不配合邪恶,这不是回来了吗?像上次我们炼功被抓,哥哥就不应该交那4000元钱,交上去的钱,这些恶警就挥霍掉了,有的还偷着往兜里装,这不是助纣为虐吗?越交它们抓得越有劲。”婆婆说:“那时不懂啊,整天又是害怕,又担心,别看你们来我不问,但是我心里放不下你们哪,天天吃不下饭,睡不着觉,眼泪不知流了多少,特别是你们俩都上了北京,我就觉得塌了天了。”我说:“妈,这就是你不了解真象,你要了解了真象,你就不会这么苦了。”从那以后,婆婆开始能听真象了,我总结了上次的教训,从炼功做好人讲起,没多久婆婆要搬家,我和丈夫就常回家帮忙整理,我们从自身做起,脏活累活抢着干,婆婆打心里高兴,对我儿子说:“你妈妈炼了法轮功,确实变好了。”接着我和丈夫带着影碟机叫婆婆直接看真象光盘(过去她是不看的),婆婆彻底的看清了电视上的弥天大谎,不再受蒙骗了,在她的影响下,全家人都不反对法轮功了,开始了解真象了,大姑子在经济上一直给了我们大力的帮助,更可喜的是,婆婆从前年也得法了,从前的欢声笑语又回到了我们家……

大叔的感激

2002年夏天,我老家叔叔的大儿子小军来住院,我和丈夫到医院看他时,跟他讲起了天安门自焚真象,同室的人都过来听,6个床位,只有一个床位的人出去不在,讲着讲着这个床位的病人进来了,是个60多岁的大叔,脸很黑,他听我们在讲法轮功真象,当时就变了脸,满脸怒气,我边讲边发正念,铲除他背后的邪恶因素,不让他说话,他果真没说话,他本来脸就黑,憋的脸有点发紫。我讲完后小军吓的小声跟我丈夫说:“叫姐姐别讲了,你看那个大叔气的那个样子,他别告发你们。”我说没事。

第二天我到医院时,小军和他妻子都告诉我们:“昨天晚上,你们走后,那个大叔在这里大发言论,说法轮功不好的话,可是到了早上他突然间全身不会动了,也不能说话,全家人都来了,医生也检查不出病来,过了几个小时自己好了,慢慢也起来了。“我说:“他这是昨晚讲了不该说的话了,今天出现这个症状是在警告他,他现在关键是不明白法轮功真象,等有机会我跟他讲。”小军和他妻子吓的说:“你可别跟他讲,他太反对法轮功了。”我说看时机吧。

从那以后我就常去医院,进门我就先叫大叔,走时先跟他打招呼,说上几句话,刚开始他还不愿跟我讲话,只是应付,慢慢的态度就有了转变,我父母到医院时也讲自己炼功受益的体会,有两口子当时就想学功,出院时我送给他们一本《转法轮》和一盘教功碟。小军出院了,回家后就炼了法轮功,并且还叫他的朋友也得了法。

小军出院后,我还是往医院跑,有时几天没去,他们就说:“我们盼着你来呢,有没有带书来。”一次我去,屋里只有大叔在,大叔说:“他们都到楼下吃饭去了。”大叔把我叫到跟前,对我说:“姑娘,你能把你那本书借给我看看吗?”我说:“行。我先借给你看,《转法轮》可是本宝书啊”,我随即拿出真象光盘和小册子,我说你先看看这真象,光盘你带回家看,我回去拿书去。十多天后,我又去给他们送真象。

十多天后,我又去给他们送真象。大叔精神倍增,满脸笑容,脸色也好看了。他神秘的对我说:“本来大夫决定星期四给我做手术,原来打针、吃药,病一直不见好,反而加重,这几天突然病情大有好转,大夫检查不需要做手术了,大夫觉得奇怪,不知是怎么回事。姑娘,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他指着我给他的真象小册子,里面有一篇《神的警告》,是他(指神)帮助了我,看了这本书《转法轮》我明白了;有时想起生气的事,我也不气了;有时刚想发火,想起李老师书上讲的话,我也不火了。姑娘谢谢你啊!”我看出这些话是发自大叔内心的。我为大叔能明白真象,生命有了一个美好的未来而高兴。

