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正最后的路


【明慧网2006年5月24日】

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第一次得法是在1998年暑假,一年后,在中共铺天盖地的谣言与压力下,由于当时对法的认识还带着强烈的人心和各种执著,我逐渐放弃了修炼。之后的那几年,我在常人中生活的很苦,虽然一直知道法好,师父几次点化我,都没能让我从新开始修炼,直到2004年的复活节,出于种种机缘,慈悲的师父把我“带”到修炼的嫂子那里,嫂子一再的劝说,终于破除了封闭我的那层壳,我决定从新开始修炼。下面我想与大家交流我从新修炼以后最深的几点感受。

(一)学好法是修炼的根本

师父在《排除干扰》中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第一次切身感受到学法的巨大威力是在从新得法后半年的时候,我决定开始背诵《洪吟(二)》,那段时间每天放学上学的路上我都会背上一两首,几个星期后,比利时学员申请了去中使馆门前发正念,那时候我的怕心很重,怕自己去了以后被录像,怕回国会被抓,可是背过师父的诗,我心里十分清楚这是大法弟子的责任。

那几天学法,看到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说“什么心都不要去想,都不要去执著,你就做你大法弟子应该做的”,我明白了我应该什么都不要想,就堂堂正正的去做。那天早上很早我就起床,把《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抄在专门抄经文的小本子上,然后在去另一城市找同修搭便车的路上以令我吃惊的速度背下了整篇文章。回想起来,当时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在怕心那么重的情况下,能让我坚定去中使馆是大法弟子的责任这一念全靠之前背了师父的《洪吟》。之后去申请英国签证参加法会,我也是一整天都在背法,结果一切都進行得非常顺利。背下那段时间发表的几篇比较短的经文后,我决定开始背《转法轮》,没背两页,就觉的前路漫漫,而且好象没有背《洪吟》那种细胞都被震撼的感觉,于是就放弃了。

我读书有一个毛病,总是很不专心,嘴里念着心里还能想别的事情,学法的时候因为有后天观念和思想业力的干扰就更是如此,周末集体学法的时候往往一讲都读完了,我还不知道自己读的是什么,我也想过抄法,我在抄《精進要旨(二)》的时候发现,就是在抄法的时候我不能全神贯注。我意识到只有背法才能破除这一点。

可想归这样想,要行动起来却很难,那段时间里明慧网上一篇篇背法的文章鼓励着震撼着我,正在学习中文的一位西人同修居然也在尝试着用中文背诵《论语》,他说用中文学法力量很大。这让我非常惭愧,也终于下定决心开始背法。

背法的过程很辛苦,也很美妙,背诵的过程逼着我字字入心,一点也不能偷懒,师父将法理层层展现在我面前,我在想师父白纸黑字写的这么清楚,我怎么从前就看不见呢,甚至有时候我觉的自己的心性层次都不配知道那样高深的法理。刚刚开始背的那段时间,虽然背诵的速度很慢,但是觉的自己提高的很快,周末学法也专心多了。我也终于明白,之前觉的背《转法轮》感觉不到震撼是因为自己带着有求之心背法。

背法还让我真正明白了为什么师父在《法轮大法义解》中说“其实不管再出多少经,也都是给《转法轮》作为辅导材料的,真正的指导修炼的只有《转法轮》。里边包涵着从常人开始一直到无比高的内涵,只要你修下去,《转法轮》永远都会指导你修炼提高。”

在背法中我也悟到,哪怕是自己已经背下来的经文还是要好好学,反复背,每一次学法的过程,就是净化自己的过程,就是去掉执著那种物质的过程。

现在我仍在背法,可是速度非常慢,感觉收获也不如从前,我觉的是因为随着慢慢背诵,对我的要求也高了,不更加精進严格要求自己是不行的。

(二)在讲真相中破除自己的观念

我是个后天观念很多的人,名利心也很重,正因为如此,我可以很大方的给陌生人讲真相,特别是西人,可是给周围的亲朋好友讲真相一直都做不好。

今年过年的时候,鲁汶中国学生会在中使馆授意下组织了官方的新年联欢会,同样的,我知道我应该去(讲真相),可是在观念的阻碍下,我不愿意去,我感觉害怕,可是怕什么呢?我不知道。不管怎么样,不管那颗心那个观念是什么,都是我要去的东西,你阻挡我讲真相,那我就是要去掉你。抱着这一念,在联欢会前一天鲁汶的集体学法上,我和鲁汶的同修交流了一下,一位同修提醒我:“你在别的地方讲真相都挺好,怎么一到鲁汶就会有障碍?你自己应该好好挖一挖……平时看你讲真相也是,怕别人这样误解那样误解,结果自己绕着弯子说,最后反而说不清楚。”我明白是我一直以来害怕认识的人知道我炼法轮功会对我另眼相看。

