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大法弟子修炼的点滴体悟

【明慧网2006年5月9日】没学大法前的我,生性好强,脾气特犟,且妒嫉心、争斗心强,自私自利,还有一身的病,让我感觉活着其实挺累的,没什么乐趣。我就在这时走入大法的。那是99年4月6日。

得法后,我天天学法炼功。“7.20”邪恶的迫害开始后,我当时心想:政府说的是谎言,大法是最正的。那时没有明慧周刊,我们村就我自己学大法,也没有其他同修切磋和交流。还好有一位同修的娘家是我村的,她对我的帮助很大。

一次过消业关,实在受不了了,问师父:我过不去怎么办呢?师父点化我:“你不想过你就过不去,你想过你就能过去,咬咬牙,你就过去了。”我咬紧了牙,满身的汗水像豆粒那么大,不一会就好了。

师父为我做得太多太多了,而我又能做什么呢?那时神的一面清醒了:我要证实法,救度众生。

当时周围的同修都走不出来,我自己出去发真相资料,远近要跑15个村庄,多的时候每晚发300多份,少的时候100多份,一点不累。那个时候正是邪恶迫害高峰期,黑手铺天盖地。但我都闯过来了。

现在邪恶少了,可我懈怠了。有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我在爬一座高山,山的宽度80公分,一层一层的,我往上爬,眼看就要上去还没上去时,我向两边一看,竟是很深很深的悬崖,太吓人了,就在这一瞬间,我像掉到井里一样往下滑,非常快,我真害怕了,大声喊“师父!”,师父用手把我抓上去了。醒后,悟到自己没有做好,找到自己现在不精進的原因是没抓紧学法,有了求安逸的心等。

有一次我过生死关,小便尿血疼痛难忍。正在这时邻居求我去县城帮忙办事,我无法推辞,忍痛去了。在去县城的车上,遇到了一位朋友,对我说他去北京看病,膀胱炎,晚去几天就成膀胱癌了。我听后一句话也没说,心里想:他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呢?向内找,我想了许多。遇到问题不刺激到你的心灵不算数,我不怕死,但我不能死,我还有很多的事还没做完,还有很多的众生要等待着我去救呢!

我发正念解体迫害我自身的一切乱法烂鬼及共产邪灵,还是没好。在痛苦难忍的情况下,我想起了师父的诗:“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正念正行》)我背了几十遍。当我悟到了,它自己解体了,什么痛都没有了。

同修们,虽然我们修炼的人各自走的路不同,但每个人一定要走正走好,修好自己,同时做好三件事。我们都不要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