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死关 重获新生

学恩师《走出死关》所感


【明慧网2006年5月19日】我是94年得法的老学员,在和平时期我又是我们地区的辅导站站长,由于当时学法不深,只是停留于表面的感性认识,因此在过去的進京上访中由于掺杂着自己圆满的私心被邪恶钻了空子,被送進了马三家劳教所。由于怕心在严酷迫害面前向邪恶妥协并转向邪悟,且一发不可收拾,并且还洗脑了很多学员,后又参与辽宁省帮教团做洗脑迫害,还曾上过电视散布邪理毒害众生,也曾写过做“洗脑工作”体会,做了很多可耻的事。

后来被恶党解教以后,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又清醒过来,知道自己犯了天大的过错,罪孽深重。当时痛苦极了,自卑、失望,我该怎么办呢?既痛苦又惘然。在去马三家之前,我被开除了“党籍”〔那时由于境界原因,还很在乎党员身份,认为那是几十年来的荣耀〕当时知道是针对名来的,难过之后放下了,没几天被开除工职,我知道是对利来的,那一刻我也放下了。可当我明白过来以后,心里很不平衡,认为我名、利、情都放下了,一心想跟着师父走到底,没想到最后还走向了邪悟,心里老是想不开,怨这怨那,后来在同修的帮助下,渐渐平静下来,我决定再从新学法。

但是由于这几年的迫害,亲人受到很大伤害,他们非常恨大法,他们百般阻挠,魔难很大,但是我决心已定,一定要从头开始。后来面对一次次魔难,在同修的帮助和恩师的点悟下,不断的往前走,在这期间,我儿子曾几次拿刀威胁,并拿刀找到和我接触的同修,给同修的家人造成很大的精神压力。后来,他又两次亲自向公安局打电话举报我,当时由于我正念很足,公安局推脱没人出警,不了了之。

邪恶一直操纵我的儿子来干扰我,当时真的很苦恼。我不断的放情,不断的往外冲,当时精神压力很大,自己常常思考为什么我的魔难这么大呀。原来在马三家我造了那么大的业,我要偿还,师父说“重新开始走入正法中来,那么就会加大魔难过关。”(《建议》),当时没有理解师父说的深层内涵,只是一味的消极承受处于这种状态当中,也觉的很正常。其实师父是告诉我们旧势力是不会放手的,但是并没让我们承认它,是让我们全盘否定它。所以这些年来我一直苦苦的挣扎,带着多偿还、多弥补的心做着三件事,长期处于这种家庭的魔难中,直到今天不断学习师父的新经文《走出死关》我才豁然开朗,我才走出这个死关,这个误区。

当我看完第一遍时,我认为这只是说那些特务,我不是特务,也不是内线,我没向任何国安、公安提供过任何情报。后来经过大家交流,再不断的学习,我的眼睛一下停在了“有的人不重视学法,在对大法弟子邪恶的迫害中、在严酷的红色恐怖高压下,由于怕心从而被邪恶钻了空子,对大法与大法弟子干了不该干的坏事,给中共国安、总参、公安等恶党特务机构当了特务、内线;还有一部份向邪恶妥协中或多或少、或大或小干了对于修炼人来讲最可耻的事。”

当再看到这段法时,愧疚和自责的泪水刷的流下来,师父讲的不是我吗?在马三家期间我起到了特务、内线都起不到的破坏作用,干了那么多可耻的事,如果没有恩师的洪大慈悲,就是耗尽我的一生也无法挽回我给大法给众生带来的损失,而慈悲的恩师不但不计我们的过错,还安慰我们“因为是人在修炼,不是神在修,那么人在修炼过程中就一定会犯错,就一定有过不好的关,当然也有犯大错的。关键是认识到了能不能有决心去掉它。有决心走出来这才是修炼,这就是修炼。”读到此处我失声痛哭,对恩师的愧疚、感激无法言表。

痛悔之余,我静下心来,反复思考回忆过去所做的一切。我用了三天三夜的时间否定我曾做过的每一件错事、写过的每一句邪悟的话,彻底灭尽它们在另外空间的形象,不给邪恶钻空子的土壤。从那一刻起,我心中有一个信念,从今以后,所有的邪恶你再也迷惑不了我,无论你怎么演变我都会识破你,你再也迷惑不了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因为师父赋予我们无量的智慧和功能,我要和你们结帐。接着我盘腿打坐,先清理自身空间场,然后发正念。……

此时我觉的无比的幸福和快乐,这些年压在心里的石头没了,我会更好的做好三件事。今天写出此文,是希望和我有相同经历的同修多学几遍这篇经文,对照自己,找到自己被旧势力抓住的漏洞,彻底否定它,走出死关,让我们有更充沛的精力做好恩师交给我们的三件事,广度众生,报效恩师,最后再次感谢恩师,叩拜恩师。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