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师父——记师父郴州传法的感人故事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五月十三日】2006年5月13日就要来临,在这个众生欢呼,沐浴佛恩的日子里,我们更加想念师父。多么希望师父能少一份操劳,多一份欣慰!

我是95年5月得法的老弟子,身为郴州人很遗憾没有缘份参加师父1994年7月15~18日在郴州举办的学习班,但幸运的是我开始炼功的那个点上,有几位面授班的工作人员,所以非常荣幸的听到了一些有关师父在郴州传法的感人故事。

(一)师父真的来了郴州

自从92年5月师父传法以来,各地邀请师父办班的越来越多,师父安排在中国大陆只办班两年。因为忙不过来,中后期师父决定不再接受中小城市的邀请,当时郴州是湖南省的一个地区,几年以后才改为市,师父来郴州办班真是一个特例。师父亲临此地,真是郴州人的福气啊!怪不得郴州史称“天下第十八福地”。

据说师父当时实在没有时间来,因为广州开班的时间、场地都已经订好了;湖南省气功协会因为预备收取学员的费用太高,而达不到师父要求的低收费标准,刚刚作罢;郴州气功协会不气馁,一次又一次的诚恳邀请,很多人得知消息都报名预订了门票。师父慈悲,百忙之中还是抽空来到郴州举办为期四天的学习班。九天的课四天就要上完,每晚都要补课,在这炎热的夏季,师父的艰辛可想而知。

(二)师父不知道饿了

因为时间极其紧迫,工作人员老王负责为师父送饭。奇怪的是送去的饭,师父并没有吃,师父有时只吃一个香蕉。师父对老王说,你们照顾好自己的生活,不要为我送饭了。师父真的不知道饿了。

(三)切开的西瓜几天不坏

郴州的夏天温度很高,有时高达42~43摄氏度。有个学员买了一个大西瓜给师父解渴。工作人员把西瓜切开成很多块,可是当时大家没记着吃西瓜,切好的西瓜就一直摆在师父的房间里。学习班快结束的一个晚上,师父请大家吃西瓜,西瓜如同刚切开的时候那样新鲜。师父住的简陋平房既没有冰箱,也没有空调,真是神奇!

(四)雨淋不着师父

一天上完课,工作人员老武送师父到另一个地方去,天还在下着雨,老武就向一学员借了一把伞,刚要撑开伞,师父笑眯眯的说,气功师哪有下雨打伞的?(大意)。老武把伞收起来,跟随着师父在雨中穿行,衣服却没有落下一点雨星,在场很多学员目睹了师父的神奇法力。在返回去的路上老武想,刚刚和师父在一起不用打伞,我现在也不打伞,结果他全身上下都淋湿了。

(五)师父的一言一行令人难忘

师父待人非常平和,不管多忙多累,总是亲切的、不厌其烦的回答学员的提问;师父总是设身处地的为他人着想。师父住的房间总是干净整洁,服务员都用不着打扫。就在师父快要离开郴州几十分钟的时间里还要把梳子、鞋子都放归原位。

(六)师父不多要一分钱

师父办学习班收费很低,新学员每人50元,老学员减半。每次收到的钱还要上交一半给主办单位,剩下的一半用于场地租用费、随行人员的生活费等等,也就所剩无几了。因为在郴州只办四天班,师父要求退回每人学费20元。辅导站工作人员犯难了:这么多学员,天南地北的、又没有留下地址,退起来多麻烦呀!大家都说不要退了,50元学费即使只办四天也不贵,况且课都补上了,象其它乱七八糟的气功门派办班,不知贵多少倍,如:“××功”第一期开班费170元;第二期要收1000元;第三期就要2000元;越往上就越高。而在法轮功学习班得到的东西是最多的,很多人的身体在班上就调整好了。

师父说我们每一步都要走的最正。遵从师父的教诲,郴州法轮功辅导站严格按照“真善忍”的标准退完所有的学费。据说一对老年夫妇是从北方来女儿家探亲的,偶尔的机会参加了学习班,经过多方打听,两年后才找到,退回他们40元钱。凡是接到钱的学员都感动的落泪,别的气功学习班到结束的时候还要多交钱,而法轮功学习班却退回给我们钱,这样的师父难找呀!

写到这里我想到1999年7·20以后那些别有用心的人诬陷师父敛财的事。如果你们知道真相,是否会受到良心的谴责?是否会用自己的本性体悟我们师父的“正”、法轮大法的“好”、中共恶党的“邪”、江罗集团的“毒”?从而选择从新做人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