第二天,在门口发真相资料,一切都很顺利,碰到熟人大家也都很热心的打招呼,送上新年晚会的光碟,对方都很客气的说谢谢,我感觉到自己执著的那颗心一点点去掉后发自内心的愉悦。

晚会开始后我开始進到演出场地内和另一名同修开始发正念。环境很嘈杂,我的心也被带动了,开始觉的头疼。同修因为是从布鲁塞尔来的,不一会儿就要回去了,我趁着送他出去,出门透了透气,并对他说:“我觉得正念好象被包住了,发不出去,而且感觉头很疼。”同修走之前告诉我:“你要记住,你是来救他们的,无论环境如何你都是应该岿然不动的。”是啊,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是带着使命来的,具有师父给我的超常的正念法力,应该是我影响别人,救度别人,怎么能被环境带动呢。

抱着这一念,我回到大厅内,但是没有進联欢会场,阴差阳错的,我居然开始帮学生会的卖饮料。其间我和中使馆的一个人聊了起来。这个人脸色阴沉,开始我们在门外发资料的时候他也一直在门外,给他资料他也冷冷的拒绝。这会儿他又在大厅里站着,不知道在望着什么。我主动和他说话,很关心的问他站那么久会不会累,觉不觉得冷。当时我真的是一心想为他好,渐渐的,他的敌意消除了,开始很自然的和我攀谈,话题慢慢转到了法轮功,他好奇的问了几个问题,我很诚恳的告诉他修炼法轮功是要修心,而我们通过修炼的确是身心都获益匪浅。虽然最后他还是没有接过资料,可是看的出他是相信我说的话的。

那天活动过后我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轻快,我明白那是自己顽固的执著心去掉一点后的轻快。

说实话我这方面的执著心还是很重,给同学朋友讲真相还是有障碍,这和我最根本的执著密不可分的:我总执著于希望别人都喜欢我,害怕别人讨厌我,嫌我烦,别人对我不好我就难受。师父说过:“人的执著,干扰证实法、救度众生的观念,都是必须去除的。”(《越最后越精進》)这就是我必须去除的执著。

(三)在“为你而来”欧洲合唱团修炼

加入合唱团最初是因为一位负责的同修一再鼓励大家加入合唱团,我本身很喜欢唱歌,于是就参加了,我知道我嗓子其实并不好,连如何发声都不会,可我相信,做大法的事情总会是超常的。我参加的第一次训练是去年复活节在海德堡,训练之后会去海德堡半山腰的教堂表演。在去的路上就遇到很大的干扰,我坐在车上,出发后不到一个小时,车子就在高速上抛锚了,当时的情况蹊跷而危险,后轮胎莫名其妙的整个倾斜了,后来得知好几个同修在那次去培训的路上都差点出车祸。我意识到,邪恶很害怕大法弟子的合唱团,合唱团讲真相救度众生的力量比我想象的还要大。

刚刚开始的时候,我完全是滥竽充数,稀里糊涂的去唱高音,唱的我声嘶力竭,慢慢的,在专业学声乐的同修的耐心指导下,我知道怎么发声了,还被表扬了两句,结果显示心一下子起来了,特别喜欢听到自己的声音,可是合唱团最重要的就是和谐,一个人唱的哪怕再好,如果不能和大家成为和谐的整体,那这个合唱团就是失败的,更何况我还只是个入门的水平。意识到这一点后,这颗显示心慢慢的放下了,我也意识到参加合唱团不光是救度众生,更是一个很好的修炼提高的过程。

