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讲清真相中找出对“自我”的执著


【明慧网2006年5月22日】清晨炼完静功,我对妻子说:你没坚持到时间。妻子说:谁象你似的,每天非得坐一个半小时,我炼完动功还有事呢。别人发正念十分钟,你非得多五分钟。我说:我不能象别人那样发九分钟就完事了。在话一出口时,我已经发现了,我这是争斗之心。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谁要说他不好,他也不高兴了,名利心全起来了,他以为他比别人高明,他了不起。”在炼动功时,我对着师父的法像说:我错了。今天要写这篇文章时,妻子让我先学法,学到97页时,师父的话点醒了我,是我还有名利心,认为自我比别人修得好,完全出于证实自我。师父在经文《圣者》中指出:“其人赋天命于世间、天上,具厚德而善其心,怀大志而拘小节,博法理可破谜,济世度人而功自丰。”是啊,以前由于自己不注意小节,以为只要大方向正确,这些小事没有关系,致使自己证实“自我”这个执著心隐藏了这么久,还没有去掉。联想起来,旧势力在私心的作用下,执著于“自我”的安排,世人在恶党造谣宣传的毒害下,人人保护“自我”不敢、也不想听真相。大法弟子如证实“自我”,那“自我”就象旧势力一样封闭着我,不让我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

头两年我由于执著于“自我”修了正法比别人强。我二哥有缘到我家住了半个月,我在他不情愿的情况下,硬是把《转法轮》给他念了一遍。因为“自我”太强大了,心性守不住,为了跟二哥辩理,我经常争的脸红,造成了负面影响。二哥爱写诗,临别时给我写了一首:三省吾身修佛性,对弈之中见真情。风霜鬓斑五十载,兄弟二人各不同。承认大法好,但他却跟我不同,不能修大法。怀着惭愧的心理,我当时给他回了一首:天地之间一盘棋,跳出红尘悟道理。残局已定世上事,改过唤醒劫后余。二哥对我说:我为什么不听你说你不想一想?你要是做好了,我自己不就学了吗?来年我再来!从此两年多没有音讯。

今年清明他又来到我家,我想:这回我可得守住心性,再也不能造成负面影响啦!这回同样住了半个月,在这半个月里,我按照“真 善 忍”要求自己,不仅使二哥自己退了团,而且还讲清真相使得二哥自己上网给他一家退出了恶党的各种组织。期间他还给邻居及他母亲讲清了真相让他们退了党。

二哥对我讲清真相的做法有看法,说:你就念了四年书,给人讲真相那不是“班门弄斧”吗?大廉了!说以后他替我讲真相、劝人三退。我就把自己修好,把我们全家都救了就行了。当时我没在法上考虑就答应了。其结果是我大哥自己不但不退党,还让我姨反悔不退党了。还影响我儿子,说:“你爸让人洗脑了”等邪恶宣传。我才认识到依靠常人的想法错了。二哥虽然读过高中,可他不是修炼之人,虽然看过《九评》和《江泽民传》可还是一会要把恶党掏空、一会又指望恶党的党魁。这也是几十年来恶党文化毒害的结果。在血腥的镇压下,世人头脑里除了恐怖共产邪党和“自我”保护之外,只寄希望于恶党改正错误的形式。

我反省自己,先针对儿子的心结,把《九评》中有针对性的内容和师父的有关经文写给儿子,以打开他的心结,使他认识到人活在世上,人人都被洗脑,只不过是学大法“真善忍”做好人,而恶党宣传“假恶斗”让人做坏人罢了。在这期间给他介绍对象的介绍人也退了党。讲清真相后,我写了退出恶党的团、队等组织。儿子心悦诚服的在上面签上了自己的真名。然后我又给二哥写了一首诗:何为廉,人世浑浑。细观之,珠目相混。彼善用修己利民,反其道,好高骛远。告诉二哥在诗中,我引用了师父的经文《悟》“人世浑浑,珠目相混”,借以向二哥洪法。告诉他我虽然才念了四年多书,就赶上了文化大革命,但是大法却开启了我的智慧,使我能讲清真相唤醒世人;而恶党迫害大法的目地就是要:“堵死天堂路,打开地狱门”毒害世人陪其灭亡。文化少、讲真相,不是廉。而是在讲清真相中告诉世人,法轮大法是真正的正法。我同时在讲清真相中,找出自己的不足,不断提高心性,二哥也看到了两年来我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我在帮助我二姐夫装修阳台时,感动了我二姐夫,因此他及他们家属都退出了恶党组织,在这期间我们单位的工友,看到我二姐去世了好几年,我还帮二姐夫干活,也都知道法轮大法好,而恶党摘活人器官,许多有正义感的工友和装修的打工者都纷纷退出了恶党组织。

大法弟子们按照大法的高标准要求自己向内找,我们向世人讲清真相、目地是救度世人。但我们也有人的一面,也生活在人世间,也带有人心在,通过讲清真相的行动找出并修去我们的人心;像登泰山一样每登上一个台阶,我们就会发现,我们以前的认识太低了,发现我们现在执著在哪里,然后才能登上新的台阶。我们一定能做好三件事。

自己文化水平有限,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