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善,装扮成善良的邪恶


【明慧网2006年4月6日】有两种截然不同的善,一种是真善,一种是伪善。

从表面上人们很难看出这两者有什么不同,有时候,伪善甚至比真善显得更善,更能打动人。两者的根本区别只在于,真善是不含有任何功利目地的,它从来都不是也绝不可能是施善者达到自己目地的一种权宜手段,它发自于施善者善良的本性,完全是设身处地的为对方着想考虑,而且以尊重对方的意愿为前提,因而即便不被对方理解和接受也不会有所改变。

而伪善则不然,它不是发自于人善良的本性,是有意装出来给人看的,不是真的为别人好,而是试图以善意善行来迷惑和蒙骗你,让你上当,为其所用。说穿了,它不过是施善者为了达到个人或集团的目地而采用的一种权宜手段,是典型的笑里藏刀。因此,一旦不能达到预期的目地,它立刻就会荡然无存,烟消云散,变成与此前截然不同的另一副嘴脸,不但善意全无,甚至充满杀气。其实这才是伪善者们的真实面目,先前的善不过是表面的伪装而已。人们所说的“披着羊皮的狼”,指的就是这种人。

概而言之,伪善不过是装扮成善良的邪恶,因为它其具备赤裸裸的邪恶所没有的欺骗性,有时对人类的危害甚至更大。

纵观古今中外的历史,许多行恶者都有两副截然不同的嘴脸,一副是赤裸裸的暴虐,一副则是充满虚假温情的伪善。中共恶党更是集两者于一身、善于软硬兼施的典型,而江氏集团发动的对法轮功的迫害,更是将这种两面性的表演推到了顶峰,不但其暴虐程度在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而且其伪善欺骗(它们自己美其名曰“春风化雨”)的花样也称得上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正如曾被其欺骗、洗脑及利用的法轮功学员王博在觉醒之后所揭露的那样,“我现在才发现,最险恶的就是他们笑着骗你。如果说这个凶神恶煞地对待你的话,你还能够看清真相。可是他们对待我的时候,他们总是笑眯眯的,可是使出来的招都是特别阴的。”

根据笔者的亲身经历和所了解的有限情况,江氏集团和中共恶党在迫害法轮功中所采用的伪善欺骗手段主要有以下几种。

一是所谓“生活上的关心”。

通常表现为在某些特定的时候对某些被非法劳教判刑的法轮功学员给予某种优于一般劳教服刑人员的生活待遇。如在作者曾经待过的劳教所,一度成立了专门针对法轮功学员的所谓“教育转化基地”,集中了当时所有已经被迫“转化”的人,同时将全劳教所坚强不屈的法轮功学员分期分批的转入这里。为了笼络那些已经被迫“转化”的人的感情,巩固所谓的“转化成果”,同时对坚强不屈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攻心,麻痹他们的意志,劳教所对关押在“教育转化基地”的法轮功学员一度有意提高了包括伙食标准、购物定额在内的生活待遇。

二是所谓“感情上的关心”。

由于中共“党文化”根深蒂固的影响所形成的变异观念,以及官方媒体铺天盖地的欺骗宣传,在中国大陆,不少百姓对自己坚持修炼法轮功的家人不理解、不支持,由此导致了各种各样的家庭问题和危机,严重的困扰着许多身处逆境、特别是失去自由的法轮功学员,使他们面临着巨大的感情和心理压力。邪恶便趁虚而入,抓住这点大做文章,主动示好,问寒送暖,显出一副对法轮功学员关怀备至的样子。明明是因为江氏集团和中共恶党的邪恶迫害才导致法轮功学员原本正常的家庭出现了这样那样的问题,罪魁祸首不是别人,恰恰是发动这场迫害的江氏集团和中共恶党及其操控下的恶人,它们却颠倒黑白,把这一切嫁祸于法轮功,将自己一下装扮成了与此无关主动来帮助法轮功学员解决家庭问题的大善人大好人。

往往你担心什么,它们就会对症下药的关心你什么。如果你担心你的配偶因为不理解你而跟你离婚的话,它们便会十分“关切”的劝说你,“你再坚持下去,你们这个家庭岂不是要毁了。你们夫妻感情原来那么好,你就忍心眼睁睁的看着你们这个家庭这么毁了?你忍心我们还不忍心呢。你不为自己着想,也得为你爱人和孩子着想吧。”如果你担心你的父母因为为你担惊受怕而一病不起的话,它们同样会来“真诚”的做你的思想工作,“你父母都这么大年龄了,现在又病成这样,你再这么坚持下去,万一他们有个三长两短,你怎么担当得起?你要为老人着想啊!”