我喜欢上了家政工作

去年经人介绍我干起了家政工作,我和这家主人交谈中得知他的父母和我的父母都在一个干休所住,都是离休干部,我觉得有点丢面子。回到家和我父母一说,父亲更觉得丢面子,父亲极力反对,更何况我父母在没修炼前和他父母有过摩擦,关系不是很好。我丈夫开始也反对,父亲说找哪家都行,就是别找他家。我心里很矛盾,就是不想干,但我知道修炼人碰到事都不是偶然的,都有提高的因素在里面。但是怎么个情况,心里有点放不下,我盼着那家人别叫我干,另找别人。可事与愿违,他不但叫我干,还要我先给他打扫210平方米的新房。这家人是两套房子,有那么大,干起来肯定很累。

是干还是不干?想来想去,想起自己是大法弟子,最后我把基点落在救度众生上,因为我想,这些人平时看不到真象,而且对法轮功还很抵触,我就通过干家政和他们直接接触能讲真象。但是刚开始干时,心里老是返出不平衡,我自己在这么大的房子里擦玻璃,干得很累,心更累,越累心里越不平。心想我们都是干部子女,凭什么我就要给你们打扫卫生……,越想越放纵了执著,一下子从高凳子上摔了下来,摔的屁股青了一大块,我这才想起师父的话“让你摔跟头,从中悟道”。我刚才的思想哪里像个修炼人,连个常人都不如,我立即发正念铲除这坏思想,抓紧学法,调整心态。

有时觉得有些心没有了,可是过一段时间,一碰到触及心的事,又会返出来,我干这个家政是一个星期干一天,也就是一家一个月干四天,常常碰到来他家玩的客人。有一次,我正在客厅打扫卫生,来了客人,问这家主人我是谁,主人说来给我打扫卫生的,一句话触及到我的心,很不舒服,我就到卧室去,不好意思见人。走进卧室,我马上意识到这是名心,凭自己的双手劳动挣钱不偷不摸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大法弟子修炼堂堂正正,下次再来人,我就主动和客人打招呼,客人问我是谁时,主人却说:“这是我的朋友,来帮我忙的。”其实说什么我也不在乎了。

刚开始接触这家人讲真象,根本不听,很抵触。我就先不急于讲,先把我的工作干好,有些不在我干的范围,我也尽量的多干。刚开始他们偷着观察我,时常要送我东西,我就跟他们讲炼功人不会要别人的东西,你人在和人不在我都是一样的,炼这个功,不是光炼动作,主要是修心性,慢慢的他们越来越放心,后来他们家常常没有人,把钥匙交给我,很放心,并且常跟别人说:“我家找的家政是炼法轮功的,人太好了,素质很高,干的怎么好,怎么好,把家交给她尽管放心”,还劝别人找家政就找炼法轮功的(这是另一家人学给我听的)。

有一次,这家人的女儿在北京上大学,放假回来,我就跟她讲真象。她对我说:我一回来,我爸妈就告诉我,我们家找的家政是炼法轮功的可好啦,老夸你好。她的同学、朋友来找我也给他们讲天安门自焚是怎么造的假,江泽民为什么害怕法轮功。前不久,这姑娘到西安亲戚家玩,回来跟我说:“我到西安舅姥姥家玩,他家雇的保姆老换人,有的偷东西,有的干不好,我告诉他们我家找的打扫卫生的人是炼法轮功的,干得太好了,很放心,我家经常一个人没有都把钥匙交给她,你说他们说什么?他们说让我回来问你愿不愿意到他们家干,他出高工资,哈哈哈……”

