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劳教所早年提及秘密集中营


【明慧网2006年5月1日】2001年8月,青岛劳教所恶警把坚定不“转化”的大法弟子严管進行迫害。一月后,有的坐烂了皮肤,恶警冷加光恶狠狠地说:不“转化”就坐这里吧,三年的劳教期时间还早着呢?当时有一个大法弟子悟到,不配合邪恶,应该绝食抗议,改变这恶劣环境。很多同修由于怕心不敢参与,为了减少同修的迫害,那位同修放下了生死,并还给他的儿子写下遗书,开始了绝食。

当时,前后三天共有32个大法弟子参与了绝食,使青岛劳教所恶警恼羞成怒,疯狂的毒打迫害。邪恶大队长嵇强国与做洗脑迫害的犹大讲,只要打不死就行,即墨犹大宫垂爱也多次公开跟大法弟子黄锡科、雪祥君等说,共产党说了,炼法轮功不“转化”的,打死白打。

为了这事,有一个大法弟子曾质问了省劳教局副局长,当时恶警冷加光也与他的老乡讲,不“转化”的送到大西北劳教营再也回不来了。我当时听到了还认为恶警吓唬人,没拿当回事。今天看了沈阳苏家屯秘密集中营活摘大法弟子器官,以及更多的劳教所参与活摘大法弟子器官,才知道青岛劳教所恶警所言非虚。

我记得城阳有一个坚定不“转化”的大法弟子被他们打的体无完肤,全身紫黑,恶警王宾怕他死了,每天来两个医生给检查一遍。还有一次,即墨犹大梁桂用皮鞋底把他打了近一个小时,整个面部肿胀,人形无存。政委戴长发还当面侮辱他说,炼功炼的人不人鬼不鬼。该大法弟子两个月后还没恢复人形。

当时,青岛劳教所为了在全国争“第一”,让中央焦点访谈来录相,为了高额奖金与升迁,第二中队指导员王宾当众暗示犹大,不“转化”就帮助他消业(打)。

2002年8月22日,因一个学员写了声明要修炼,戴长发怕它拿不到奖金,在中队会上气急败坏的嚎叫。还有一次戴在中队会上大骂法轮功学员,你们也不想想,政府发给我们皮管子、电棍、手铐是干什么用的,不就是给你们用的吗?

以上只是青岛劳教所迫害法轮功的冰山一角,也是说明共产恶党的邪恶。莱西青年王会虽被打的“转化”了,但它们还是不放过他,后来被它们打成半植物人,连生活都难自理。到必要时我会出面作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