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修炼之路


【明慧网2006年5月24日】十三年前,我得了一场大病,以致我和我的家庭7年来无法正常的生活。在我长时间痛苦的寻找改善我生活的良方时,我接触了法轮大法。当我读完《转法轮》这本书时,我立即明白,截止到那时为止,我的生活是违背宇宙特性的。

我和我们村庄的另一位朋友一起在2000年4月初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很快我们就开始面对发生在中国的迫害。

向边远地区讲真相

我们开始在伯尔尼高地(Berner Oberland)地区大面积发送我们12页的法轮大法真相报纸。我们花了2年半的时间将我们的信息传遍了幽深的山谷和边远的村庄。生活在这些人迹罕至的地区的人们经常利用这个机会和我们交谈。很多人非常感谢我们的努力,来到这么远的地方传递法轮功学员无辜被迫害的真相。

在读了师父的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后我们两个决定将报纸发到更远的地区。师父在这篇经文中说:“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

瓦莱(Wallis)州有一个主要的峡谷和周边的小峡谷。四周都是瑞士最高的群山。很多村庄在很高的山上,超过海拔2000米。还有很多著名的度假区和滑雪胜地也在这一山区。

我们在我每周休息的两天到瓦莱州发材料并在当地住一宿。通过这种方式我们得到了很多来自山民的支持。我们有机会认识了很多有缘人。天主教在瑞士的这个地区很盛行,所以这儿的人很单纯而且乐于助人。当我们和他们讲述在中国发生的对法轮功的迫害真相时,我们一再体会到了这一点。很多当地人愿意将签名转交给他们的女联邦委员——(外交部长)Calmy-Rey(卡米-雷),有的甚至要和Calmy-Rey(卡米-雷)女士谈这个问题。因为她就住在瓦莱州,并且很支持人权。经常会有人主动来找我们,因为他们看到了我车上的印有中共前党魁江××被起诉的展板。在我们发过法轮功真相报纸的村庄,信息传递的很快。

在去伯尔尼(bern)的火车上,一位女士突然走到一位同修面前,说:“我住在瓦莱州的纳特(Naters)市,我们那儿有部份人已经拿到了您的法轮功报纸,我能否也得到一份?”我们一再感受到师父在领着我们。我们常常非常惊讶,在那么偏远的高山上我们依然能找到信箱或者小村庄。

为了在这一地区更好的讲清真相,我们申请了两个信息日。在一次电台的采访中我们有机会再一次详细揭露了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

我们非常感谢能有这样的机会,大面积的给上万人传递在中国发生的迫害情况。我们有机会和很多旅馆饭店的老板深入的讲清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其中一些老板告诉我们,他们不是仅仅将报纸放在架上供人阅读,而是亲自向顾客推荐。

在那几个月,我的执著心很强。那是对钱的执著,因为当时我们的开销增加了很多。我注意到这个冲突越来越大,甚至影响到了我们做大法的工作。我开始找自己,更深的学法,并归正自己的想法。有一天一个同修问我是否继承了一笔遗产。直到那时我才注意到我在这一执著上已经发生了变化。

在格劳宾登(Graubunden)山区没有法轮功学员。当地是瑞士最美的山区之一,所以吸引了很多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我和另一位来自日内瓦的同修决定一起到那儿進行为期两周的证实法之旅。一位同修借给我们他的大车,这样我们可以带上几千份报纸。在很多大一些的村庄我们举办了信息日活动。然后我们将法轮大法真相材料送到商店、饭店、旅馆及信箱里。在夜间我们开车来到下一个地点,并为第二天叠报纸。

在圣莫利兹(St. Moritz)的青年旅馆,一些德国的摩托车手帮我们一起叠报纸。我们当然利用这个机会和他们讲真相。第二天吃早饭时,其中一位先生向我们走来,说:“(知道)您为我做了些什么吗?我将从今天开始有一个全新的人生。”

