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修炼的几点体会


【明慧网2006年5月27日】

一、协调

有一个体会:刚开始修炼的时候,感到当要做什么事情时,只要是大法学员,采用的方式都是大致差不多的,比如洪法、生活中善待他人等等。后来,尤其是这几年,感觉就有所不同,当一件事情发生了,不同的大法弟子看待的角度和采取的方式可能大不一样——尽管目地都是为了法。这反映在洪法活动上(办这个还是那个,这么做还是那么做等等),以及一些大法项目上。

所以这就有一个协调的问题。记得有一次参加法会前一天的大游行,当时各地同修去的很多,带去了很多横幅,当地同修也已经准备了很多横幅及真相展板等。在游行快要出发时,有二三个同修打着一横幅过来,加入队伍中。不久就有一位当地同修过来说,要把那个横幅收起来,因为横幅上的真相标语与游行的这一方阵主题不很相符。那两个打横幅的同修委屈的都快要哭了:“听说需要横幅,我们辛辛苦苦花了很多时间才做出来;走了几个方阵,都说是与方阵的主题不相符。我们哪儿也不走,就呆在这儿了。”当地的同修也没让步,说,“我们这儿的横幅是几个中才能选出一个打出来的呢!”

当然这只是一个例子,类似的情况在不同的大法项目中还很多,甚至有时矛盾变的针锋相对。当站在这个人的角度看时,则那个人是错的;站在那个人的角度时则觉的这个人是错的。

我自己也碰到过不少这样的问题。学法时比较明白一些,遇到事情时就忘了。有时觉的可以换个角度,比如不从当事人的双方,而是从他人的角度看待。比方说,不做这个项目的同修会怎么看这个问题;如果别的炼功点的同修会怎么想这个问题;从法对我们的要求怎么看待这件事情?

当跳出自我时,就会有不同的感受。

二、自私

常人中有句话说是“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有贬义的意思。冷静下来想一想,自己也有类似的情况。好象觉的每天学法在学、修心有时也能往自己身上找一找、发正念也在发,一些大法项目也在参与。想到这些,似乎就觉得心安理得了。

有时也觉得这种状态不够正。师父要我们修的是无私无我,现在大陆还有很多同修被关、被折磨,甚至迫害致死的事情还时有发生。如果这些事情发生在自己的亲人身上,自己还能这样子每天“撞了钟”就心安理得了吗?如果不是同修的孩子,而是自己的孩子这样被迫害成了孤儿、无依无靠,自己会是现在这个感受吗?

记的有几次事情顺利时,有些洋洋自得,甚至学法、发正念时都牵动着心、脑子里还时不时的回味着自己的“成果”、从而不能集中精力。可事后,原本看似“顺利”的事情,结果一点儿没按自己想象的方式发展。才意识到,这一番折腾来折腾去,似乎就是自己的欢喜心被利用着影响学法和发正念。

还有时状态不好,表现形式就是效率低。学法时,眼睛盯着书,却觉的似乎有些昏昏欲睡,于是眼睛看着书,迷迷糊糊的,过了一会儿才意识到5分钟、10分钟过去了还没有看完一页。还有时发正念,一打坐就睡着了,醒来一看正好15分钟。类似的还有当要在电脑上做些什么,结果昏睡的不行,半天眼睛还是盯着同一行。

有时,这种状态还会持续很长时间,似乎对其“无能为力”;有时幻想着这样熬下去状况会有转机;甚至有时听说别的同修好象也有类似情况时,就更放任这样拖下去。

其实,这显然不是正确状态。比如说,在生活中你看一本常人的杂志,你会打盹出现这种情况吗?在工作单位,你用电脑做什么时,会出现这样似睡非睡的迷糊状态吗?

对于这种干扰,我现在做的还不够好,但力求避免这种迷糊状态。比如,发现站着学法不容易打盹;发正念前学一会儿法就会在发正念时效果较好;当做大法工作时,多想想自己到底是在做什么,而且,如果一个神做这件事情会怎么去处理,会是什么样的状态。

每个同修都有自己的情况。有时看着别人怎么做、自己就照着做时,可能会管用,也可能不管用。但不管怎么样,当我们真的是发自内心想去做好时,情况就会不一样。

三、对“走出死关”的理解

师父《走出死关》经文发表后,初看与自己关系不大,因为自己与特务没什么联系、而且色欲心也渐渐的淡了。但后来又从中悟出不少。

修炼中有过好几次,当时觉得几乎是哪儿都不顺:工作单位不满意、家人闹意见、同修之间矛盾也很大。似乎是哪儿都没路了,但心里知道自己还是修炼人,还有师父在。当时自己的感觉是:好象不是说这儿去一些执著、那儿提高一点就能过去的;真的要从里到外,整个人都要脱胎换骨、处处做好才行。

修炼人每个人的情况都不一样。有的出现家庭的关、有的是个人身体的难,有的工作上不如意。曾几何时,想着自己如果也象某些同修那样全家都修炼、而且薪水高的话,那该多好,这样做事情顺利,而且一些大法项目上也能多支持。可是想象终归是想象,现实还依旧这样,所以只能埋怨一下自己运气不好等等。后来意识到这样不对。师父说“大道无形”,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什么非得要具备那些同修的条件才能修炼呢?如果从自己现有的条件出发、去做,能走出一条路来,那不正是证实大法吗?自己和人家条件不一样,有些事情固然做不到那样,可是毕竟有许多还是能达到的:比如在工作单位做到修炼人那样,在生活中让家人能感受到你的善心与纯正,尽可能利用自己的条件讲真相或是对一些项目更尽心一些,这不都是可行的吗?自己确实有一些事情很难做到,可是条件允许的、能力范围之内的那些自己做到了吗?至少,学法、炼功、同化法,及发正念上是完全可以做得到、而且是应该达到标准的。

有一次参加大法活动后回家,快到家时,想着这次出去的时间长,不修炼的太太可能又会抱怨,等等。转念又想到,记得师父讲过常人是受修炼人影响的(不是原话),那我为什么要想这么多,看的这么重呢?于是心里不再去想这个问题,结果回家后什么事也没有。

纽约法会后,学了《洛杉矶市讲法》,我的心里比以前平静了一些,当再与人有冲突时(不管家庭、同修间,还是工作单位),首先力求做到不为自己辩解;然后是想为什么对方会这样,如果我处在他/她的这种境地中是不是也会这样做,以及会对别人造成什么样的伤害。这样想一想,我意识到,很多身边的事情都不是偶然的,几乎每件事情上都直接或间接的映射出自己的不足之处:要么是对别人体谅不够,要么是平时我行我素、缺乏与人沟通。

有时也能意识到自己的一些不足之处,比如我在写文章上感觉较顺手、口头讲真相则有点发怵。有时用“以长补短”为借口放任自己的那些弱项而不想改变。其实这种想法也不对,长处固然要利用好,那不足之处知道了也要尽量的去做好。这就好比生活、工作、及大法项目中出现的那些矛盾:自己身上的不足可能感觉不到什么,但在别人眼里看来却可能是无法忍受的——就象自己过去有时看同修身上的执著一样。修炼又不是混日子,既然是不好的地方,而且早晚都要去掉的,那为什么还要固守着而且计较别人的态度呢?

想想自己,有很多不足,无形中给自己造成了许多原本不必要的困难,也给同修带来很多不便。当有时知道了却不下决心改正时,就会出现这样或那样的麻烦,甚至积攒的多了,关变的大了,就会带来较大损失。不知别的同修是否也有类似情形,无论如何,希望我们都能共勉,共同提高上来。

个人体会,不妥处望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