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生中最幸福、最快乐的时光


【明慧网2006年4月27日】人活在世上,不论多么顺利,也不论多么艰辛,总会有很多时日让你永世不忘。对我来讲,参加师父亲自举办的讲法班,就是这样的日子。

师父在《转法轮》结束语中讲:“在传法的过程中也有不顺利的地方,方方面面的干扰也是很大的。”对此,我们一些多次参加过师父的讲法班的老学员可能都深有体会。我有幸参加过师父四次讲法班,每次开班前期都有很大的干扰。94年3月3日在石家庄讲法第一天(我记的是个星期四),晚上开班,师父在礼堂一楼讲法,可二楼和门外却在开舞会,环境很嘈杂,于是被迫转到别的礼堂;94年6月中旬在郑州办班,开始是在一个废旧的体育场,环境很破旧,后来不得不变更场地;6月下旬在济南讲法,又发生了场地变更的事(开始定在一个体育馆,后改为黄亭体育馆);12月下旬在广州讲法,开班前发生了因票价涨价而换票的事。我觉的这些都不是偶然的,仅从这些小的地方我就深深的感到了传法的艰难,实际上师父经受多少艰辛和困难,我们是无法知道的啊!

师父在《转法轮》第二讲中说:“因为内脏都得净化。有的个别人还会睡觉的,我讲完了他也睡醒了。为什么呢?因为他脑袋里边有病,得给他调整。”我参加石家庄讲法班时,有一天,坐在我旁边的一个老年学员捅了我一下说:“你看那个学员,师父一开始讲法,她就睡觉,师父一说‘下课’她就醒。”后来我一观察,还真是这样,并且一下课她就跟其他人讲她在别的气功里练功时出现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原来她脑子不干净,老师每天都给她调理。

参加石家庄学习班回来后,一天我在学校操场炼功,突然学校原来从不正眼看我的气功协会的负责人(练其它功的)找到我,要我和他们一起交流,一起练。据说他们气功协会的一个人还把师父的第三套功法“贯通两极法”改编到他练的那个功里去了。当时我想到师父讲法中讲炼功要专一,不让与练其它功的人乱接触,我就委婉的回绝了他。后来他又找了我几次,我都坚持专一修炼,不与他们接触。那关过了以后,我心里特别高兴。师父在《精進要旨·坚实》一文中讲:“你们为什么不想一想当你们没学大法之前,他(它)们为什么不理你们呢?为什么你们学了大法后,他(它)们这么关心你们呢?”每学到此处我都会想起这段往事,为我当时能过此关而高兴。而且不久我就与本校其他炼法轮功的学员联系上,从而得以参加以后几次讲法班。

石家庄讲法班结束后,我们几个学员在本校也组织了炼功点。由于对法理解不深,我们对“无为”理解上走极端,认为“无为”就是什么也不做,后来竟认为看到自来水龙头开着哗哗流水也不能关。参加郑州班时,有的学员在我们给师父带去的心得体会中谈到自来水龙头开着该不该关的问题,师父看后在讲法班上讲了这个问题,并慈悲而严肃的给我们纠正了过激的认识。在随后的济南讲法班上又举了这个例子,当时我校有不少学员就在台下听法,听师父一讲,一下子就澄清了错误模糊的认识,以后谈起此事来,都觉得师父对我们每个人都是负责任的,知道每个弟子的情况,有针对性的利用一切机会教导我们。

参加郑州、济南班后,我们学校一名学员认识到修炼的紧迫性,便在行动上走极端,退了学到各地云游去了,说是走专修道路。我们虽然觉的他的做法欠妥,却也无法说服他。几个月后,他回来说,他走到长春师父家乡,和长春几名老学员在一起,有一天晚上给师父打电话,师父对每个学员说了几句话,对他说的是让他好好学法,要把法理解透。他悟到自己的做法不对,就又回学校继续上学。他带回了师父要在广州办讲法班的消息,使我们有机缘参加了师父在国内最后一个讲法班。

94年12月份,由于多次外出参加法轮功学习班,学校给我们的压力很大,加上家庭的压力以及经济方面的原因,从听到广州办班的消息开始,我就一直在心里犹豫着去还是不去?因为面临毕业分配,从当时形势来看,如果学校知道我又去广州,我可能会面临被开除,后来我还是决定去。一天早晨我去买去广州的火车预售票,在排队时,我的各种不好的想法又在脑中翻腾,但当我真正决定放下一切,哪怕面临最坏的结果我也要去听师父讲法时,我突然觉的自己的身体一瞬间变的很大,刚才还困扰我的那些烦恼变的什么也不是了,变的很小很小,真的像师父在96年《在悉尼讲法》回答问题时说的:“一放下的时候,你发现难就变小了,你就变大了,你一步就过去了,那个难变得什么也不是了,保证是这样的。”从广州回来,一切正常,也没有发生想象中的那些事。

在广州听师父讲法的第一天,我的嗓子肿起来了,连发声都困难,但真如师父在课上讲的一样,“到第四天我就把你们的身体清理出来”,第四堂课结束时我的嗓恢复正常了。我深感佛法的神奇。大约在第七堂课上,师父说:我再把你们的身体给调理一下。让全体学员起立,听师父口令,当时师父喊:“准备跺左脚,预备,跺左脚!”我有意无意的一跺,就感到呼一下从身体内下去了一大块黑东西,一下子我的欢喜心和有求心就起来了,到师父说“预备,跺右脚”时,我使劲一跺,却什么感觉也没有了。下课后我与别的学员说起此事,他们说:“你太贪了。”

95年我毕业了。一个学员在给我写的毕业留言中引用师父在《转法轮》结束语的最后一段中的话,希望我“在今后的修炼当中,把自己当成一个炼功人,真正修炼下去。”当时我并没有在意。但几年下来,回过头来看看我修炼走过的路,每次做的不好的时候,都是没有把自己当作一个炼功人,没有真正修炼。师父的这句话指导了我整个修炼,我深深的体会到师父对弟子的一片苦心。

参加师父讲法班是我一生中最幸福、最快乐的时光,每次想起那些日子我都心潮起伏,感慨万千。在十几年的个人修炼与反迫害证实法的修炼中,我们经历了风风雨雨,虽然也做过不少大法工作,但也走过很多弯路,但无论在任何情况下,我从没有真正消沉过,我永远坚信师父讲的“正法必成,大法弟子必成。”(《在2004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