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敏感日” 深入细致给单位领导讲清真相


【明慧网2006年5月4日】中共的“敏感日”真多,“五一”国际劳动节也成了“敏感日”,中共邪党已感到末日即将来临,在做垂死挣扎,企图利用常人的领导对我邪恶考验。中共敏感日正是我们讲清真相的好时机,其实不管是否是中共邪党的“敏感日”,我们都要抓紧时间,利用一切有利条件讲清真相,救度众生。

“五一”节前,两名国家安全局的工作人员例行公事,到单位向领导了解我的工作情况。单位领导向他们介绍说:这位职员在单位的重要岗位上,工作任务十分繁重,指着桌上的三本书说,工作成果多,是大家公认的才女,人品很好,最近单位把她提拔到领导岗位上。国安工作人员说:这些我们都知道。国安工作人员让这位领导找我谈一谈。领导把上述情况告诉我,是他不让两位国安人员见我,他答应国安人员,他来找我谈一谈。我想:给领导讲清真相的机会来了,我应该進一步向他讲真相。

领导说:国家安全局的几次来单位调查你,都让我们挡住了。我说:“我感谢领导对我的爱护。”

领导说:“你的工作很出色,是大家公认的,为了你自己的前途,为了家人的安全,不要再炼法轮功了,这对你的发展不利。”

我说:“正是因为修炼法轮功,时刻用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才能做好繁重的工作,以善待人,才能得到大家的认可。”

领导说:“国家不让炼,就别炼了。”

我说:“国家《宪法》上写着‘信仰自由’,我信仰‘真善忍’又不是信仰‘假恶斗’,我认为信仰‘真善忍’没有错,这是《宪法》赋予我的权利。”

领导说:“‘真善忍’三个字没有错,法轮功也许是好的,但就怕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来搞政治。”

我说:“法轮功洪传全球78个国家和地区,所到之处人们身体健康,道德回升,受到各个国家的广泛欢迎,没有听说推翻哪个国家政府的政权,唯独在我们中国被诬陷为‘搞政治’。”

领导说:“公安局、国家安全局都给你建了档案,监视着你的一举一动,电话可能被监听。我怕你不安全,给家人带来麻烦,给单位带来麻烦。”

听领导这样说,我心里不由自主的害怕,我感到一种“怕的物质”堵在我的胸口。我心想:只要正念正行,邪恶不敢迫害我。我心里对领导说:“你说的不算,一切都是我师父说了算。邪恶不配考验我,不配监视我,也监视不住我。”并在心里在背师尊《洪吟(二)》中的“怕啥”:“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否定了强加的“怕”。其实早在领导叫我之时,我就在发正念,清理自己,与他一边谈话,一边发正念清理领导身上的邪恶因素。我知道,在给领导讲清真相的同时,也在修自己。

我对领导说:“一正压百邪,人正百邪不侵。比如:病是邪的,炼功人心正身正,不生病。特务这个行业将来不会存在,请你转告他们,让他们赶快改行吧!有一些特务,他们在监视法轮功的过程中,发现修炼法轮功的人都很善良,不象造谣说的那样,就告诉法轮功学员说:‘你们太好了,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就是中共派来的特务,我也要学法轮功。’结果特务被转化了。去年‘十一’,派出所来了两位民警曾找过我,你猜他们见到我说了什么?一位女民警羡慕的说:‘你红光满面,气色真好!’我说:‘我平时工作忙,经常加班,休息不好,吃饭又不讲究,全靠信仰真善忍。’另一民警说:‘信仰自由。’”我继续对领导说:“其实很多警察经常与法轮功修炼者接触,他们是知道真相的,知道善恶有报,迫害好人会遭恶报的。”

领导说:“我是无神论者,我不相信。”

我说:“是有一些无神论者不相信善恶有报,但不等于没有恶报。海口审判长陈援朝不相信善恶有报,在全国第一例非法判法轮功学员有罪,结果没多久,他就得癌症死了。一开始中共还宣传他的‘事迹’,当人们知道他是遭恶报死的,许多法院工作的人都要求调离原工作岗位,后来就不敢再宣传他了。你知道任长霞(登封市公安局局长)吗?她就是抓法轮功学员‘有功’,出车祸死的,车上其他人好好的没事。那些知道真相,就是要干坏事的人,肯定会遭到报应,远在儿孙近在身。人不治天治,古时有感天动地窦娥冤,六月雪三年大旱。冤枉一个窦娥,老百姓都会跟着受惩罚,是因为人们明知道窦娥是冤枉的,却无人说公道话。没有道德的人,必然会受到道德的惩罚。你看我们现在天灾人祸有多少:SARS、禽流感、沙尘暴、冰雹、高温、车祸、矿难等不断,最近正是树木开花期,一场四月雪,本地葡萄树三年不结葡萄,苹果树、梨树、杏树今年都不结果实。这都是个别人利用国家机器,利用人们的盲从,迫害法轮功遭到的报应啊,最终受害的还是老百姓自己。”

领导说:“炼法轮功的也不是都好,也有不好的,被转化的,你就别炼了。”

我说:“炼法轮功的,有许多是从常人起步,身上有一些不好的东西还没有修去,随着修炼时间越来越长,会越来越好。修炼就是大浪淘沙,剩下的才是金子,你一定不希望我当沙子吧?”

