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炼过程和打电话讲真相的心得体会


【明慧网2006年4月4日】我是2004年9月因为我的小儿子而得法的。小儿子从小体弱多病,同年8月因病住院,在医院期间表现奇怪,像魔附体一样。医生说:要转儿童身心科。当时的情形造成整个家庭生活秩序大乱,身心疲惫。住院期间小妹到医院来看他,带了一本《转法轮》念给他听,小儿子听了之后,短暂时间身心起到很大的变化,除了喜欢听之外,还嫌小阿姨念的太慢,要自己念,念完第一次《转法轮》,神奇的改变整个身心,就这样健康的离开了医院。大儿子也因此也感受到大法的神奇,自然的,我们母子三人就走進了大法修炼的行列中了。

得法之初都在信与不信?有神?有佛吗?半信半疑中,学法都不积极。第一遍看《转法轮》这本书时,花了很长时间,干扰非常大而不自知。有一天正在睡觉时,突然天目让我看到象电脑动画一样,翻动着一本金色的书,从远到近,从小到大,一睁开眼就不见了,闭上眼又看到同样的画面。就这样来回三次在我眼前出现。当下我悟到是师父在点化我,要多看书、多学法。

自修炼以来,两个妹妹一直都用心的鼓励我走出来,要照着师父讲的话,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讲清真相。小妹的悟性好,刚得法就不时的邀约我,参与大法的活动。大妹时常用网路传递消息给我,并与我交流有关个人心性上的问题和做好如何圆容家庭的这部份。大妹常常被我的无知、不能向内找、自以为是、直率弄的哭笑不得。我一直以来,觉得自己符合了“真、善、忍”中的真,直言伤到了别人还不自知。后来多看书、多学法才明白原来自己离“真、善、忍”宇宙特性差的这么远。

《精進要旨(二)》中《排除干扰》篇讲到:“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现在我对大法由感性的认识,走向理性的升华,我会真正的、坚定的修炼下去。

以前全家人时常生病,一家人都是医院的常客,而且家里养鱼、盆栽,养什么,死什么。修炼后,家里的大鱼生小鱼,连盆栽都长的很茂盛,孩子也变的聪明许多,课业自然進步。我知道这一切的一切都因修炼后全家人身心受益而改变的。

《转法轮》书中写道:“在你的场范围之内的人可能无意中你就给他调了身体,因为这种场可以纠正一切不正确状态。”《精進要旨》中《道法》篇中写道:“大法圆容着众生,众生也在圆容着大法。”看到这句话我才惊觉,是啊!我没有理由再待在家里享受大法中得到的好处而不去证实法。就这样我就开始第一次去香港讲清真相、证实法的洪流当中。

未去香港之前,娘家就成立了电话小组,当时讲真相的话语,我只会讲《九评共产党》书中的标题和简单的讲稿。每当碰到不拿“九评”的大陆游客,我就讲“九评”标题,回来后觉得讲电话是要多做功课的,开始用心的收集一些真相的资讯,在这看资料的过程中,我感受到那对自己也是一种觉醒,让自己正义、良知、道德、勇气有了更深刻的体认,同时体会到打电话真的是很好的讲清真相方式。有了打电话经验,任何大法工作都能胜任。

修炼前,我是个在常人中能讲、爱讲的人,家里常电话不断。当然现在我讲真相的法器就是电话。自修炼后,我对修口这部份就特别小心、注意、怕,所以在讲清真相时,常有阻碍。开始打民间电话,只当例行功课做,打了几次姐妹们提议要打迫害案例。我认为我不行、我不能、我不会电脑怎么上正行网呀。一连串“不”都因一个“怕心”。

有位好心的同修为解决这方面的问题,就每星期用心的帮我列印、打完电话帮我回报正行网,也不时的给我列印一些讲稿和文章分享给我,并告诉我这些案例是大陆同修冒着生命危险送出来的,刚开始是不忍辜负同修的用心,勉为其难,半推半就持续做着打电话的工作。

有一次看到大陆同修写的文章,描述到海外的同修给我们打电话起到很好的效果,就算电话响没人接或被对方挂电话,都起到震慑作用,邪恶害怕,更能帮助劳教所(监狱)内的同修正念闯出来。我还等什么?怕什么?怕心不也是执著吗?要去掉的心呀!大法弟子能带着怕心圆满吗?

常在打电话讲真相时感觉身体在转,身上的细胞都在震动,发正念手脚都有很大的能量。我知道师父在鼓励我,我由被动变为主动,愈打愈积极。

师父在《2005年旧金山讲法》中说:“你如果三件事都做了、做的很好,你就会感觉到提高”,师父还在《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说道:“你坚定正念的时候,你能够排斥它的时候,我就在一点一点的给你拿;你能够做多少,我给你拿多少、就给你消下去多少。”我那些执著的大山不也是师父帮我拿下去的啊!

由于得法时间比较晚,老是怀疑自己是不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对自己的信心不足,在做好三件事中,感受到心性的提升很快,而执著心亦很容易放下,现在可以自信的确认自己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这阵子打电话,明显感觉到形势在改变,我打电话到劳教所找某位迫害大法弟子的公安人员,狱所中值班人员还会主动给我另一支相关电话号码。以前最怕打给那些职位高的处长、所长、局长、主任、监狱长,而最近打给他们,他们都很愿意听,无论从哪个地方切入都很愿听;有的讲的时间很长还不舍得放下电话,我有时从九评、退党说到大纪元郑重声明,或由大法公告加入大纪元时报有关大陆的新闻,或者选取正义律师谈及苏家屯的时事新闻,增加可听性,有时取于近期师父经文中的《除恶》内容告知他们,真的起到震慑作用。

在打电话中,有一位处长问我:“你炼法轮功多久了?”我告诉他:“一年半了。”他说:“一年半就讲的这么好,这么会讲。”最后他还问我:“法轮功要怎么炼呢?”我就请他先去看《转法轮》,了解内涵再谈修炼。由这样的交谈看到形势的变化已经不同了。

经常由迫害讲到洪法。最近为一个案例打电话到北京,这通电话讲了近一小时之久,我告诉他退党浪潮及全球的声援等信息。对方对高律师很感兴趣,询问“怎么样可以连络上高律师”,谈到“贪官腐败,今年过的年并不快乐!北京土地被征收,盖高官别墅,亲朋好友都受到波及了。”说了许多最后触动对方,他也明白了真相,终于他以“龙的传人”化名退党。

我在讲清真相中不断的修去自己的执著,从开始口气咄咄逼人、尖锐,到口气良善,由急于求成到以慈悲对待众生,我相信这都是师父借着打电话讲清真相中鼓励我。

最后我想以师父在《2005年旧金山讲法》中的一段话与同修共勉:“时间真的很紧。大家看到了,这个世间的变化,大法弟子在证实法中形势的变化,都很快。随着时间再变化下去你还有时间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吗?为什么不抓紧哪?大法弟子既然把吃苦当作好事、当作提高,那么越来这个环境越好的时候,苦也就越来越没有了。当不需要你讲真象人家主动来找你听真象、主动找你学功的时候,你不也就没机会树立威德了?你可能觉的那好啊,都来学来了,不费事了,可是你也没有条件提高了嘛,是不是?所以我想哪,大家无论怎么样都要珍惜这段时间,瞬间即逝。”

同修们,拿起电话快讲,如果台湾每一位同修都能拿起电话,一人打一通,邪恶必自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