作者认识的一位学员,因坚持修炼和散发真相材料被非法劳教,他的未婚妻当时对他很不理解,打算与他分手。狱警得知消息后,认定这是转化该学员的一个突破口,不但多次动员这个学员的未婚妻给他打电话,发动温情攻势,而且亲自跟这个学员谈心,“真诚”的劝他,“你女朋友对你还是有感情的,你对她也是有感情的,你一个男子汉,要珍惜这份感情,多为她着想啊!”

作者认识的另一位女学员,丈夫因她不放弃修炼与她离了婚,并且带走了孩子,还不准孩子与母亲见面,这令她十分伤心。在她被非法劫持在洗脑班期间,610的恶人假惺惺的对她说,“这都是你炼法轮功炼的,瞧,现在不但家庭破裂了,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见不着,你这是何苦呢!你要是转化了,组织上一定出面帮你解决好这个问题,让你和儿子破镜重圆。”

三是所谓“政策上的关心。”

被非法劳教和判刑的法轮功学员,每个人都承受着空前巨大的压力,一些学员因为人心未去,自然渴望能从地狱般的劳教所和监狱中及早得到解脱,他们的亲人更是日夜盼着他们能早日回家。邪恶深知他们的这一弱点,为此专门制订了一整套的所谓奖惩政策,试图以此诱惑和胁迫被非法劳教判刑的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几乎每个被非法劳教判刑的法轮功学员都曾遭遇过这样的“关心”——负责“帮教”他们的狱警会假惺惺的对他们说,“谁不想早一点回家啊,亲人们都在盼着你回去呢。你要是转化了,就会得到减期减刑的奖励,这种奖励的幅度可是别的劳教判刑人员想都不敢想的;你要是自己转化后还能帮助政府转化别的人,就会得到更大的奖励。反之,你要是继续修炼下去,不但不能得到减期减刑的奖励,还会被延期加刑。”在一些劳教所,每当有法轮功学员被迫转化后得到所谓政策奖励时,都会召开大会,当众宣布获得奖励者的名单,以体现政府对法轮功学员的所谓关心,动摇依然坚持修炼的那部份学员的意志。

四是所谓“精神上的关心”。

邪恶势力深知大法在法轮功学员思想中扎下的根是它们“转化”学员的一大障碍。为此,它们不但强迫失去自由的法轮功学员学习诬陷大法的官方材料,还不遗余力的强行将常人的思想文化往他们的头脑中灌,采取的形式通常表现为主动为学员提供更多常人的文化生活内容。在笔者待过的那个劳教所的“转化基地,”为了用常人的精神文化挤占大法弟子的思想空间,减弱和除去大法在他们头脑中的影响,从而消磨他们坚持修炼的坚定意志,狱方专门为关押在这里的法轮功学员设立了图书室,并经常举行文体活动,教唱所谓“革命歌曲”。它们把这一切美其名曰是对学员“精神上的关心”。不明真相的人会以为它们这样做真是在关心和改善学员的精神文化生活,其实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是用软刀子在杀人。

五是所谓“政治上的关心”。

在中国大陆,政治与每个人的生活可谓息息相关,所谓政治上的进步几乎成了每个人升迁的必要条件,生活在这种社会环境中的大陆公民,耳濡目染,许多人的观念都深受其影响,把所谓“政治”看得很重,一些学法不深的法轮功学员也不例外,这也因此成了邪恶拉拢他们的一个突破口。如果你是党团员,它们会假装关心的劝你,“再炼下去,你还要不要你的党籍团籍啊,你可不能拿自己的政治前途开玩笑啊!”如果你是非党非团的所谓普通群众,因为承受不住压力被迫妥协了,恰巧又是它们眼中有利用价值的人,它们会用所谓的“政治前途”为诱饵来诱惑你,主动动员你入党入团,把你树为为它们所用的所谓“转化典型”。

