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色欲方面做错事的悔悟


【明慧网2006年5月23日】

各位同修,

你们好。看了师父的最新经文《走出死关》后,深感师父的慈悲,同时深感愧对大法和大法弟子,故写此文以公开自己的错误执著与行为,归正自己,从新走回到修炼中来。

前不久,由于自己没有把握好自己,沉迷于情、色、欲中,最终在言谈和行为举止上做出了作为一个修炼人来讲不应该也是可耻的事情。事后,痛悔不已,也倍感身心受到了邪恶压下来的巨大压力,同时也在师父的洪大慈悲下走了过来,但事后不时受到很大的干扰以消磨我修炼的意志,另外在师父的点化下,我认为有必要写出此文,并在文中彻底公开自己的罪恶和剖析自己的执著以及最终出现错误的原因,以放下这一包袱,干干净净做一个大法弟子。

有以下几点:

1.首先,我对于情欲、色欲的执著从修炼开始就没有放下,而且起初也没有想放下。我开始学法炼功是从2002年底开始,后也是由于这方面的执著,到2003年来英国之前带修不修的。而我从1995年开始就已经知道大法了,后来一直不修炼的主要原因就是不愿舍弃对情欲和色欲的追求。我是一个艺术性格的人,所以非常感性,对这种所谓浪漫爱情就有着非常强烈的向往和追求,而命运的安排中,我从来得不到这样的感情,所以对这方面的幻想就非常的多,形成了很强的执著。同时,现在的学校中对于色情这类的东西传看是相当的泛滥,我同时也受到了影响和诱惑。那么这样也形成了很强的这种思想业。后来修炼的起初,我也不愿意放弃这个执著。

我的情况用师父的这段法就很准确:“带着执著而学法不是真修。但可以在修炼中渐渐认识自己的根本执著,去掉它,从而达到修炼人的标准。那么什么是根本的执著哪?人在世间养成了许多观念,以至被观念带动着,追求着向往的东西。然而人来在世上是由因缘决定着人生的路与人生中的得失,怎么能由着人的观念决定人生的每一过程呢?所以那些所谓美好的向往与愿望也就成了永远也得不到的痛苦执著的追求。”(《精進要旨(二)•走向圆满》)后来修炼中也多次过关,过得都不是很好,每次都陷入挺深,梦中的过关我也没有几次痛痛快快的成功过,甚至在梦中自己的表现很不好。那么,根本执著的长期不去,就被邪恶“创造条件”放大,让我觉得碰到一个最好的感情,進而引导我偏离大法,做错事。

2.在根本执著的放大中,我还有其它不好的心被利用。那么就是显示心,欢喜心和名利心。自己曾经长期很孤独,自己很多方面得不到别人的认同,肯定和欣赏使自己形成很在意别人对自己的看法的观念,就是希望自己各方面都能得到别人的认可和欣赏。那么在感情中,这方面的执著就得以满足和加强。而且感情的开端也是由于得到了欣赏那么强烈的自我就在赞赏中得到膨胀,進而开始对其他的同修产生看不上,挑三拣四的心态,开始有点狂妄的心态。认为自己了不起了,然而这正是自心生魔的开端。

3.那么在整个感情过程中,自己也没有按照修炼人的标准去要求自己,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其中有很强的自尊和争强之心,这颗人心完全不讲道德,连做不好的事情也要逞强,也想要超越,也就是在追求更不好的东西,也是显示心和在意别人对自己看法的另一种形式,不能叫别人看扁了自己。再有,就是追求人的感受,感觉好了,感觉不好了,寻求精神刺激。

4.这一点,是最令人痛心和最邪恶的一颗心,就是对师父和大法不敬。自己没有把握自己,在执著中,公然在师父《洛杉矶讲法》关于色关的讲法之后无视这段法理,甚至在执著控制下的可耻行为面前摘去师父的法像以掩耳盗铃。

5.这个过程中,学法质量越来越差,发正念的质量也越来越差,而且易犯困和迷糊。

6.过程中,没有以法为师。邪恶根据我的执著,演化出一系列假相,让我觉得这一切感情过程都是理所当然,而且从中给我带来各种各样的好处。虽然有时也感到有些不对劲,但还是顺着执著顺水推舟了。这等于是要接受邪恶灌输给我的一套邪悟的理,就象师父所讲:“它们知道你李洪志不会放弃你的弟子,那我们让你放弃,所以它们就会让犯错的学员一错再错,最后干坏事、走向反面,让他满脑子灌上邪悟的理、破坏大法,看你还要不要他。”(《洛杉矶讲法》)说到这里,其实,在偏离大法的开始到最后的可耻行为的过程中有几次点化,但是我没有刹车。开始的点化,是一个梦:在梦中,我看到桌上放着一本书,是《转法轮》,但是打开一看,有一讲的内容被更改了,里面居然有一些数学上的东西。这时有同修告诉我说,师父把这书给更新了。为了检验是真是假,我就打开书的第一页,一看,有师父的名字,再看,还有师父的照片。我就想这就不会是假的了,开始读。后来,场景发生变化,出现一个电视屏幕,里面放着动画片,没放一会,突然就出现了色情的场面。现在想想,这是个非常邪恶的梦,但也正预示着接下来要发生的问题。同时反映了自己对大法不坚定,《转法轮》怎么会有改动呢?

