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回忆


【明慧网2006年5月16日】1994年7月15日至7月18日,慈悲伟大的师父在湖南郴州女排训练基地办了一次为期4天的法轮功学习班。我们有缘参加了这期学习班,幸福的在师父身边度过一生中最难忘的日子。现在以“我”的称谓,讲述一些我们亲身经历的故事和同修分享。

感谢恩师法身给我调理身体

7月13日一大早,我和市站站长,还有一位小车司机,前往长沙迎接师父。小车行驶至衡阳市时,107国道改修水泥路面,堵车,车辆排起了一条好长的长龙,下午2点钟我们还没有走出衡阳城。七月的湖南,骄阳似火,加上车辆长龙排放的热气,水泥路面蒸发的热气,我们就象進了蒸笼一般,闷热的透不气来。我本来身体就不好,这么一折腾,我中暑了,头痛脑胀,全身不舒服。那时我学大法没多长时间,对法理的认识也十分肤浅,还真想买点十滴水之类的解解暑,可沿途就是没看到药店,只好硬挺到了长沙。14日,为联系师父下榻的宾馆而忙了整整一上午,中饭后驱车去机场接机,天公不作美,机场周边上空雷电交加,师父乘坐的飞机晚点,近黄昏时才飞抵长沙。我们将师父迎到蓉园宾馆后,我只感到筋疲力尽。不知什么时候,两个脚的大脚趾也起了两个大血泡,走路很不方便了。就在我们准备离开师父住的房间,请师父休息时,宜章县的一个县级领导来找师父,寒暄几句后就要求师父给他调理身体。师父二话没说,就给他调理身体。当时我也好想请师父帮我调理一下,考虑到师父长途跋涉,飞机晚点,影响了休息;南方天气这么闷热,师父可能也难以一下适应,就不好意思麻烦师父了。

我们郴州去的三个人同住一间房。好在他俩都已经入睡,我准备炼一下静功。刚坐好,就看见师父法身站在我背后,做着手势,招呼我坐正,全身放松。我立刻似睡非睡,飘飘然的感觉,一身轻松,舒服极了,所有病痛的感觉一扫而光。不知过了几分钟,我突然想起,为了不影响明天一早赶路,我应当今晚就去服务台把账结好。我办好手续,回到房间,上下三层楼梯,行动自如,健步如飞,与刚才的我判若两人。我非常高兴,并感谢恩师的法身让我明明白白感受到为我调理好了身体。

合影时,人像照不上

7月15日,师父不顾旅途劳累,在下榻的女排训练基地宾馆召开了一个座谈会。参加会议的有市气功协会和市老龄委的头头,我也幸运的参加了这次会议。师父向与会者介绍了什么是法轮功,法轮大法的特点。我听了师父的介绍,觉的法轮功太好了,师父太善良了,太慈悲了。而气功协会和老龄委的头头们则不然,他们都是地、市退下来的领导,除了信奉共产党的斗争哲学外,根本就不相信气功,更不相信神佛,他们对师父的介绍不以为然,有的思想上有抵触,有的甚至讥笑,某功“拜金”,法轮功“拜神”。师父不愠不火,全没有在意他们说些什么。但是他们也知道,师父是全国最著名的气功师,是最受欢迎的气功师。为了沽名钓誉,会议结束后,他们提出要和师父合影留念。据说当时请来的摄影师是人体摄影技术最好的。大家摆好架式后,为保险起见,同时照了两张。照完拿去冲洗时,两张底片都没有人影。他们只觉的奇怪,一个“奇怪”就挡住了。

游苏仙岑

苏仙岑,号称天下十八福地,是湖南的著名旅游景点之一,距郴州市区仅3公里,是休闲纳凉的好去处。

时值盛夏酷暑,师父在百忙之中,莅临郴州讲法,时间安排的很紧,九讲的内容,四天讲完,每天要讲四、五个小时的法,弟子们心里过意不去。郴州市辅导站的负责人提出,邀请师父游苏仙岑,师父欣然答应了。7月16日上午,作为本地学员,有幸陪师父同行。

通向苏仙岑山顶有三条路,外地游客都只能靠景点地图作指引。我想走到师父的前边去充当向导,师父大步流星,我等只能随步而行。师父走的这条路是原本我想向导的路,说明师父对这里很熟悉,望着师父胸有成竹的样子,我问:师父,您什么时候来过?师父没有吱声,只是抻出4个手指。我们不解其意,不知道是指来过4次,还是4百年前来过。过一会儿后,师父说:郴州明代时候的房子我很熟悉。从这句话推断,师父可能是4百年前来过。快到山顶时,一块巨石悬空突起,石头刻着棋盘和一个脚印,名曰升仙石。指着这块石头,我向师父讲述苏仙在此得道飞升,乘鹤归去的故事。师父说:他不是什么苏仙,这个地方(指巨石)是通向另外空间的通道。山顶有个道观,名曰苏仙观,我们准备从正门進去。师父挡住了我们,告诫说:我们是修佛的,以后如果進寺庙道观,要走侧门。于是师父带领我们从侧门進了苏仙观。从苏仙观出来后,师父说:整个山我都清理了。在下山的路上,师父神色深沉的说:末劫时期的人类就象一个烂透了的荔枝。勉励我们要珍惜机缘,好好修炼

你看见哪个气功师打雨伞?

7月17日下午,我们依旧在女排训练基地的腾飞馆听师父讲法。我感觉当时好热好热,空气都象凝固了,让人喘不过气来。不久,天暗了下来,黑云压城,电闪雷鸣,瓢泼大雨蓄势而发,一发不可收拾。师父讲完法,大雨还是一个劲的下。虽然下课了,我们都无法离开,在走廊里、过道上、休息室内避雨。

我站在出口处的过道上,看见师父从容的从讲台上走下来,要回下榻的宾馆。师父经过我身边径直往外走,好象根本没有看到正在下大雨。我立即从旁边一位学员手中拿过雨伞,张开,替师父打上,要送师父回宾馆。师父望着我,边走边对我说:你看见哪个气功师打雨伞?说罢,就已经走進了大雨之中。我似乎听明白了什么,还了雨伞,跟在师父的后面,将师父送回宾馆。

有趣的是,大雨一直在下,师父一路走来全身没有任何雨点痕迹,连我也免遭雨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