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边同修有“事情”,我怎么对待

【明慧网2006年5月15日】我看到同修的文章《正念神威瞬间解体邪恶因素》,看到同修听到其他同修有“事”的消息,立即和送信的同修一同去近距离发正念,触动非常大。最近一段时间以来,我一直面临着一个问题:身边同修有“事情”,我怎么对待。

我曾在前年被非法关押了半年,并且被非法判了缓刑。前一段时间我在师父的呵护下,在恶警要绑架前正念走脱。

这事发生后,我虽然没有停止做三件事,但是心一直不稳,状态时好时坏,尤其是与我合作的同修最近一段时间来“事情”不断,先是一个小同修A在学校讲真相被同学举报,学校书记、各科教师纷纷找谈话,他的不修炼的家人开始干扰;接着另一位同修B被秘密绑架、劳教,B的妻子同修C被单位找去谈话,随后又传来了B被转化的消息;A的学校几乎在同时找他的母亲同修D去摸底。

这一切让我变的很烦躁,感觉头上有一种无名的压力贯通全身。虽然每次事发后,我都及时学法,与同修切磋,这种状态或长或短时间内被调节过来,可是下一次事情发生时,我又和原来一样。我意识到我只是被交流同修的正念带动,并没有根本提高上来,所以我才会在每次事发后或者事情发生前(我有时能感应到)想赶快离开这些同修,甚至于想放下手头的证法的事情,当被其他同修责备时,我凭着自己年龄小,借着一个理由乱发脾气,造成同修们对我不理解,想和我说点什么却望而止步。我也知道这样不好,不能和同修形成间隔,不能发脾气,不能不把证实大法的事放在第一位,可是也只是停留在“知道”并不能从法理上升华上来,究竟是什么原因才造成我不能精進,不能珍惜这瞬间即逝的正法时间?我试图通过发正念来解决,好象有一点效果,却没有什么实质的变化。

“怕”,怕过痛苦的生活,怕被非法关押,怕承受那种长期孤独的消磨,怕万一被抓又不能突破,向邪恶妥协,从而掉下去。再進一步说就是“私”。我在修炼之前由于家庭中一系列的变故,整个少年时代孤独、缺少关爱、受人歧视。接触大法后,是同修的善溶解了我,使我走上了修炼的道路。也因为此吧,我把在常人中得不到的家庭的温暖寄托在同修身上,我渴望同修象父母一样关爱我(我接触的都是年长的同修)。这颗心一度得到满足之后,安逸心开始滋养,我沉迷其中不想改变。

我知道我这样不行,于是我极端的认为我只要多做证法的事就可以了。我对技术的掌握,使得许多接触我的同修不想触及我的执著,尽量的依从我,这又让我的虚荣心、自以为是的心得以膨胀。我只想自己好过一点,只想着别人都来关爱我,满足我在常人中长期可望而不可及的生活。另一方面,生活的不如意,让我养成了长期逃避的心理,不愿面对“不幸”。学大法后,我知道了大法可以脱离人,师父无时无刻不在保护我,师父又说到最后一步不走向反面的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我就特别怕象上次一样向邪恶妥协。

那天看《转法轮》,读到:“现在拜佛的有几个人心里想的是求佛要得正果?这样的人太少了。大多数人拜佛的目地是什么呢?消灾、解难、发财,求这个。”

我的心象被扎了一样,这不正是说我吗?“恰巧”同修和我切磋师父让我们“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我想到师父说旧势力就是不想改变自己,不是按照师父说的圆容,执著自己想要的,如果不修去自己的私心怕心,那被执著心带动的我和旧势力有什么区别呢?虽然口口声声否定旧势力安排,可是行为上有没有按照师父讲的做呢?有没有把自己当作一个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就应该证实法,修炼就是苦,至于说将来怎么样,那是我们考虑的吗?

看到与我一起的同修想的是每遇到问题怎么从法理上突破,从而提高上来,我也身在其中,做了什么呢?修炼中肯定会有这样或是那样的困难,这是师父安排我们提高的机会,我却每次都绕开,就想安逸一些,把提高的机会都错过了,这样做再多证法的事,也不过是常人做大法的事。

师父一次次慈悲于我,不停的点化我,让同修帮助我。那天我打开书:“大法弟子到今天为止,都应该更加清醒了。大法弟子不是常人的政治家,你们有常人的许许多多的能力,但是你们不是为了在常人中得到什么。大法弟子的修炼是为了在证实法中圆满,但是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你们也在救度着众生,使更多的生命在这次正法中能够得度、得救。”(《2004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

旧势力在每个大法弟子身上都安排了一套它们的东西,这样想来长期形成的害怕孤寂的观念不也是旧势力强加于我的吗?如果我能每时每刻想着证实法,把大法摆在第一位,把众生摆在第一位,我还有时间考虑自己的感受吗?我当初冒着天胆下来,就是为了追求常人的所谓幸福吗?这些所谓的痛苦、高兴的感受,还不是三界内神给人安排的吗?那是给我安排的吗?我就是法造就的生命,所有不符合法的一定不是我,那些只不过是我在层层下走的过程中旧势力有意安排给我的,包括在人世间的无数轮回转世,包括这一世我少年的经历,都是为了我得法铺路。我现在已经得了法了,那些过程中强加给我的东西,我还能要吗?“割舍非自己 都是迷中痴”(《洪吟(二)•去执》)。

当我明白这一点时,就在前天上午,D同修的领导找她谈话,她匆忙回家告诉我与另一个同修,我想逃避的心理又出来,可是我马上抓住它。这时师父《洛杉矶市讲法》中的一段法出现在我的头脑中:“在你身上发生的这个病业的反映是过关,表现上一定是病业的状态,决不会是神得病的反映。那你要用正念去对待,因为你是修炼人,所以那决对不是真病,可是表现出来又不是那么简简单单的。”

我又翻开《导航•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我们国外的学员,有人想:我们在国外没有象国内的学员遭受的痛苦那么大,是不是我们在圆满中不如国内的学员?不是这样的。因为我们无论是国内和国外的学员是一个整体,当这件事情发生的时候,总得有人干这个,总得有人干那个。因为它是对法的考验,你在哪里、无论做着什么,都是在你自己应该做的这件事情中提高。”

表面上D在过关,实际上是旧势力对法的考验,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我们几个又是一个小整体,这件事就看我们这个小整体能不能在法上突破,在否定、排除它中升华上来。这样想着时,就到了整点,发正念感觉自己非常高大,能量场很强。发完一次正念之后,偶尔又冒出来想离开她家的念头,我就问自己:这是我自己的思想吗?如果我此刻离开她,她能不能承受?那样象大法弟子吗?这样一问,心就安稳了。

看了明慧文章《正念神威瞬间解体邪恶因素》后,我更加清晰的认识不论任何情况都要在内心中正面邪恶。邪恶什么也不是,往往是我们自己吓自己。

用师父的《洛杉矶市讲法》中的一段和同修共勉:

“这时只有两种选择,或是去医院放弃过关,或是把心一放到底象个堂堂的大法弟子,无怨无执、去留由师父安排,能做到这一点就是神。”

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