合唱团的训练方式就是训练前先学法炼功,然后再开始唱歌。我在合唱团收获颇多,专业的四声部合唱团要达到的水平就是不管有多少成员在唱,听起来就应该像只有四个人在唱一样,而这四个人就象人的四肢一样构成和谐的整体。因此,合唱团的整体观念都很强,从指挥到每一个成员,大家都在默默的努力。师父在《2003年美中法会上的讲法》中说:“ 整体上协调越好的时候力量也就越大,力量越大起的作用也越大。”合唱团的成员无论在任何大法的工作中都显得特别能圆容,不坚持己见,就是默默的圆容补充。后来我才慢慢知道,虽然在训练时他们虚心而默默无闻,其实他们中的很多人在各国都肩负着很多很重要的大法工作。

据我理解师父在《在美术创作研究会上讲法》中强调了基本功对于艺术创作是很重要的,对于我们唱歌也是一样。刚开始参加合唱团,觉的大法弟子就凭着正念就能打动人,可后来我渐渐意识到基本功真的是很重要,我们用心唱歌能打动人,可是从专业技巧来说还是很不成熟,作为大法弟子应该用高标准,更高标准要求自己。我听到各地合唱团成员说过一些小故事:在讲真相的时候,有时候对方被封闭的很牢固,不肯听真相的时候,合唱团的学员就采用歌声来打动他们。歌声纯净了我们自己的心态,唤醒了他们本性的一面对真相的渴望,总会有一些令人感动的情形。我希望我们荷比卢能够有我们自己的合唱团,让我们的歌声在本地的大法活动中也能发挥作用。

(四)在与同修的矛盾中提高

最开始,我是带着很强的执著心走進修炼的大门的,那就是觉的炼功人这个环境好,大家心地纯善,不会闹矛盾。可师父在这方面法理讲的很清楚“矛盾是很难免的,没有矛盾就没有提高。如果辅导员做好了,学员做好了,这个环境大家谁都没有矛盾了,那谁高兴了?魔高兴,我不高兴。因为你们失去了修炼的环境了,你们提高不了了,达到不了回去的目地。所以你们不要把矛盾看作不好。”(《法轮佛法--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

我自己本身是个很要强的人,有些方面特别固执,去年斯德哥尔摩法会,我就和一位同修有过一些小摩擦。因为去之前商量怎么走的时候我们已经有了一点小小的争执,结果在斯德哥尔摩的火车上,我觉的好象不管我说什么她总是不满意,总是有反驳的意见。没过多久,就听她说:“怎么不管我说什么你都要反驳我?”我当时心里有点不舒服,但更多的是吃惊于我们俩居然有同样的感觉,当时就觉得修炼其实是个很奇妙的事情,不管遇到什么,都是冲着自己的心来的,都是像一面镜子一样,当我觉的看到别的同修哪里让我觉的不顺眼了,那就在这一点上我都要好好看看自己,一定是自己有什么执著心被触动了,甚至多半是与自己看不顺眼的东西一模一样的执著心。

这一次让我收获特别大,也让我之后再遇到什么矛盾,不管心里多难受,但是总会记的看看自己,正如师父在《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中所说“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没有那个执著心,那个不好的物质,那个事情怎么能让我动心呢。

今年年初,因为一件小事,我和另一位同修也发生了矛盾。当时我心里很委屈,觉的自己没有错,在场的别的同修也跟我说我没做错什么,当时因为刚刚集体学完法,所以表面上极力克制自己不要动心,不生气,可是身体里面好象有另外一个自己气的直发抖。其实矛盾虽然是突然产生,但在此之前师父已经为我这次过关埋下了很多伏笔,比如和其他同修讨论过处理同修之间的矛盾问题,比如前几天我才看到师父讲法中说:“不管怨不怨你,我的法身在去你的心的时候,可不管这件事情怨他还是怨你。只要你有这个心,他想尽办法让你出现矛盾,让你认识到不足的这颗心,所以你们还在那儿找:这事不怨我呀。或者你们还在想:我在维护法呀。他在想:我也在维护法呀。其实你们可能都有不对的地方才会有矛盾。”(《法轮佛法─在欧洲法会上讲法》)

