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师父在长春传法(一)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五月十三日】在师父传法十四周年之际,长春大法弟子重走师父当年在家乡传法之路,回忆师父传法的点滴,感慨万千。

师父家住在建设街和解放大路交汇路口西北角。那是一座已破旧的老式住宅,师父家住在四楼(图一)。朝南的两间套间,仅有二十几平米。里屋是一张床和一个衣柜,外屋是一张桌子,一个长条沙发,一个书橱,书橱上有香炉,香炉里还有半炉的香灰。就是在这间简陋的小屋子里,师父完成了《法轮功》、《法轮功》(修订本)、《转法轮》、《转法轮(卷二)》、《法轮大法义解》这几本大法著作。就是在这小小的屋子里,师父处理宇宙中干扰正法的魔,一坐就是十几天,胡子都长长了也没有时间刮。


(图一)

有一次,师父一坐就是七天七夜,不吃不睡。女儿心疼爸爸,让爸爸吃饭。师父叹口气,说叫他这一声在另外空间就过去了十几年啊!女儿再也不敢打搅爸爸了。早期的老学员都明白师父在做什么,就象师父在《法轮大法义解》中说的:“这次回来有许多问题要处理,学员们都知道,所以,尽量不打扰我。可能一声电话铃就把我干扰的很厉害,所以许多学员连电话都不打,这点我知道。”

外屋的墙上挂着师父亲手画的佛像,两尊女佛像,一尊阿弥陀佛、一位道和一张孙悟空的画像,庄严神圣。师父是用蜡笔画的,非常细腻,栩栩如生。其中阿弥陀佛(61页)、道(58页)和一尊女佛像(76页)就在《洪吟》的插图里(图二)。


(图二)

记的当年师父在北京参加东方健康博览会的时候,这座住宅楼着了火。过后师父说到这件事情,当时有人告诉师父家着火了,师父右手绕到头的后侧,做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动作,说:“着就着吧!”师父没管这件事。结果,火扑灭了之后,消防队员清理火场,一看只有师父家没烧着。当时人们说,这家是修佛的,家里供着佛像呢,有佛保佑。现在想想,那时旧势力就给师父传法制造方方面面的麻烦,但是正像师父讲的“我这个人不愿意跟人斗,我也犯不上跟他斗。他弄来不好的东西我就清理,清理完了,我就传我的法。”

师父家的东侧不远是文化广场,这儿是当年的地质宫,是长春市最大的公众集会的地方,师父没传法之前就在这儿炼功。师父有一张穿着炼功服在这照的炼静功的照片(图三)。据说,从新修建文化广场的时候,原计划是要全都推平的,后来留下了东南、西南角的树林,这是当年师父炼功的地方。7.20之前,长春市万人晨炼也在这儿,那洪大的场面,庄严的气氛,祥和慈悲的场,展现了大法,也吸引了很多有缘人走進大法(图四)。


(图三)


图四:一九九八年一月一日长春地质宫门前晨炼的情景,有两千多人参加。

再往北走是长春市五中,师父第一期、第二期传法办班就在五中阶梯教室。1992年5月15日,办第一期班时才只有约180人。大法洪传从这里开始,仅仅七年在中国大陆就有一亿人学法炼功,仅仅十四年已经广传到近80个国家和地区,在全世界几乎没有人不知道法轮功。

高精度图片
师父在长春讲法
高精度图片
师父在长春讲法

师父最开始是以气功的形式传法,亲手给学员开劳宫穴,开天目,下法轮,清理身体。记的办班的时候,有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被附体控制着大哭不止,有几个练其它功法的气功师在她头上拍怎么也不好使。师父从讲台上走下来,在她头上拍了三下,她立刻就不哭了,当时场上惊嘘声一片,接着是一阵掌声,在场的人无不佩服。师父还在礼堂的四个角下上气机,红光四射,一片祥和。

第二期班结束后,师父骑着自行车,那是最老式的很破旧的自行车,围着长春市骑了一圈,给整个长春市清理空间场。师父告诉学员,好好炼功,不会出现问题。

胜利公园也是早期师父炼功的地方。师父在冬天炼站桩,东北的冬天有多冷啊!师父把外衣一脱,手套一摘,一站就是几个小时。夏天,大雨倾盆,其他练气功的人都躲到廊下避雨,只有师父顶着雨在走圈,见到的人无不赞叹佩服:这才叫真正的炼功。还有的学员看见师父晚上在炼抱轮,第二天早上一看师父还在那儿站着,一炼就是一宿。

