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师父新经文《走出死关》后一点体悟


【明慧网2006年5月23日】经文中一句话:“还有一部份向邪恶妥协中或多或少,或大或小干了对于修炼人来讲最可耻的事。”“或多或少,或大或小”,我个人认为这其中包涵着极其细微的、在常人看来合情理,甚至在同修们看来都不算什么的事情,它隐蔽很深,如果不深挖都难以察觉,通过学法,我发现在一件事情上自己一颗很长时间都没有发现的私心。

我们几个同修在一天晚上被恶人告密后被抓到派出所。今天我主要想把在派出所经历的一件事和同修们切磋一下。被抓后,同修中有一位病业很严重的小同修(以下简称A),当时他已经昏倒了,可警察也没有放过他。当警察第一次问我:“A叫什么?他家住哪?是本市人还是外地人?”我说:“不知道,不认识。”其实从我一進派出所就想,A怎么办呢?没人照顾,很是担心。

当警察第二次又来问我:“他妈不是姓某吗?我们都了解了情况,只想再核实一下,他到底叫什么?”我还是说“不知道”。后来警察越发变脸,破口大骂:“你们还真善忍呢,人都死了没人管,你还嘴硬。”还有一些脏话,而后又双手打我的脸部。

开始我还给他记着左脸打几下,右脸打几下,又突然想到:这人已经到了地狱的边缘了,我怎么还象常人一样记仇呢,他已经很可怜了。我后来含含糊糊的说:“他可能叫某某,不能确定。”第三次警察拿来了带有A照片的户籍档案让我和另一位同修确认,我们点头说:“是。”

因为我通过与警察周旋过程中悟到,不能配合邪恶,所以一直以来认为在这件事上有些愧疚。《走出死关》这篇经文看了几遍,内心总是隐隐作痛,是我面对警察怕了吗?还是其它原因,而后发现了隐蔽很深的以前从未发觉的私心,从我一進派出所,因为担心A,所以早就想让警察知道A住哪,好让家人把他接走,可是我又不想从我这里让警察知道。当出来后,面对A的母亲责备的语气:警察怎么知道他叫A的?我怕她知道我曾经说过他的名字后遭到指责和埋怨,又认为自己做的一件错事,所以没敢正面回答她。这不是私心造成的“或多或少,或大或小”吗?

由于自己修炼的不好,从而被邪恶钻了空子,不但使做了坏事的恶人有机会犯罪,最让人痛心的是给大法造成了负面影响,在做事之前,没有把法放在第一位,而只是人在做事,现在认识到理直气壮的揭露邪恶、制止迫害,才是正念的行为,才是做的好,不应该允许恶警对真善忍的歪曲和要挟对自己发挥作用。这次教训真的很惨痛。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应该更稳健的走好修炼的路,既证实好大法又能解体迫害。

个人体悟,有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