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自己曾走过的弯路的反思

【明慧网2006年5月19日】我是一名93年得法的老学员,99年7月邪恶迫害大法以后,由于执著的人心放不下,曾走过一段弯路,现说出来,供现在仍在走弯路的同修参考。

一、迫害初期所作所为

1999年7月20日深夜,江魔与邪党悍然发动了对“真善忍”大法和大法修炼者的邪恶迫害,我被带到了一个宾馆软禁起来。我本着善心,按老师的要求,跟公安讲大法的真实情况,并讲了自己和其他功友的修炼故事、体会,全无一点怕心,后来跟我接触的一些公安人员都慢慢相信了我讲的大法的真实情况,公安还找了很多同修问话、做笔录,同修们就讲真相,警察都知道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法轮功很好。在这期间,我仍然能感到师父给灌顶清理身体。当时负责看管我的一个警察说“你不是个人,你是个神!”

后来我被从宾馆送回单位,继续被关在单位招待所里。

但后来因为我动了常人之心,在亲情的考验中,没把握好,说了假话,没有做到法理的要求。从此以后,一个跟头接一个跟头,摔得我头破血流。使我摔了一跤,从此以后路都走得不稳了。

过后感到说假话不对,就又反过来了。

1999年10月去北京上访,为的是说句真话。当时心性没达到要求,用了人心想避过眼前的灾难,在看守所向邪恶妥协了。后来又公开声明继续修炼。

单位让我下岗,让家人把我接回老家去。爸爸趁我不在,把《转法轮》扔到十丈深的废井里,我下到井底捡上来了。妈妈因见我炼功气的旧病复发,不省人事。这一下全家人都来逼我放弃修炼,爸爸第一次打了我,全家人指责我。

他们以前都是支持我炼功的,只是因为无力对抗这强大的邪恶政权,只好反过来逼我。我把妈气的人事不省,她醒过来的第一句话就是要我到她跟前来,让她抱一下,她哭着说“妈是怕我娃受苦。”我爸说:再坚持下去,死了(家人)都不知咋死的。我们村就有例子,以前有个人是хх道的,抓去劳改,被打死了,说是逃跑,几十年过去了,家人连尸首都没见到,也没人敢问。可见恶党发动的历次的政治运动对国人的祸害之烈。

我被全家人逼不过,就说,我去跳井吧,我死了你们就高兴了。此言一出,他们都吃惊了,从此以后再不逼我放弃修炼。但是从此以后,两位老人,都明显的衰老了。这都是邪恶迫害法的罪!

二、关没过好的两件事

因家里人看着我烦,我又从老家到单位。

1、先讲自己曾经被邪恶干扰邪悟的事。

听说一位同修在“法教班”,听信劳教所出来的邪悟者的言论邪悟了,出于对大法的责任和对同修的慈悲心,我去了她家跟她交流。但我当时本身人心重,考虑问题基点不在法上,理智不清,反而自己分辨不清到底是对是错。

我反复的考虑,最终我觉得,还是不能这样做!此时,一种东西突然打到我脑子里来了,展现出来的就是那一套邪悟,我看到好象是师父的形像。我一下被迷惑了!我感到我一下子明白了,我也解脱了,解脱了修与不修、亲情与迫害、单位与公安等等各种矛盾。我当时太高兴了。

所以,我迷了,陷入了邪恶势力的圈套,把错的当成对的,回过头来看,确实是在“邪悟”,说的一点都没错。不是按着老师讲的东西站在法的基点上从正面理解,而是带着执著不放的人心专门往“偏”的方向、“邪”的方向在“悟”,任凭其他功友怎么从正面说都没有用,因为我的基点不对、方向不对,所以心正的人看到的是正的法理,邪悟者只是朝邪的方向理解。

“弟子们:我所传给你们的大法,就是你们修炼提高至圆满的唯一保证。如果有人由于常人的执著心不去、招来变化成我形象的邪恶生命顺其执著心而叫其如何做从而破坏法,此人就处在极其危险之中了,如果不醒悟,将成为破坏法的鬼。”师父在《排除干扰》里讲得很清楚了,我的事发生在这篇经文发表之后,今天看这段文字,涵义清晰明了,可我当时就是在邪悟。

同修把师父新发表的《窒息邪恶》拿来让我读,反复读着“所谓被转化的人,历史上就是这样被安排迫害法的。不论他过去被抓被打表现得如何好,都是为了他今天跳出来迫害法、迷惑学员做准备的。希望学员不要听信它们邪恶的谎言。这也是我有意叫它们暴露出来,叫大家认清他们,从弟子中清除这些隐藏的毒瘤。”我还是想不明白我为什么错了,因为我人这一面的思想已经被邪的东西控制了。

在同修们一再交流启悟下,我对自己的状态产生了怀疑,而且,我十分清楚自己的心并没有达到法要求的什么都不怕,在邪悟之前,就是人心很重,怕失去人中的“名”、“利”、“情”。思考问题的基点一直不在法上。

邪悟者往往执著于自己悟得比别人高,这是他归正的一个很大的障碍。我自己当时是这样想的:要说高呢,李老师最高,但老师从始至终都是一副堂堂正正的表现,在巨难之中,没有一点妥协,从里到外是一致的,没有假话,没有“人情”,始终教导我们“放下常人心”,“以法为师”,老师讲的法的内涵一点都没变,就是“真善忍”,而且以身作则。我为什么要说假话?