而且邪恶一直让我相信我在精進之中,因为大法的事情也是继续做着。但是,我现在彻底明白,做事决不是修炼!做着事情,如果心把握不好,同样会偏离大法。

7.感受师父的慈悲。在错误之后,顿时清醒过来,但是强烈的自责和内疚被邪恶放大,身心受到前所未有的强大压力,而且认为自己罪不容恕的画面和思想不断在头脑中浮现,使得自己非常痛苦和后悔。好象是一种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未来的一种恐惧和绝望。但是凭借着相信师父不会放弃我的念,尽快将自己的错误暴露给一位比较贴心的同修,马上就象如释重负一样轻松过来。我不知道师父因此为我承受了多少,我真是很惭愧。但是我知道如果不是因为师父的慈悲,我不可能走过那一刻最艰难的时刻。接下来,在继续做着大法的工作的时候,同样干扰极大,就是让我觉得不配再做这些事,不配再修炼,但是我发正念,无时无刻不想到有师父在,抱着一念“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也同样排除了干扰。这时真的体会到了师父的法身无时无刻不在我身边,而且师父是那么的慈悲,仍然在帮我度过魔难。

而且在暴露自己错误以后,感情的因素马上消失,一点喜欢谁不喜欢谁的感觉都没有了。所以从中我也认识到,感情是假的。

基本上以上就是造成我错误行为的我自己发现的基本因素。无论是追求人的感受,感情也好,享受在夸奖、赞赏以及争强也好,还是更甚的对大法不敬,都是源自于对自我的执著,把自己看得很大。平常虽然表现并不这么强烈,但是用自己人的思维方式去想事情往往超过用大法去衡量,或者是用人的观念来组织大法的法理来证明自己是对的,都是对自我的执著;或者经常看着别人的不足去修别人忽视修自己,实修自己。所以我往往觉得自己总是和大法好象有一层隔膜,没有脚踏实地的去实修。

再有,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不重视学法。在邪恶引导我犯错的过程中,它同时让我学法犯困,不用心等等,这样在魔难面前,执著的力量比正念还大,根本就把自己是不是修炼人抛到脑后去了。

第三点,就是对人的执著。

我写出此文是对自己全部人心,尤其是最肮脏的这一部份的大暴露和曝光,表现出自己不重视学法,欠缺实修以及对修炼的态度不严肃,好高骛远。暴露出不能扎实踏下心来实修在魔难中的表现,对自我的强烈执著导致的最不应该发生的问题。也同样让我认识到,所有的各种各样的执著心都来源于情,还有,任何一颗人心都是可能向邪恶转化、妥协的不良因素。同时感受到师父的无量慈悲。

这之后,我又从新回到修炼中来,但是我心里对罪恶还是不能完全放下,也是一种对自我患得患失的表现,所以总是有时会有干扰,这也造成邪恶对我的纠缠。比如,一次炼功的时候,那个老妖婆的景象又一次浮现在我脑海中,阴森恐怖,全身顿时发冷发麻,然后发正念清理,清理过程中,身体也是冷麻的反应。

还有一系列的干扰形式,比如这次去参加513“世界法轮大法日”的活动,我是带着一个很好的心态出发,但是出发后接下来接触的一切都能让我产生对罪恶的强烈自责和内疚,感觉无法溶入大法弟子中去。这个过程,我用正念求师父加持对它们進行否定,从而最后成功溶入弟子中去,证实大法,但是心里总是觉得有层隔膜。在师父的帮助下,也成功排除过对学法的干扰。而且活动中,同修对我不断的肯定也让我深感师父的慈悲,师父一直在鼓励我。但是活动完回到家后,还是被干扰得很厉害,晚上睡觉,在似睡非睡的情况下,又被老妖婆的场景惊醒,它一出现,我就心里喊着师父,浑身发麻,很快醒过来,我想动嘴,但是很困难,后来一使劲,嘴里念出了正法口诀,才又坐了起来,发了会正念,继续睡觉。

再有,我鼻子上长了个包,我一直认为和我的错误行为是有关的,这次在513活动中,很多同修也在问起我鼻子怎么了,后来师父用同修的话点化我是要去去这个好面子的心,也就是说应该将这个事情公开出来。我本来想直接投稿给明慧,但是心里其实又掩盖了一颗好面子的心,因为只发给明慧的话,UK这边的学员就不一定人人都能看到了,因为UK有和我很熟的学员,他们是我不愿意在他们面前没面子的同修。但是后来我想,这也是个执著呀,所以就决定还是公开给UK的学员比较好,同时现在我也转发给明慧网

在此,我严正声明:我要否定我的一切错误行为,旧势力的迫害和干扰。我要归正自己的心,从新做好,回到修炼中来,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不再辜负师父对我的慈悲苦度!我会坚定的在大法修炼的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

通过对这件事情的公开,我还明白了一个道理。就是师父怎么说,我就得怎么做,而且没有理由,就是因为自己是大法弟子。师父说要把罪恶公开,那么任何一颗人心比如好面子啊,怕啊就都不是不这样做的借口,都是对自我的执著。那么,做其他的大法项目也是一样,过去想怎么这样去掉自我啊,那样去掉自我啊,最后发现,还是对自我圆满的执著。而我现在悟到,没有什么为什么这么做为什么那么做,这样做好那样做好,而是师父怎么说的就应该怎么做,作为大法弟子就是应该这样的,那还要执著什么呢?还要执著名利吗?

以上就是我的严正声明和心得,谢谢各位,占用各位的时间了。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谢谢各位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