在另一个小村里人们远远的观察着我们的信息摊位。一位中年人走向我们,拿上我们法轮大法真相材料,并微笑着告诉我们:“在育空(Yukon)的郊外我遇到了一个印度人,他炼你们的功法,在慕尼黑我也曾从你们的信息摊位前路过,现在我又在我自己的小村里遇到你们。这次我必须拿上一份报纸。”当我们在电台被采访时,当地的居民又有一次机会来了解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真相。

我每年3个星期在香港的经历让我更好的理解来自大陆长期被中共统治的中国人。在每天的信息摊位上,我们通过录像和展板向众多的中国旅游团揭露中共的谎言宣传。以前我曾被辱骂和被吐唾沫,但后来我觉得很多中国人相信我们所讲述的真相。他们漠然且逆来顺受的脸让我触动很大。中国人被如此控制和迫害着,我们同修每天都可以看到。在我们每天遇到大陆中国人时,我常常会有一种特殊的感觉,就好象我认识他们每一位。所以对我而言带着微笑给他们送上一份真相材料是一件容易的事。我常常觉得,通过这种方式我们之间能建立一座桥梁。当然我们的功法演示也有很大的功效,特别是当西人弟子演示功法时。每晚上我都心存深深的感谢,感谢我有机会可以讲清迫害真相,揭露邪恶。

因为我生病的女儿需要很多照顾,我利用在家的时间,叠报纸和真相材料、打电话、准备及投寄给经济界、政治家、老师、神职人员等的信件。我折的莲花在我们的信息摊位和画展上很受欢迎。

去执著

在修炼的路上我去掉了很多执著心。在我得法之前,我一直认为我没有任何技术能力。所以我没有手机,更不用说电脑了。这也加重了我们伯尔尼的同修的工作量,因为经常联系不上我们。我们也常常短缺报道、信件、复印件以及各种信息。

一次在突恩(Thun)的信息日结束后,一位同修为我安装了一台电脑。对这个“家伙”的惧怕差点使我退却。第二天下班后我一点都不想回家。这么强烈的执著难道不该去掉吗?在后来的几个星期和几个月里我仍然常常对我的电脑工作非常失望。但我很清楚,学习电脑非常重要,所以我的执著渐渐的去掉了。今天我的电脑是我在证实法中最好的朋友。

我修炼的最大的改变是在我工作的地方。六年来我一直在一家饭店里工作。第一个月我一直在是否辞职间徘徊。但是师父教给我们,遇到矛盾时不要绕着走。我一接近我的主管时,她就开始狂怒,开始紧张,焦躁,将碗碟到处乱扔,大吵大嚷,然后逃走。有时她甚至在客人面前让我下不了台。给员工的餐饮经常很不可口而且不新鲜。那是理想的锤炼我的修炼环境。我发现,随着我自己在大法中越来越纯净,越来越好,我周围的环境也越来越好。我越能放下自己对周围人们强烈的骄傲自大的执著心,周围的人改变的也越多。今天我的工作环境更平静更和睦了。师父在《2005年旧金山讲法》中说:“大法弟子你只要自己做的正,你就会改变周围的环境,你就会改变人。”

一年一度的在达沃斯(Davos)举行的国际经济论坛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讲清法轮功在中国被迫害的真相以及退党的现状。有来自89个国家的2340名与会者,以及233位来自世界各大媒体的记者参加了这一论坛。今年的论坛中印度和中国是世界经济和政界人士的重要主题。我们非常感谢达沃斯镇,每年都将达沃斯广场提供给我们。

各种语言的横幅揭露了中共的罪行。反酷刑的展板竖在雪中。他们向人们展示了在中国发生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血腥迫害。还没等我们的信息摊位完全安顿好,第一家电视媒体和记者已经来了。媒体采访了我们,并拍摄了我们的功法演示,各种揭露中共残暴的横幅及图片。这样的消息将被传播到全世界。人们也对《九评共产党》很感兴趣。达沃斯的高中生拿了很多信息材料,因为学校里正在讨论关于中国的话题。在每天都有很多人参加的公众论坛上也可以拿到我们的真相材料。为了让论坛的参与者也得知真相,当地71个旅馆中的大多数都放了我们的真相材料。我们也得到了警察和军人的帮助以便我们能在没有出入证的情况下進入警戒的旅馆。不可能的事成为了现实。在饭店,在小卖部,人们都可以看到我们法轮大法的真相报纸。我们得到了各处友好的接待和支持。有些旅馆的工作人员已经通过我们的信息摊位了解到了正在中国发生的迫害。在一个很大的寓所里我们有很好的机会一起学法,交流,一起发正念,这对我们的成功也有很大的帮助。

