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师父的呵护下抵制迫害讲真相

【明慧网2006年5月25日】修炼前,我身体很不好,严重胃炎经常吐酸水,严重贫血,最让我难受的是类风湿关节炎,骨节变形、肿胀,病发时疼痛难忍。加上生活中许多不如意的事,我经常想到死,觉得人生没有什么意义。正当我在生命的十字路口徘徊的时候,慈悲的师父把大法赐给了我,让我明白了生命的意义和人生的目地。我欣喜无比,勤而行之。能得到大法的喜悦真是无法用语言形容,连梦中也在想:“啊,我也有师父了,我能修炼了。”接下来师父安排我过许许多多大的、小的修炼提高的关,我都用法在我那个层次中的标准来衡量,师父为了鼓励我,让我多次看见了法轮。在师父的呵护下我精進的修炼着。

“风云突变天欲坠”,就在我们沐浴着师恩,走在回家的路上的时候,中共恶党对法轮功進行了邪恶的迫害。师父遭受诬蔑,大法与大法弟子遭受着无辜的迫害。在经过了一段时间的不知所措之后,我和几位同修一起走上了進京上访之路。经过了重重困难,冲破了旧势力一次又一次的邪恶考验,我们几位同修终于走進了北京国务院信访办公室。

以后几年,虽然多次遭受了非法的关押与迫害,也曾有做得不好的地方,可是,师父无时无刻不在看护着我们。记得那是在2000年被非法关押三个半月中,由于当时孩子还小,丈夫也因为第二次進京上访被非法关押,我担心孩子无人照看,心中放不下。于是,外面传来孩子无依无靠、备受磨难的消息。又由于我长期没有学法,只能背诵几篇经文,正念不足,心性容量小。邪恶趁机下手,以严重的病业状态企图将我迫害死。我心痛如绞,不久元神离体出去,飞到屋顶一角。我看见同修拉着我肉身的手,喊着我的名字。我当时想:如果我死在这里,岂不是破坏大法吗?再说牢里的同修又怎么受得了这个打击,我是不是应该回去呢?就这么一想,元神一下子就回到肉身。可是执著心没有放下,难还在,心绞痛经常发作。一次我想到师父,泪如雨下,心里明白,自己修的不好,觉得没有脸喊师父,于是我在心里喊着:“天上的佛道神啊,救救我吧!我还想修炼哪!”一瞬间,心中的疼痛象溶化了一般。接着传来丈夫取保释放的消息,本来要送去劳教的我,也因体检严重贫血而取保释放。这个难就在我正念产生之后被师父化解了。后来再回头看那个难什么也不是,是我的执著造成的。从此以后我明白了一个法理,“有师在,有法在”,邪恶什么也不是。

随着师父正法進程的推進,我们讲真相,揭露邪恶,救度众生。刚开始,我总是羡慕同修逢人便讲真相,自己却开不了口。看到师父的经文“大法徒讲真象 口中利剑齐放 揭穿烂鬼谎言 抓紧救度快讲”(《快讲》),同修便立即全部出去讲,会讲的带着不会讲的,互相学习。后来大家都会讲了,就两人一组,一个村一个村的去讲。周边村子讲完了就坐车到远处讲。有时出去发真相资料,几个人一起出去,一发就是一通宵,不但不觉得怎么累,还感到由衷的喜悦。

《九评共产党》出来后,正法進程加快了,我却不知不觉懈怠下来了,虽然法也在学,正念也在发,三退也在讲,可总是坚持不了多长时间就又消沉了。师父经文《越最后越精進》句句说的就是我,可我还是精進不起来,虽然心中很着急,也一直在向内找,我不只一次对着师父法像流泪:“师父,弟子不争气,可我想修炼,我真想修炼啊!”我知道自己有漏,可这漏在哪里呢?

以前,我总觉的自己学法心态纯,没有根本的执著,通过学法向内找,发现自己修炼的目地并不象自己认为的那么纯正,是有执著的。因为人世间太多的苦,生老病死的,修炼圆满后就不用吃苦了,还无病一身轻;还认为现在的人太坏了,人类已经没有出路了,修大法后能跳出去,这是在大法中找出路的心;这些根本的执著我既然找到了,就一定要修去它。

由于畏难心和求安逸心本不想写体会,觉的自己修的不好没什么可写的,和同修交流,在同修鼓励下写出此稿,在写的过程中才静下心来找出了自己许多隐藏很深的执著。我们一定走正以后的路,更好的做好三件事,让师尊为我们少操一份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