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九评研讨会讲真相


【明慧网2006年5月22日】

师尊好!同修们好!

(阿纳托里)2004年11月,我们拉脱维亚的一组大法弟子来到曼哈顿参加纽约市的讲真相活动。在纽约,我们幸运的参加了同修们的交流。那个时候我们才第一次听说《九评共产党》一书,而且也得知九评对所有国家媒体的重要性。在很短的时间,我们发现九评飞速的在全世界范围内传播开来了。

在2005年,拉脱维亚大法弟子参加了多次欧洲举行的声援退党活动的大游行等活动。每一次我们的九评活动都使声明退党、退团和退队的人数增加了很多。

(艾瑞克)在2005年2月中旬发生了一件对我非常鼓舞的事情。那天我和同修交流后回家,读了一些关于中国大法弟子遭受恶党迫害的经历。我当时就想加强自己的正念,清理空间并铲除在中国的恶党邪灵。之后我就躺下休息,但还在思考着中国发生的迫害,突然我清醒过来了,我以前也入过原苏联时期的共青团啊,我也还没写声明退出呢,也就是说那些灌输给我的因素还存活在我的思想和身上。我明白了,应该马上摆脱它们对我的影响,我应该自己先清理我自己的因素,因为我也是这个社会的一份子。我感觉到这不是简简单单的走形式。开始我想,我早上起来就写声明退出共青团,但我马上意识到,离早上还有很长一段时间呢,我应该现在就马上写,断绝与共产思想的所有关系。我从床上起来,在半夜1点多写下了退团的声明。

第二天我来到集体学法点。我带着我写好的声明。我当时不知道怎么办,想和其他同修商量一下。但集体学法之后,辅导员建议我们读刚翻译成俄文的师父的新经文“向世间转轮”,师父在经文中告诉我们:“大法弟子不想留下污点,声明不是大法弟子在参与政治,更不是走形式,这是修炼中要去的执著,谁也不能带着全宇宙最邪恶所授的印记与认同它的心圆满。同时,大法弟子能认清它、从意识中清除它、不被它再干扰自己的思想,才会正念更强、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这也是修炼中必须走的一步。”

读了经文后,我明白了,我应该把我的声明发布到网上去。我在同修面前读了我的声明。回家后,我就用电脑打了出来并发给了原来苏联国家的大法弟子。

我意识到,对原苏联国家人民来说,摆脱恶党邪灵是非常重要的,我决定找机会刊登我的退团声明。我和我单位的记者说了这个事情,并解释了原因,并询问了如何才能刊登出来让更多的人看到,好让他们也考虑退党的事情,好彻底清理共产思想意识对人们的毒害。我还向所有的朋友和亲人说了这个事情,在和他们交谈过程中,我解释了恶党的本质和中共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从中我更加深刻认识到清除人们受恶党毒害的思想的重要性。

同时,我们拉脱维亚大法弟子不断的参加传九评声援退党的游行活动。

(阿纳托里)2005年夏天,拉脱维亚大法弟子参加了欧洲斯德哥尔摩法会期间召开的“九评研讨会”。我被北欧大法弟子组织的九评活动所震撼。我想,如果在拉脱维亚和其它波罗的海国家也能开“九评研讨会”就好了。在参加活动期间,我和瑞典的政治家及人权人士進行了接触,并说明了我对在原苏联共产阵营的国家举办九评研讨会的重要性的想法。并希望他们也能参加我们在拉脱维亚举办的九评研讨会活动,虽然在这之前我还没想过我们要在波罗的海国家举办九评活动。

(艾瑞克)当我们了解到2005年秋天在拉脱维亚的邻国立陶宛将要举办声讨共产制度罪行的“维尔纽斯2005”国际会议时,我和同修们一起参加了这个大会,在那里我们第一次公开的介绍了《九评共产党》一书。大会组织者邀请我们作为大纪元、新唐人的代表参加了会议。九评在大会上获得了与会者的热烈欢迎。

