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迷茫,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6年5月22日】自99年接触大法,我经历了修还是不修,假修还是真修,安逸懈怠的修还是精進实修等这些看似自然的过程。奇怪的是,在初始我根本没想要修炼的时候,嘴里竟然说的是“那我就修炼法轮功吧”。我知道我不是在应付对方,那时就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好象有什么在拽着我。修炼后我才明白了是什么拽着我没有脱离大法——是师尊的浩荡佛恩。我走了过来,我也相信现在的我,是师尊的真修弟子。

师尊不肯落下一个有缘人

尽管我于99年初得法了,但当时的我,无神论的观念在我的头脑中根深蒂固。对大法的有神论我根本不能接受,也不知大法的珍贵,看书、炼功都不当回事,也不怎么去炼功点。实质上当然并不算是修炼。至“7.20”,我更轻信了邪恶的造谣宣传,撕了《转法轮》,毁了炼功带,做了罪不可恕的坏事。

就是如此,师尊却没有放弃我。2000年初,在师尊点化下我跟二十年未通信息的老同事(同修)打电话联系,并见了面。听完老同事的修炼故事,我这才对大法有了粗浅的认识。当时心里根本没想要修炼,可我竟莫名其妙的对老同事表示“那么我也修吧。”此后,因我顽固的无神观,几次想放弃大法,但我明白的一面终没能让我离去。渐渐的,在老同事带动下,我能安下心修大法了,再后来,我除了对师尊是佛和大法的神奇仍无法置信外,对真善忍我心悦诚服,全盘接受了。

师尊说能得法不是偶然的,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得法的(不是原话)。我的得法经历见证了这一点。在我接触的人群中,信佛、信道的大有人在,可他们却都与大法擦边而过,而我这个迷失在后天观念中,被无神论毒害的人,却不可思议的走進大法中。现在我明白了那是因为我历史上曾经跟师尊有约,或曾与师尊结过缘。佛恩浩荡,师尊不肯落下一个有缘人。

欣然接受《九评》,跟上师尊正法的進程

我曾对老同事说:“我修大法是因为大法的正(正派、纯净)。”那时的我虽很真心的在修,但真心修和真修有着本质上的差别--我依然在用人心对待大法,对待师尊,而没有上升到理性上认识,就不可能真正理解大法并溶于法中。

由于受党文化毒害,那时对恶党本质认识不清,同修间切磋时,我曾为邪党辩白,并大不敬的以人心忖度师尊,甚至对一向认为的大法的正也产生了些许疑问。但由于我对大法的心很单纯、很坦荡——求同化真善忍,不执著自我在法中的得失,我清楚自己和大法有间隔,曾对老同事说“如果我圆满不了,虽说再没机会修了,但我还是要修,哪怕老师现在就明白的告诉我‘你圆满不了,再修也没用’我也还是要修,反正能不能修成老师说了算,修不修我可以说了算,我就是愿意同化真善忍。”虽然我在以人心对待大法,不是真修,也并不精進。但慈悲的师尊看到我好的一面,看到了我渴求真善忍的心很纯正,不忍我被毁掉,就在《九评》问世前夕,师尊及时清除了我体内及背后的邪灵毒素,我明白的一面一下子覆盖了我整个心灵,不用谁说服,我就对恶党的本质彻底认清并把它从我心中清除销毁了,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和发自肺腑。不久,《九评共产党》横空出世,我由衷的接受,并由《九评》更认清了邪党的罪恶本质,也提高了对修炼内涵的认识。

可以想象,以原先的我,当我面对《九评》时,无疑一定会认定这是在“搞政治”从而与大法脱离走向“闭门自修”,其实是走向毁灭。师尊慈悲,不看人的一时一世,不计人的一言一行。师尊看到了我那颗向善的纯正的心,就在《九评》出世之前给我清理了思想,使我欣然接受《九评》,从而跟上师尊正法的進程,没有脱离大法。这份佛恩无以为报,每想及此,我总禁不住热泪盈眶,叮嘱自己要努力精進。

一年前,师尊安排我们修炼点来了一位稳重、精進的同修。在她的帮助下,促使我对自己的修炼状态進行了反思。我终于认清了自己“修到哪里是哪里”的那种思想中包含的是求安逸的私心;也推动我更好的学法,不断积极的提高对法理的认识,从而不断改变了我人的观念,对大法的来源有了基本的信;并且在同修的提醒中,我以纯正的心对撕书毁带的罪过写了严正声明。

超出亲情,脱胎换骨

修炼状态归正后,也就是说我走向真修了,需要过的关也随之而来。师尊《在美国东部法会上讲法》中说:“我真正要为你们负责,就得从你们隐蔽最深的心里面把那个执著的东西去掉。”

我对女儿的情很浓,女儿对我也感情依依。当女儿开始与我产生隔阂又和我有了矛盾时,令我感到苦涩、失落极了,我第一次感到了做人苦。当时,虽努力想着师尊说的我们要的是常人得不到的东西,常人的东西应该舍弃,不去追求,但我内心仍苦不堪言。就在我苦楚到想“做人那么苦,我宁可不来在这世上”时,我恍然如梦初醒:修成了不就不在这世上了吗?刹那,我体会到了修炼的真正意义,心情立刻轻松了下来,我对自己坚定的说:我只要师要法,别的都无所谓,我下决心:一定要努力精進!

我感觉到了我修炼状态的一个转折,一次升华。师尊说:“有许多事你们是做不来的,但是师父呢能做,可是师父怎么做呢?不是说我一跟你接触就拿下去。你坚定正念的时候,你能够排斥它的时候,我就在一点一点的给你拿;你能够做多少,我给你拿多少、就给你消下去多少”(《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是我修炼的心净化了吧,我感觉师尊尽管把我对女儿情的这座大山拿下去了,却不失对女儿心态平和的关爱,这对我这曾以女儿为苦为乐的人来说简直是不可思议,而且我感觉师尊把我残余的一点僵化了的观念也彻底消下去了——我头脑中无神论的余毒无形中消失的没了痕迹,我对师对法完全有了正信,根本就是脱胎换骨了。

曾经,我身在大法弟子中,根本上却并没成为大法的粒子,现在我能感觉到自己是真正的大法弟子了,我的身心已溶于法中,与大法成为了一体。过去,我常找借口做常人,如经常以“调剂”为由心安理得的去看电视;以“法已在心中,我修心不懈怠就是了”为借口放纵自己疏于看书炼功;以“做的到就做,做不到的不强求”为幌子而对做三件事不用心等等,现在,三件事溶入了我生活的点点滴滴,虽因层次有限,并因过不了怕疼关而产生怕遭迫害的人心,三件事做的不很深入、普遍,更没有轰轰烈烈,面对面讲真相能力也突破不了,但我却用“心”在做,不懈怠的力所能及的在做,连睡觉都总想着如何祛除人心,突破现有的讲真相力度。我对常人生活也完全不感兴趣了,所为仅是为符合常人状态而已,我甚至不肯浪费一点时间,稍有空隙我就见缝插针的听大法歌曲。我的修炼状态由里到外起了本质的变化,没有一丝人为因素,一切都是自然,似乎水到渠成。我感悟到,一切又是必然,因为是师尊加持了我,让我完全溶于法中,成为大法的粒子了。

回想自己一路走到今天,每一步无不倾注了师尊的慈悲苦度与呵护,佛恩浩荡,我言不尽的感恩。没有师尊的慈悲苦度,就不会有我的今天。我三件事做的很不好,很不够,但请师尊放心,我一定会不断努力。

层次有限,恳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