冷静下来好好看看自己,执著心找出一大堆:求安逸心,怕麻烦,怕惹别人不高兴,甚至还很虚伪的像常人一样为掩饰自己的执著心找冠冕堂皇的借口。别人看不出来我这些执著心,看起来我好象是没做错什么,可我自己心里是很清楚的,这些执著心才是造成这个矛盾的根本原因啊。去掉执著心的过程也是不好过的,每次觉的自己的正念已经战胜了执著,可过不了多久,怨恨的心、争斗心又开始往外返,总是觉的事情本身我没错,每当此时师父都会把相应的法理打入我的脑中,助我过关,可过了几天还是在往外翻,念头还反而越来越坏,我都有点烦了,觉的这执著心为什么怎么去也去不掉。这时师父又提醒我“如果在极其微观下大家看看思想上那些个执著的东西形成的物质是什么?是山,巨大的山,象花岗岩一样的顽石,一旦形成了人根本就动不了它了。”(《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想到这,我安心了很多。

没过两天,师父的新经文《2005年旧金山讲法》发表了,师父在其中提到:“有些学员哪一遇到麻烦事就忘了自己是修炼人,就不高兴了。有些学员一遇到矛盾的冲突、感情的撞击,就不高兴了。那你还修不修啊?修炼的人是反过来看问题的,把这些魔难、痛苦都视为提高的好机会,都是好事,让它多来、快来,自己好提高的快。有些修炼人就是往出推:你别来,来了就认为对自己有看法,就是不能叫别人说。你就是要好过一点,那是修炼吗?那能修炼吗?到今天这个观念还不能转过来,我这个当师父的都不知道你怎么样能够走向圆满。”我看了很高兴,知道自己这一关是过了。

除此之外,小来小去的,也有过一些心性上的关,有一次我和嫂子交流的时候,我们突然领悟到了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佛教中讲人类社会一切现象都是幻象,是不实的。”我们的后天观念就象是常人中的眼睛,如果用这双眼睛去看,就总会被表象所迷惑,觉的没有出路,或者限于用常人的办法去思考去解决问题,那就象常人治病一样,只是把病推移了或者是转化了,那一难还在那里,一有时机,它就还会往出冒。只有摒弃后天的观念,用正念,就是用自己真正的眼睛去看问题,看到事情的本质了,找到自己的执著,去掉了,事情本身就迎刃而解了。我好几次遇到这样的情况,当自己找到了背后的执著心放下之后,常人这边的表象一下子就变化了,别人都还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而对于我,那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五)圆容我们修炼的环境,让我们成为坚不可摧的整体

我很感激在我再次走入修炼后能够溶入比利时这样一个环境中,比利时因为地方小,人也不多,不管哪里搞活动都是大家一起赶到一个地方。加上有每个星期六晚上固定的集体学法,大家在交流中在矛盾的解决中不断的圆容。让我感触最深的是有一次说到比利时之外的一个学员可能做了或者可能会做一些违背修炼人标准的事情,之前在群发的邮件中我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可我觉的这事情离我太远,就没理。可在那次周末集体学法后的交流中,我听到一位学员说:不管什么样的事情出现就是在考验我们自己第一念是什么,是指责,觉的和自己无关,还是像师父说的“他的事就是你的事”(《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更好的去圆容。另一位学员也说,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首先要看看我们自己,是不是我们自己有什么心没放下,因为事情的出现不可能是偶然的。那次心得交流给我留下了极深的印象,它时刻提醒我,让这个集体圆容不破才是最重要的。

自己有很多地方修的不好,观念和执著心很多,贪图安逸,又不精進,就是师父在最近一次《洛杉矶市讲法》讲法中说的:“如果一个修的很好的大法弟子,能理性的认识大法是什么,那一定会下力去做的,一定不会在这方面懈怠的。反过来讲,不精進的也在学法,也知道法是很好,但是不在法上,正念也不足,认识自然不高,就是不能真正理解法的珍贵,所以鼓不起劲来。”我的不精進已经困扰了我很久,同修已经提醒我在这个背后肯定有我很大的执著心,只是我连找这个执著心都鼓不起劲儿来。这个问题很大程度上也影响了我讲真相。然而越到最后时间越紧迫,留给我们修炼提高救度众生的机会就越少,我的确应该好好挖一挖这方面的执著,否则愧对师父,也愧对对我寄予希望的众生。

个人体悟,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2006年荷比卢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