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邪恶 要揭露邪恶

与被非法关押、劳教、判刑的同修切磋


【明慧网2005年11月7日】师父在“海外电话会议上的讲法”中讲到有的同修为揭露监狱或劳教所里的迫害而向邪恶转化。师父说:“其实神看到的是:出来揭露迫害是承受不住了啊,求出来的心才是真正放不下的执著呀。”对于这个问题,我谈一下我的体会和认识。

看守所、劳教所、监狱是邪恶迫害大法弟子比较猖狂的地方,有部份同修(包括我)在身受迫害的时候,由于不能在法上认识而消极承受,感到阴霾恐怖的环境不知如何突破而无可奈何的听之任之,甚至严重的被迫害得失去宝贵的生命。我认为大多都是不注重学法所致。

师父在《排除干扰》中讲:“在恶毒的破坏性检验中所有会出现的问题,事先我都在讲法中讲给了你们。”师父在《道法》中讲:“你们也要明白‘自然’是不存在的,而‘必然’是有原因的。其实‘自然’是常人解释不了对宇宙、对生命、对物质的现象而不负责任的自圆其说,他们也想不到那‘自然’的本身是什么。由于受这种意识的影响,你们认为这一切魔难都是必然的,就是这样的,产生一种无可奈何的消极状态。所以,你们人的一面要明白,而更主要的是得了法的那一面要清楚。”

2002年4月15日,我被邪恶劫持后关押到吉林某监狱。5月初监狱便成立了“攻坚办”(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地方),之后便开始了疯狂的所谓“转化”迫害,采取不让睡觉、罚站、针扎、吊刑、捆绑后用铁锤、扁担、木方、铺板、拳击手套等打;关铁桶等等残酷手段。在这过程中,同修们表现出消极承受又无可奈何的状态,继而留下了污点。事后的当天晚上,我渐渐清醒了,同时认识到,不能消沉,应该曝光和揭露邪恶,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和大法弟子的尊严。我于是默默求师父给弟子安排机会,揭露它们的恶行。

一个星期后的一天下午,监狱突然来通知说劳改局找我谈话,原来劳改局来监狱检查工作。我一看机会来了!同时感到师父的慈悲与佛恩浩荡,全身一阵热流,正念十足。

来到谈话的地方,劳改局的那几个人正在看有的邪悟的人拍的称政府如何如何温暖的转化我们的造假录像。他们看完后便第一个找我谈话(当然是师父的安排),其中一人说:“我们这次来是想问你一个问题,就是你们监狱在对待你们有没有打骂体罚的现象?”

我说:“有,我正想向你们反映呢。”之后我便把监狱如何如何对大法弟子体罚虐待、强制转化的真象全盘托出。我发现劳改局这几个人脸都白了,脸上的肌肉在不停颤抖、抽搐,都傻眼了。我知道是师父的加持和大法弟子的正念在铲除他们背后的邪恶。他们做梦也想不到我敢在他们面前揭露邪恶行为,他们那样问我也是想我能顺着他们的意思而说,而我是大法弟子,可能吗?

之后整个谈话形势大法弟子占据了主动,而且是牵着他们的鼻子走,并给他们讲真象。后来他们问:“象你这种情况的,监狱还有多少?”我说:“80%都是体罚虐待而达到目地的。”“那20%呢?”他们问,我说:“吓的”。确实有的同修看到别的同修被打而害怕便主动写了“五书”。最后那个做记录的人说:“你-----好的,你别有压力,我们会处理好这件事的。”

我回到监区才听说,整个监狱“炸锅”了。原来劳改局在他们心中那真比“太上皇”还“太上皇”,谁敢在他们那儿反映情况呀。不到半个小时,监狱的政委就找我谈话:“你受委屈了,你向劳改局反映的事我们一定严肃处理,我向你们保证,我在咱监狱一天,就绝不会再有类似事件发生,而你可以随时向我反映情况,不必通过任何人,好吗?”我被关押那个监区的监区长也一改往日凶神恶煞的面孔:“从现在开始,你可以以你的最大限度也就是你想干啥就干啥,你有任何事情都可以找我,我向你保证。”

从那以后,各监区被关押的同修对待邪恶干扰都是直接揭露,不等、不靠,从而使环境大大改善,极少出现体罚虐待的事(个别同修做得实在太差,每天除了吃、玩,三件事一样不做的容易被干扰),为更好的做好三件事奠定了基础。

从中我认识到,不是这些恶警变好了,而是师父看到我们那颗坚定的心而帮助把环境正过来。

同修们,只有揭露邪恶、否定邪恶、修好自己,才能减轻与停止迫害,从而我们能够救度更多的众生。也不要等待和依靠外部环境的变化,师父就在我们身边,就看我们那颗坚定的心。在揭露邪恶时,不要有常人的观念,如:他们都是穿一条裆裤的,告也没有用;告他们的话迫害不得更严重吗?也不要等大干部来再揭露,其实这些想法都是怕心在作怪。师父说:“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

同时要注重学法,发正念,严格要求自己,挖出自己的根本执著并修去它,光揭露是不够的。个人粗浅认识,望同修及时指正为盼!

(第二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