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揭露邪恶的目地是为了救度众生


【明慧网2006年5月17日】写这篇文章的想法源于以下事件:

2006年4月,长春劳教所恶警到我岳父母家对我妻子進行所谓的“关心家访”,岳父母热情的招待了他们,并提供我妻子的电话、单位、照片以及个人生活状况,恶警在我岳父母家直接把电话打入我妻子的手机。事后妻子打电话告诉父母恶警是个什么样的恶人,手上有非法迫害死大法弟子的人命,不能再向他们提供任何我们的详情,岳父母听后大吃一惊,连忙说以后不这样了。我有些吃惊的问我的妻子:你没有把这个恶警在劳教所的恶行告诉家人吗?妻子说:我怕他们担心、害怕,就没有讲。我把恶警窜到岳父母家这件事告诉了我的父母,我的父母刚听到它们到我岳父母家,就打断我的话,怒斥它们有什么权力这样做;在我讲诉完毕,父母又说,什么都不应该告诉它们,来了就是三句话:干什么的?出示证件?我孩子不在这住,别的什么都不知道。

没几天,小舅子来我家,我和妻子问他:如果国际人权组织到咱家问及你姐在劳教所受到的待遇如何,你怎么说?小舅子说:那就说没怎么样(她),还不错。妻子对他说了一些她在劳教所受迫害的一些情况,小舅子说:要是这样的话,如果只有国际组织,我就跟他们说怎样的迫害,如果有咱们(中国)的政府人员在场,我就还是按照刚才的说。我和妻子对视无语。

昨日到同修公司,同修不在,我就同他的搭档大姐(对大法有正念)讲诉中共暗设秘密集中营非法活体摘售法轮功学员器官并焚尸灭迹的事,大姐表示这样的事不太能让人相信。我就问她,同修是否给她讲了一些发生在中国的迫害,大姐说他较少讲,担心我害怕。

在第一件事情中,我和妻子同是修炼人,对于发生在劳教所的迫害,一个讲,一个没讲,家人对同一事件的反应是配合和反迫害两种截然不同的表现;在第二个事件中,小舅子对迫害的真实情况不了解和即使了解也不敢揭露;在第三个事件中,大姐对迫害真相的全面情况还没有深入细致的了解,同修的顾虑仍是大姐了解迫害真相的障碍。也许这是一个普遍现象:对血腥的迫害不敢揭露、担心世人害怕,世人不敢站出来揭露迫害、反迫害。

作为修炼人,我对这些事情的直接感受就是我们讲真相还有很大程度的人心的执著和对法的认识理解还有不足。

我们目前要做的事就是要反迫害救度众生,讲真相作为人表面的直接行为方式,具备着人的一面和神的一面(正念),只讲不用正念是做事,没有正念就不能解体人背后的邪恶因素从而救度世人,所以不仅要讲,还要正念,才能真正起到救度众生的作用。可见正念在讲真相中的重要作用。

发挥正念的前提是不能被执著障碍。上面的例子,我想要是往思想深处挖一挖,应该都有个人的执著障碍的因素,也许是亲情、也许是暂时的利益共同追求。这是上述事件中没有深入细致讲好真相的表面直接原因。

还有就是我们对揭露残酷血腥的迫害法理不清,对这方面讲真相有顾虑,这是深层次的原因、根本原因。师父在《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有这样一段:

弟子:大法弟子在纽约市的努力已将环境改变许多,许多常人看我们的酷刑展展板非常感动。但是越来越多的西方人向我们表示,那些较恐怖的画面他们见得太多,使他们丧失对我们的同情。请师父开示。

师:要说大家讲真象中这个酷刑展对人有什么刺激,我告诉大家,你们表现的是正面的,能量也是正的、慈悲的,绝不会使人有什么不好的刺激。相反的,感觉不舒服的一定是那个人有不好的思想造成的。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那血淋淋的样子,手脚被钉着钉子,淌着血,不是挂的到处都是吗?几百年来、上千年来不都是人在看吗?并不是画面本身的问题。大法弟子在被迫害中不也是遭受同样的魔难吗?大家并不是在美术作品中反映一些邪恶的东西,你们是在救人。有人反应不好的一定是有原因的,他的思想一定有问题。也许是他的思想被邪恶操控,不然就是他的观念有问题。就是同情大法弟子的人也有在常人社会中养成的观念,认识上也可能会在这一点上有不舒服的想法。不要紧,多解释一下就解决了。