画展

虽然很多突恩的居民已经知道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一直以来我们仍然很希望能在我们所在的城市举办画展,以便让人们能更深入的了解迫害真相。当我们刚签了租用“Beau-Rivage”旅馆中一个漂亮展厅的合同时,我们两个就感到自己似乎会被巨大的怕心打倒。但是对师父和法的坚信帮助我们克服这个困难。我们能了解如何来回答(参观者)的提问,很多紧闭的大门向我们敞开。在准备画展及展出的过程中很多市民提供了帮助,又有很多人了解了迫害真相。组织这次活动是我们修炼6年来最大的挑战。

我们的目标不仅仅是揭露中共的罪行,我们也希望通过这次画展能让人们了解法轮功的美好。因此在我们的展厅内有一个中国瓷桌子,上面放着中国茶和中国小吃。很多人在那儿与我们深入的交谈或提出自己的问题。与展厅相对的一个小转角处放了一些典雅的坐垫,参观者可以去那儿休息一会儿,还可以眺望亚拉(Aare)河和山脉的景色,非常迷人。相当多的人在画展逗留几个小时,有的在那种平静的氛围中读完了真相材料,或许他们也被慈悲的氛围深深吸引了。

5条挂在亚拉河桥栏杆上的横幅传递着画展的消息。我们新印的法轮功真相报纸上有关于国际画展的文章,所以很多人事先已了解了相关信息。一些报纸登载了这篇文章的部份,因此即使在偏远地区也可以获知画展的消息。

很多政要到场支持,致开幕词和发表讲话。同修向来宾介绍了画展中的一些油画。他谈到了很多细节,也提到,有些展品的作者自己也曾在中国被酷刑折磨数月并被强迫洗脑。

第一天有当地高中的两个班级报名参观画展。一位同修先向师生们介绍了法轮功,以及近7年来中共在中国对法轮功学员非法血腥的迫害。在他们以小组分散参观前,同修向他们详细介绍了几幅展品。因为这个学校的教学计划中有艺术和人权课,所以他们对我们的画展非常感兴趣。一些年轻人还在留言簿上签下了他们的印象。

一位同修向一位女士介绍了整个画展,后来她在留言簿上写道:“希望光明战胜黑暗。”

另一位女士在画展参观了很长的时间。她对每幅画都非常感兴趣。她也拿了很多的材料,教功录像带,以及《转法轮》一书。在离开前她再三感谢我们。后来她领来了她先生和女儿参观我们的画展,她告诉我们,她把我们的报纸一气读完,直到深夜。当晚她梦见了迫害。

两位年老的基督教徒也对在中国一直还有如此残暴的酷刑手段感到非常吃惊。她们告诉我们:在中国的法轮功学员必然有很强大的勇气和坚定的信仰。她们也非常感谢“真善忍”画展能在突恩举办。

通过突恩的画展,很多同修认识到了办画展的巨大意义。我们都体会到,通过这些画很多人能明白真相并被救度。

在证实法和揭露迫害的路上,我们两人一直坚定向前走。我们能够克服各种形式的困难,诸如执著心,同修间的不同观点,雪、雨、经济上的困难等等。我们始终感到,当我们心正的时候,不追求或执著什么时,我们会得到师父和法的指引,对此我们深深的感恩。师父的慈悲无量的洪大。通过这些经历我们遇到了很多有缘人,也有机会经历很多奇迹。

最后,我以师父在《致欧洲斯德哥尔摩法会》中的话与同修们共勉:“收救你们要度的众生吧。正念正行,解体一切障碍,广传真象,神在人中。”

谢谢慈悲的师父!

(2006年欧洲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