领导说:“你的孩子会安全吗?”

我说:“一人炼功,全家受益。不做恶事,不遭恶报。”(言外之意,我儿子也会很安全的。)我心想:我不执著于亲情,但我的家人也只要师父的安排,旧势力休想迫害。

领导再一次强调:“国家不让炼,就别炼了。”

我说:“我研究过中国的一些法律,从没有一条法律上写着‘禁止修炼法轮功’。你所说的‘国家不让炼’,其实是个别人违反《程序法》制定的,这本身就是违法的、无效的,某些执法部门执法违法,要为他们自己的行为负责。将来会给法轮功平反的。”

领导说:“将来平反了,你再炼,现在最好不要炼了。网上都有监控,你不要在单位、家里上网接收国外的邮件,也不要在网上发法轮功信息。”

我说:“我炼法轮功,身体健康,待人祥和,工作任劳任怨,哪家王法上写着不让炼?我就是要堂堂正正的炼!”

其实邪恶更怕我们揭露它们所做恶事,企图利用领导的嘴,让我就范,不让我与明慧网联系。为了安全起见,我没有正面回答是否突破网络封锁上网、交流。通过举例智慧的反驳了他,给他讲明道理,让他抓不住任何迫害我的理由。

我说:“当年‘毛主席’让人们批林批孔,人常说:半部《论语》治天下,不让人学孔子的《论语》,还要让人批判他,多阴险啊。毛当年搞信息封锁,甚至连国外技术方面的广播都不让听,王选就没有听毛的话,一直在听所谓的‘敌台’,了解国际最新计算机技术,发明了方正激光照排系统。别人封锁我们、愚弄我们,我们不能封锁自己、愚弄自己。毛利用国家机器,让我们批判刘少奇,我当时就无知的冲上讲台批判,后来刘少奇平反了。现在我却遭到别人的无知批判……,听上骗子的话,最终受害的是自己、是人民、是国家。我们应该有鉴别能力,不应该人云亦云。”言外之意,你的无理要求,我是不会听的,我就是要做好大法弟子做的三件事,只要师尊的安排,全盘否定旧势力的邪恶考验。

领导说:“你说的有道理,有许多情况我以前不知道。”

我说:“不知道不为过,通过我们沟通、交流你知道了真相,就得对自己的言行负责。”

领导说:“我没有听人说:你在单位公开向人宣传法轮功。”

我心想:法轮功是人传人,心传心,应该修口,不该让他知道的不能说,以免给其他人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我说:“我所做的事,都是为人好,帮助别人。比如,有人身体不舒服,或者医院判了‘死刑’,我告诉他们默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就能解除痛苦,甚至起死回生,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如果遇到不好的事,默念这两句话,就能化险为夷,不信你就试一试。”

领导说:“你很会说服人,处理一些棘手的事情。”我过去帮助领导处理过一些我本职工作以外的工作人员及其家属与单位发生矛盾的事情。

我说:“其实都是用法轮功原理解决这些矛盾的。当有人因个人利益与别人或单位发生矛盾时,我就告诉他们:不失不得。是自己的不丢,不是自己的不要,否则不是自己的东西拿上会倒霉的。因为完全是为别人好,而没有一点私利,所以做思想工作效果就很好。”

领导说:“你工作能力很强,我们都把许多重要的工作交给你,交给别人不放心。某某某工作能力不如你,却直接领导你。”言外之意:这对你不公平,你是怎么想的?

我说:“一切都是公平的,不失不得,有失有得。常人要的名利是有形的,看得见的,但生不带来,死不带走;而我在失去名利的同时,得到了无形的德,生能带来,死能带走,更珍贵。”我想讲真相不能讲高了,就比喻说:“在市场调节中,常常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起作用。”

领导说:“中共里确实有一些人很腐败,单位一些人刁难来办事的人,但从没有人反映过你有这样的问题。”

我虽然没有给这位领导送过光盘、小册子、传单等真相资料,但我知道我投放的《九评》光盘、小册子、传单他是看过的,因为有人看完后,交给单位领导。我借机用他能接受的语言,给他讲中共快解体的事情,说:“在一学校学习时,老师公开讲:苏联的今天,就是中国的明天。苏共已解体十四年,中共还能走多远?原来戈尔巴乔夫解体苏共,是怕被人民清算他们的腐败。中共现在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

已经谈了很长时间,快下班了,领导说:“你说的很有道理,我说不过你,但不要……”我一直在发正念,不让他再重复上面的话。

表面上是我给领导讲清真相,实际上是暴露自己的人心,过心性关。在给领导讲真相的过程,就是自己去“怕的物质”和去人心(如执著于亲情之心、爱听人赞美之心、担心不安全等)的过程,也是全盘否定旧势力的邪恶考验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我意识到修炼的严肃性,时刻保持正念,一思一念在法上。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用智慧讲清了真相,又修了自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