应当承认,无论是对于常人还是对于大法弟子,这些伪善的表演都有相当的欺骗性,有时候,有些场景下,邪恶的这种表演堪称惟妙惟肖,声泪俱下,不但别人,甚至连它们自己都被自己感动了。特别是有些参与这种伪善欺骗的“帮教”人员,本性上原来不无善良的一面,但由于多年来深受“党文化”的毒害,在法轮功问题上更是被中共恶党所散布的种种谎言迷住了双眼,成为助纣为虐的帮凶而不自知,还以为自己真的是在帮人做好事,他们的所谓善意善行往往显得格外真诚,不少人心较重又被迫害至极限的法轮功学员很容易被他们的言行所打动和迷惑,对他们产生亲近感,从而上当受骗,被邪恶“转化”。至于常人,那就更容易被他们所蒙骗了。

但是,不管邪恶的伪善表演显得多么逼真,伪善终究是伪善而非真善,因为它不是发自内心毫无所求的对人好,而只是为了诱骗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所采取的一种手段,一旦达不到这个目地,邪恶就会图穷匕首见,露出凶恶的嘴脸。王博的经历便是一个最好的证明。当她被邪恶的伪善所蒙骗,放弃修炼,被邪恶利用时,邪恶之徒对她满脸都是笑;当她从骗局中醒来,不愿再配合邪恶时,恶人立刻就变了脸。她回忆当时的情形和感受说,“他们看我的态度完全不同于以前了,不是那种信任的挺友好的嘛,我当时整个对他们是一种针锋相对了。孔繁运当时看着我,用手指着我恶狠狠的说,‘你思想有问题!你越是这样,我们越是不让你出去,就让你在这里呆着!’我当时听这话的时候,我第一次发现他们原来是这样的:他们根本就不是真正对你好,关心你、爱护你,他们就是死死的守着他们费尽千辛万苦才骗来的这么一个‘转化成果’。他们觉得我父亲一旦走了,而且当时全国各地的很多人都来所谓的参观,看看王博,看看王博的父亲。结果我的父亲一跑,他们所有的事情都停下来了,就象是掉进谷底一样的,特别的无精打采,特别的伤了元气一样,再不像以前那么疯狂的‘转化’了,疯狂的迫害了,一下子不行了。他们最惧怕的就是我也清醒的走了,所有的警察都觉得在当班的时候,你可千万不能出事,我就是这样关你,我不会给你任何的同情、不会给你任何的自由,因为这是从上而下就是这么死死的看着我,绝对不能让我再出任何事情,让他们的更加不知所措,更加的所有的‘成果’都毁灭了,他们不能接受这一点,所以他们死死的看着我。”“我在这个时候一下子发现了,原来他们的一切都是骗人的,他们所谓的‘关心’等那些东西都是假的,全都曝光了。过去没有什么事情的时候,还跟你笑啊,说话啊,还感觉‘一团和气’的,可是一旦事情不顺他们的意了,立刻真实的面目就暴露出来了。”

多年来,关于江氏集团和中共恶党及其操控下的恶人对法轮功学员所施加的种种血腥暴行,我们已经进行了较为广泛深入的曝光;相比之下,对它们在这场迫害中所采用的种种伪善欺骗手段,虽也有一定的揭露,但无论广度深度和力度都显得远远不够,因而致使一些学法不深的学员和不了解真相的世人仍为其所骗。

作者撰写此文,目地不仅是为了揭露自己所了解的那部份真相,更是为了抛砖引玉,让更多的受害者和知情者一起都来曝光江氏集团和中共恶党的伪善,从而唤醒那些至今还在被这种伪善所蒙蔽的人——这其实也是当前大法弟子讲清真相一个不可或缺的重要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