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救我出魔窟


【明慧网2006年5月21日】每次吟诵师尊《洪吟(二)》中的“师徒恩”,我眼前便立即浮现出那次闯出魔窟的刻骨铭心的经历。

邪恶妄想用酷刑逼我屈服,不惜包下关我的那层楼的一半,完全封闭。那里真是暗无天日,弥漫着阴风鬼气。它们使出一样样灭绝人性的招数,片刻不停的折磨我11个昼夜。不管邪魔有多少花样,我头脑中出现的只有师父形象,呼唤的只有“师父!”想的只有“请师父加持,帮我闯出魔窟”。我没有呻吟,默默的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心中一遍遍念着师父讲的法:“什么佛,什么道,什么神,什么魔,都别想动了我的心”(《转法轮》),谁也不配强制我呆在这里,谁也不配“安排”如此阴毒残忍、肮脏低灵的邪恶“考验”大法弟子,我必须闯出魔窟。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是我神圣的使命。

这11个昼夜,我明明白白的感受到师父又为我承受了多大的难。当我渐渐感觉不到离地铐在铁窗上的脚踝时,那时候我暗暗的和师父讲:师父,我不能先走,我要跟师父一道回家,我要看到真相大显的时候,那个壮观的景象我一定要参加。铐子勒進手腕的巨痛,听不到刑具击打身体的响声时,却真真切切的沐浴在佛恩浩荡的无以言表的净化、升华之中……。邪恶招数使尽了,只好把我送往看守所。

看守所的头头第二天就对我施压,一阵警告、恫吓、威胁后,叫我好好“配合”它。我一直在发正念中正视着它,说着说着它移开了目光,语气也变得有些无奈。我想610邪恶之徒向看守所交接时,双方不停的说来争去,虽听不到它们讲的内容,但有一点可以确定:610的全封闭酷刑都没达到目地,看守所就更加为难了。

我突然问:“配合?配合什么?!我没有错,没有罪,根本就不该来这里。我修的是真、善、忍,宇宙最正的法轮大法;我做的是好人,比好人更好、更好的人。你们反对真、善、忍,天理不容!你们迫害最善良的法轮大法修炼人,践踏人道,我能配合吗?”

头头长嘘一口气:“我知道你不是坏人,你讲法轮大法好我也不反对,但你也要替我想想,我有老婆孩子,靠我养活。如果我不执行上头命令,那就要砸饭碗了。”

我说:“正是为你和你全家着想,才决不能配合。你心里也明白,江泽民一伙镇压法轮功是个大冤案,彻头彻尾的捏造罪名,编织谎言,甚至制造出荒唐透顶的“天安门自焚”案,栽赃陷害法轮功,挑起受骗民众的仇恨。因为漏洞百出,国际人权组织已在联合国会议上公开揭露了江泽民一伙的谎言,并作出结论:这是江泽民政府蓄意制造的阴谋,陷害法轮功。同时,镇压法轮功一开始就是非法的,既违反国际法,也违法中国宪法。这么大的一件非法制造的冤假错案,一定会很快纠正!到了真相大白那天你们怎么办?为江泽民一伙当替罪羊殉葬吗?这种事中共历史上很多,你不会一无所知吧。谤天法,迫害正法修炼人员遭天谴、天惩、善恶有报!如果报应落到你老婆孩子身上,你怎么保护他们?所以,只有停止迫害,再不助纣为虐,才是唯一生路。这并不难做到,睁只眼闭只眼不就过去了吗?”

头头若有所思的自语:“难怪到九华山拜佛、拜观音菩萨的越来越多了……。”他摆摆手,谈话结束。

我从头头那边一出来,就对着看守所的人高喊:“法轮大法是正法!”“真善忍好!”同时大声讲着江泽民镇压法轮功制造千古奇冤,法轮大法在全世界近80个国家地区洪传,镇压法轮功定遭恶报;善待法轮功会有福报……等等真相。

头头这回没出来,可能是“没听见”。从此,看守所要求犯人干的事我一概不干;叫犯人喊规定的口号时,我就喊“法轮大法好!”每逢上面来人检查,我都大喊江泽民一伙迫害我,制造冤案,并讲有关真相。我象在外面一样,每天都做师父要求大法弟子必须做的三件事。炼功是起床后的第一件事,五套功法一步到位。看守所的人开头还讲几句,后几天就不吭声了。学法因为没有书,只能把记住的内容天天背出来。我一定要得到《转法轮》,就直接向头头提出来,请他帮忙请一本来。开始他不敢,谈了几次也答应了。每天除四次全球发正念时间外,尽量多发,比在外发的次数更多了。