人在世间上会形成不同的观念。有的人喜欢吃辣的,有的人喜欢吃酸的,有的人喜欢吃甜的,有的人喜欢吃清淡的。那是自己养成的习惯。如果在曼哈顿上演一台喜剧,也会有许许多多人不爱看,提反对意见。人类就是这样,正反两方面的人都有,人就是这样相生相克存在的,不能千篇一律。也许觉得酷刑展好的人更多,只是他没说什么。不能够这样再迁就那些头脑中障碍大的人而不救好人。我们在救世人。有人看不了,可是更多的人看得了,更多的人被震撼了、醒悟了、得度了。(鼓掌)

如果他觉得他受不了,大家想想,这么正的场,揭露邪恶写得这么清楚,而且这一切都在现实生活中正在发生着,他还提出这些问题,这个人是不是有问题?一定有问题嘛。不管在讲清真象中大家多么努力、你付出多大,我告诉大家,世上总有你救不了的人,总有一部份人是不能被救的了。我们不能因为这些人而灰心,也不能因为这些人而动摇了。一些人说如何、如何,我们就动了心随他去怎么行?我们是来改变人的,却不能被人改变。(鼓掌)

我们给人的都是美好,我们在救度人,不能迁就那些个不好了的、障碍救人的从而使那些好人不能得救。当然了,说不好的,也不一定都是不好,也许是他的观念促成的,但是呢,这方面大家一定要冷静、理智,别受个别人的影响,别受人的影响。你要清清楚楚的知道你在干什么,你在救度众生,你做的是最正的事、最伟大的事!(鼓掌)我们学员做这样的事情,这个酷刑展,花费了多大的苦心,要克服多大的困难,不容易啊。

其实更关键的就是我们自己要清醒啊。我们要理直气壮的,我们不要胆胆突突的。你看不见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生命哎,(鼓掌)所以和常人是有区别的,不能受常人的影响。你们在曼哈顿上所做的这些事情啊,神都是佩服的,真的都佩服。无论那些神是起正面作用或者是负面作用的,他都佩服。世人也是一样。普世的善恶价值它是没有变的。

我觉的这一段讲法对我们向世人揭露迫害、尤其是血腥的、残酷的迫害有很大的开示。按照我的认识,迫害从开始就一步一步升级,越来越表现的没有人性,旧势力的安排是邪恶的,但单从救度众生角度讲,这种邪恶的安排不也正好是让世人越来越在迫害当局的越来越邪恶与大法的美好的明显对比中得救吗?人是有善良的一面的,迫害中的邪恶表现不也是在强烈的冲击着人的善的一面吗?人善的一面在如此的邪恶冲击下能不反对迫害吗?当然我们也要同时发正念解体人背后的邪恶因素。我们不也应该在此过程中越来越加大力度讲清迫害真相,让世人识正邪,从而得救吗?

進一步讲,世人在这一场对大法迫害中多数都犯下了罪,因为对迫害的沉默与附和。表现上是顾虑利益的损失、亲情的执著、名誉的考虑,使世人不能正念起来反迫害,当然这是众多因素的一方面。而我们对讲真相认识的如何?这直接影响到我们的讲真相的行动,以及讲真相的效果,進而是世人的直接表现。师父已经赋予我们无比的法力,无比巨大的救度众生的责任,正法中我们只要走的正,就无所不能。如果我们被执著障碍着,或者认识上还模糊,就使世人很难了解迫害原因的荒谬、手段的狠毒残暴下流、参与者的邪恶无耻、对大法弟子在人类生活中造成的各方面的巨大损失、尤其是对人类基本道德良知的破坏,对迫害的感性认识还不全面,怎么能使世人在理性上认清反迫害的必要?全面细致的讲清真相是必须的、非常重要的。世人能否站出来揭露迫害乃至反迫害到最终被救度都与讲清真相直接相关。师父说的世上的一切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想想我们还没有救度的生命,还有正在发生的迫害,是不是因为我们没有讲好真相造成的呢?

尤其最近发生的中共秘密集中营事件,旧势力迫害死那么多同修,我们是否珍惜同修以生命的代价给我们的讲真相的机会呢?

个人体悟,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