又过了一个月我们参加了布拉格举办的九评活动,那次九评一书捷克文版本刚出来。回来后,我非常明确认识到,我们在拉脱维亚也应该举办九评研讨会。通过研讨会可以向各界人士介绍九评,这个意义非常重大,特别是对我们国家的高层。而且清除人们思想中的恶党因素可以使人们选择美好的未来。在回拉脱维亚的路上我和同修们一起交流了这个事情对我们波罗的海地区的重要性。

(阿纳托里)拉脱维亚大法弟子意识到举办九评研讨会的重要性,但一些原因,比如缺少和社会高层人员接触的经验、在波罗的海地区缺乏讲真相等,都影响了我们在短期内举办九评研讨会。我们好久都停留在原地,毫无進展。参加布拉格九评活动和在网络上与欧洲大法弟子交流提高了我们的认识。我们对举办研讨会已经没有疑义了,但没有同修出来承担负责组织,而那时候离圣诞节假期只剩一个月时间,而过了圣诞节就没时间办研讨会了。之后有一天我问我自己,我想不想在波罗的海举办研讨会?我为此是否准备好了,哪怕遇到各种阻力。如果我没准备好,那我在正法期间完成我的使命了吗?我还算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吗?这个问题对我来说是关键的,因为这也说明了我对正法这个事情的立场。

我记起师尊在《转法轮》“第九讲”中说到:“我过去修炼的时候,有许多高人给我讲过这样的话,他说:“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其实就是这样,不妨大家回去试一试。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这些话给了我力量,我相信我们能够在拉脱维亚举办好九评研讨会。

(艾瑞克)我们悟到,研讨会是一种讲真相和救度众生的工具。只有在整个学员小组的心性提高的前提下才可以举行。在认识到这些之后,我们开始研讨会的准备工作。当我们将“我们怎么看待这次研讨会?研讨会的目地”等想法落于纸上时,我们使周围的人们了解到了研讨会的思想。我们把研讨会题目定为“2005波罗的海:没有共产主义的未来”。这个题目反映了人们15年前摆脱共产主义制度的努力。当时,人们携起手来,走上了连接波罗的海三国首都的公路,这是波罗的海国家人民摆脱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第一步。由于我们的人力和物力资源有限,我们决定在里加—拉脱维亚首都举行研讨会,这对邻国—立陶宛和爱沙尼亚很方便。对研讨会思想的讨论使我们发现了潜在的参与者—明白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凶残本质的人们。在准备过程中我们让人们了解了“九评”并交换了关于文章内容的观点。我们与立陶宛和爱沙尼亚的代表保持了经常的电话联系,有时我们的交流占用约一小时,因为我们要确认将要在研讨会上发言的人了解并广泛理解“九评”。

在准备过程中我们对向媒体讲真相重视不够。结果研讨会没有在波罗的海国家的出版物中广泛刊登。这告诉我们,下一步必须更努力的向记者和媒体工作者讲真相。

(阿纳托里)研讨会举行前三周我们需要解决一些问题:研讨会地点,找到研讨会参与者和组织单位,制定研讨会工作组织计划,在研讨会工作准备过程中每天都在完成这些文件,给有可能参与研讨会的人写邀请信,收到的报告必须翻译成三种研讨会工作语言,并使译文达到必须的水平(研讨会工作语言是拉丁文、英语和俄语),找到活动的所需的设备等等问题。

在研讨会准备过程中,北欧国家的学员给了我们大力支持。我们经常在互联网或电话中交流。由于他们的支持我们能够提高自己的悟性,使波罗的海国家大法弟子的整体得到了加强。

在研讨会上发言的有政治家、维权人士、社会活动家、历史学家、中国经商专家、记者。学员共同努力准备的研讨会发言稿作为讲真相的工具接下来发挥了作用。在这篇稿子中其中一条谴责了中国非法残酷迫害和平运动,包括法轮功修炼者。

2006年1月这篇稿子散发给了波罗的海各国参加欧委会根据瑞士议会建议投票谴责共产制度的代表。

参与研讨会的准备使波罗的海大法弟子溶入到正法進程,加强了正念并感到自己和全世界大法弟子是整体。这次研讨会成为下一步讲真相方案的平台,并且开创了让社会各界了解“九评”,认识中国发生的迫害原因及为自己和亲朋选择幸福未来的可能性。

(2006年欧洲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