姑娘边说边哈哈大笑又继续说:“我告诉他们,你们在这里找一个炼法轮功的不就行了,他们说接触不上炼法轮功的人。”听了这番话,我知道他们对法轮功有一个正确的认识了,自身做好了,是最好的讲真象。师父说:“你们修炼人的表现是纯正的,有多少人是看到了你们的表现就觉得你们就是好。如果我们自己平时不注意自己的行为,那你们的表现常人就会看到,他不能够象学法一样深入的去了解你,他就看你的表现。可能你的一句话,一个表现,就能使他得不了度,就能给大法造成不好的印象。”(《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

去年临近春节,找家政的人很多,我和另一个功友有时一起干,为的是好讲真象,这其中有一家是局长家庭。开始他们对法轮功一点也不了解,而且局长很抵触法轮功,相信了电视上的谎言。通过我们的言行,再加上讲真象,使他们对法轮功有了一个正确的认识。局长的太太是事业单位的一个科长,一天他告诉我说:“那天晚上电视上又演法轮功,第二天一上班,我们科里都在议论法轮功,说法轮功怎么不好,我就站出来反对,你们都说法轮功不好,可我请的家政就是炼法轮功的,怎么不象电视上说的那个样,人家的素质比干部都高,我们都比不了,要都炼法轮功,这个社会还好了,我同事都说我不得了,王科长叫法轮功转化了。”

还有一家刚开始干时,我们一说我们是炼法轮功的,把他吓得倒退了两步,说法轮功太可怕了。第二天就找介绍人王科长,说你不知道他们是炼法轮功的,王科长不以为然的说:“是啊,我忘了告诉你了,她们是炼法轮功的,人可好了,素质可高了,你尽管放心,不是电视上讲的那样。”(这是王科长后来告诉我的)第二个星期我们再到他家干时,看到他们不那么害怕了,后来通过我们的言行也明白了。三月八日妇女节,这家女主人要多拿出100元钱送给我们,并说:“在没接触你们时,相信了电视,认为炼法轮功的人又杀人,又自焚。现在我明白了,你们不但不是电视上说的那样,从你们的行为,我看明白了,你们是好人,比好人还要好,能和你们认识我很高兴,今天是”三八“妇女节,单位发了200元钱,叫自己买妇女用品,我们都是妇女,我没有什么东西送给你们,送给你们100元吧。”我说:你了解了法轮功真象,比给我们多少钱都高兴,心意我们领了,钱我们是不能收的。她非常感动,就是要给我们钱,被我们谢绝了。

王科长住的宿舍只有两座楼,传达很紧,这里见不到真象材料,夏天传达门口常常坐的一些老人在拉家常,很多我都不认识,但是都主动的和我说话打招呼,非常热情,我很纳闷,就问王科长是怎么回事,王科长说:“你还不知道呢!是你干家政这些人家说你好,我也告诉他们,现在我们这个院子都知道你炼法轮功,都知道你很好,也知道你父亲是高干,就是因为你炼法轮功没有工作了,才找了打扫卫生这个工作。”我说:“电视上说我们炼法轮功的都不管家,不干工作,我们这还找工作呢,明明是它江泽民不让我们干,还编谎言骗人。”王科长说:“是啊!我是彻底明白了。”

现在王科长也炼起了法轮功,《转法轮》一遍还没看完,身上的病就全好了,而且还看到了法轮,她说:“法轮功太神了,师父太伟大了。”

现在我不但不觉得干这个工作丢人,而且还喜欢上了这份工作,我爸妈也改变了观点,爸爸说:“只要能让他们了解真象,有人找,你就干,我支持。”

记得有一个功友问我,你一开始就是重点人物,挂了号,你怎么没有被劳教?我的体会是遇到魔难,能不能想起自己是大法弟子,坚信大法,坚信师父,心正念正,这是关键。

我知道自己做得很不够,和精进的功友相比,差得很远,离大法对大法弟子的要求差得很远,但是我会抓紧剩下的时间,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三件事。
一点个人体会,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