师父教功是从胜利公园开始的,那时是以气功的形式来传的,为了让人们认识大法,师父开手给人们治过病,清附体,直罗锅,手到病除。当时在猴山炼功的人一层层的,后来放不下,又开辟了正门和后门的炼功点。就是这后门,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吃肉问题”时提到:“一天早晨我从长春胜利公园后门路过。有三个人大吵大嚷的从后门出来,其中一人说:练什么功啊不能吃肉,少活十年我也得吃啊!那么强烈的一种欲望。”读到师父的法,如同见到当年师父的身影。

胜利公园的东北方不远是师父当年工作的地方——市粮油供应公司。凡是和师父一起工作过的人都知道,师父善良、质朴、实在,平时话语不多,总是笑呵呵的,人缘很好。谁要是哪不舒服,找到师父,师父都帮着调理调理,都说见好。逢年过节有活动,师父就把部队文工团的战友们找来给演出节目,师父吹小号。师父在工作中、生活中,用行动告诉我们怎样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状态来修炼。也是在这里,师父讲到自己早期修炼的事情,“我在单位上班的时候,单位食堂老亏损,后来就黄了。黄了大伙带饭。早晨做点菜,忙忙活活上班挺费劲。有的时候买两个馒头,买块豆腐泡酱油。按理说那么清淡的东西可以了吧,老吃也不行,也得给去去这个心。你刚要瞅豆腐,就让你泛酸,再吃吃不了,也怕你产生执著心。”(《转法轮》)长春市里有很多人曾是师父的同事、同学、战友、邻居,亲朋好友,都是师父为救他们而结下的缘,但愿他们都能知道大法好,不费师父苦心啊!“大法洪传,救度一切众生”(《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师父给过所有生命一次一次得救的机会,只看自己怎样选择了。

胜利公园的西侧是航空部队的俱乐部,在这里师父办了第三期班。当时,有个人当年在单位上班被米袋砸了,瘫在床上很长时间,所有的方法都治了,就是不好,家里人把她从医院抬了来,用担架抬到讲台上,医院还跟来了几个病友。师父讲课之前亲手给她调整身体,拍拍前身,又让她翻过身来拍拍后边,之后,让她坐起来,她就坐起来了;师父让她站起来,她就站起来了;师父接着让她走一圈看看,她就真的在台上走了一圈。家里人和跟来的病友们感激不已,从此,全家人走進大法开始修炼。

在这期班上的一天,师父骑着破旧的自行车驮着女儿来了,到门前,看到学员停放的自行车倒了一排,就一辆一辆的扶起来立好,当时还下着小雨。师父啊,每一件很细小的事都给大家做了榜样,师父用自己的行动告诉我们什么叫“怀大志而拘小节”。当时有位学员等在门前,想让师父给自己家里人调调病,看到此情景,感动、敬佩,内心自责:师父为别人着想啊,我怎么好意思为我自己家人调病耽误大家听课呢!她悄悄回到礼堂等着师父讲法。师父慈悲纯善的举动,化掉了一切不正的,也在归正着人心。

胜利公园和省委礼堂只有一路之隔,师父在这办了第四期、第五期班。四期班时,师父让几个参加班的学员站在讲台上,有一个人肚子里有个大肿瘤,师父给她清理身体,当时连脓带血顺着裤子往下淌,肿瘤消失了,肚子平复了,裤子一下子系不住了。多少学员见证师父的神迹,大法的神奇。

五期班之后,师父再不给学员一个个动手治病了,而是整体调整学员身体。这期班结束时,师父给胜利公园、吉林大学、儿童公园、动植物园、朝阳公园这五个炼功点授旗。这些炼功点都是师父亲自看的点儿,清的场,下的罩。师父在动植物园画了那么大个地方,可当时才几个人炼功,师父告诉他们别着急,很快会装不下的。真的,六、七期班下来之后,人就多起来了,95年以后多的就站不下了,于是在动植物园其它几个门前分别成立了炼功点。


(图五)

师父的后两期班都是在吉林大学的礼堂鸣放宫办的。十四年了,很多旧地已经翻盖、重修,唯有这里还保持原貌,陈旧的日本老式神社风格的建筑在见证和记载着历史,告诉我们当整个宇宙走向最后的时候,伟大的师尊来了,在这里传法,救度众生。礼堂里仍回响着师父洪亮的声音,门前留下了多少师父与学员的合影,传法场上多少人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师父讲法时,有的学员看到师父很大很大的光圈,金光灿灿,八个护法神身穿铠甲,持着各种法器,左右各四位,立在师父两侧为师父护法,威严神圣。

有位老人得脑血栓,拄着拐杖坐在椅子上同师父照相。师父对他说:“把拐杖扔掉,椅子撤下去。”他慢慢站起来,扔掉拐杖,试着迈出左脚,又迈出右腿,于是在门前广场上走了一圈又一圈。在场的人都惊奇万分,激动不已,赞叹道:“神了!”之后,老人的老伴写信给师父,表示一定炼好法轮功,报答师父的恩德。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