讲真相我是逢人必讲,不管是上面来的,新進来的,看守所的,还是牢房关的,只要碰见的都主动讲,让他们明白法轮大法真相,认清江泽民一伙的邪恶。当发现看守所还有很多人没机会听我讲,我就用写信的方式给他们讲。先给头头写信。我肯定作为一个人,他本性上还有善的一面、明白的一面流露出来,再针对他的情况,写了九华山地藏王菩萨、如来佛、观音菩萨等等神界的情况。又介绍诺亚方舟的故事,再重点讲了我们伟大师尊如何洪传宇宙根本大法――法轮大法,如何救度众生……等等。给其他人写也是用他们能接受的例子和与他切身有关的问题讲清真相。每封信写好、叠好之后,外面写几个字,请回去再看。我看到,他们看到信都马上拿起藏好。随之整个环境也向好的一面发生着变化。

就在我向头头要《转法轮》时,突然发生了一件事。头头单独在办公室里找我谈话,一开口就神情紧张的说“可捅了大漏子了,你把610关你11个昼夜的详细情况都写成材料,真名真姓在明慧网上登了出来。610、政法委从网上看到后气得不行,七、八个人来看守所找麻烦,追问材料是怎么捅出去的,下命令查出来。我们压力太大了,你看怎么办?”

那惊恐的目光,好象在求助:“饭碗要砸了,老婆孩子怎么活?”明慧网向全世界揭露我遭受的迫害,震慑了邪恶,使我突然感到千万同修溶为一个整体,共同感受、体悟无量的师恩。我顿时有了办法,随口说到:“你就把我说的话如实告诉他们!”头头问:“那你告诉我是谁带出材料上的网?”我笑笑:“你这里面能随便送出去材料吗?再说材料送给谁?”法轮功去上访都被抓,申诉打官司也找不到律师,谁接手法轮功案子谁挨整;就是找到中央也没人接哪!朱镕基只说了一声“让他们炼吧”,就被江泽民大声斥责;乔石派人实地调查,报告上写了一句“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江泽民骂说写的是什么他看不懂;李瑞环干脆避而不谈法轮功一个字,也被江泽民视为眼中钉。古时候还能拦轿喊冤,如今我要拦轿喊冤可能被撞死。没办法,我只好用嘴讲了,你也听见了,凡是在这里碰到的人我都讲了。你这里出出進進这么多人,你这里管了五、六百人,人来人往那么多,也许哪个好心人觉得我太冤了,就把我受过的迫害上了网,到底是谁?我也想找到他当面感谢!你要有办法帮我找找,那我先谢谢你。”

头头眨眨眼,恍然大悟似的。后来,听说看守所为此写了个检查,交上去了,此事就算消了。不久,头头给我送书来了。我一看是袖珍本,字很小,里面光线暗,读着太费劲。我想买副老花镜,头头虽觉为难,还是答应下来了。就这样,我可以戴着老花镜通读大法了。

我随手翻开书,第一眼就看到那句:“什么佛,什么道,什么神,什么魔,都别想动了我的心”,我心头一热,象被什么冲了一下,开了窍。这是师父在点化我呀!必须赶紧闯出魔窟。我悟到:所谓“大法弟子难避牢狱之灾”完全是旧势力强加的邪恶安排,要完全、彻底否定邪恶的牢狱。大法弟子一天也不能呆在这里。我们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来了。被邪恶制约在牢狱里,是决不允许的!“闯出去”这一念金刚不动发出,浑身都感到法轮转,师父又一次慈悲加持我。

机会到了,表现在常人这边都是更大的魔难来了。邪恶气急败坏,匆匆下了判决书,妄想把我送到监狱加重迫害。我决不配合,不接受,不签字、连看也不看一眼,断然拒绝,严肃的向邪恶宣告:“我无罪、无错,是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犯下滔天大罪,应该审判的是江、罗一伙邪恶之徒!”他们没办法逼我接受判决书,就强制送监狱。

我说:“别动!到点了,我要发正念了!”随即盘腿立掌,那些人好象木头戳在那里,一动不动,直到我发完正念。

其实,发正念我一直就没停,直到监狱门口,心中还在念:“法正乾坤 邪恶全灭”!“灭”字冲向宇宙天体,和宇宙一样大!我身体也随之无限高大起来,再看监狱大门,就象纸糊的木玩具差不多,我不断的请师父给我加持。“大法弟子全盘否定牢狱之灾,要闯出魔窟!”

结果大法神威立刻展现出来:监狱头一看见我就立刻拒绝收。不管前来的恶警如何央求也不行。最后他们只好买来礼物拉关系,求监狱先观察两天,不行再接回去。监狱头头勉强点头,恶警马上开车回去,头头抓紧看送来的材料,知道了我在全封闭魔窟和看守所的情况,走过来想仔细看看我,我严肃的注视他,他马上转身去打电话,将送我来的恶警马上追了回来,让恶警立即把我拉回去。

在师父的慈悲、呵护、加持、点化下,我终于再次闯出魔窟,立即溶入证实法的洪流中。谢谢伟大慈悲的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