所以我认定了:老师讲的就是“真善忍”,就是“堂堂正正的修炼”,就是“舍弃常人心”,就是“功修有路心为径大法无边苦作舟”,就是:“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就是“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这是这么多年,我实修中的体会!

从这些事情中,我还认识到一个理:当人的主意识不强的时候,主元神没当家作主的时候,思想里发出的东西可能就不是自己的思想。我明白了修炼人心不在法上就会被邪恶钻空子,是很危险的。

2、在看守所人心不去被邪恶钻空子的事

还有一件事情:2001年春天,因集体做真相之事被别人牵连,我又一次被抓,在看守所,因为我做得不好,导致一个同修被抓。

因为去北京上访,不放弃修炼,坚持讲真相,我们夫妻都被剥夺了工作的权利,小孩再有几个月就要出生了,我们经济非常困难。

在没修炼之前,我有一颗关键时刻丢别人保自己的肮脏的心。修炼后,因为整天学法修心,加上周围的环境,这颗心看不到了,没有显露出来。我也以为去掉了。

可是在那压力大的环境中,它又出来了,我知道这心不好,当时“说还是不说出同修”,在我脑子里不断翻腾,(其实那根本就不是我,而是魔的表现形式),后来我拿定主意:不能说!突然,我脑子里钻進来一个三角形的东西,我就控制不住自己的嘴了,一下把同修的名字说出来了。这就是另外空间的邪恶对法的直接迫害!

当时后悔也来不及了呀!所以我一下懵了,说不出来的痛苦,令在场的公安也很震惊。在这件事情上,我栽了个大跟头。因为毕竟是我的正念不强,被邪恶钻了空子。是从我嘴里发出来的,所以我都要负责。

当时邪恶对我表面的人的这一面抑制得很厉害,在看守所里,师父点化我清除这些邪恶因素。一次,因为我很难受,就集中思想努力的把身体上的不好的东西清除掉,这一想,就感到身上“刷”一下好象过电一样,身体轻松一些,我感到很奇怪,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就集中思想重来一次,全身又象过电一样的感觉,我都清醒了很多。

我出来后到同修家里,承认错误并道歉,同修以大法弟子的宽容,理解和宽容我的做法。但我知道我确实没做好。

通过这件事,我也认识到自己肮脏的执著心,在修炼中把它修下去了,后来我因讲真相又被抓两次,一次比一次做的好,一次比一次正念坚定。宁肯自己吃苦,保护了同修,反正我把什么心都放下了,什么苦难都自己承担,觉得没什么了不起,心里也很坦然。2002年我被判劳教两年半,家人花了13000元把我营救出来了。2004年因心性有漏被邪恶钻空子又一次抓住迫害,我找出漏洞放下执著,有天晚上,梦见老师来了,领着我办解教手续,梦中老师点化我还有些东西没放下,后来我在师父的呵护下,被家人营救出来,后来听说他们给了公安9000多块钱。

三、反思

几年了,我经常想:另外空间的邪恶为什么敢明目张胆、赤膊上阵呢?后来我明白了,第一次(邪悟那一次)因为我心里有漏,邪恶以此为借口,才敢于给我制造魔难,老师在《转法轮》“自心生魔”一节讲过:“还有一些人自己意识上老受外来信息干扰,外来信息告诉他什么,他就相信什么,也会出现这个问题。”修炼中以什么为师?老师讲过:以法为师。我的心不在法上,没有以法为师,所以才被邪恶迷惑了。

好长时间,我想不明白为什么我一关没过好,后来都是那种状态?人心那么重、那么多怕心?!通过学习师父的讲法,通过这几年的实修,越来越清醒了,我看清了那是邪恶在把人的东西加强和放大,并想尽一切办法搞破坏,想把我拉下来。

回想去北京上访时,当时我并未做到完全放下人心自觉的走出去,情很重,准备替大法说句话后就回老家躲起来,结果被邪恶抓住迫害时,心性没达到标准,用人心对待修炼与正法之事,关没过好。在看守所,一个做过检察院起诉科长的刑事犯给我出主意,让我说以后不搞了,还可以帮公安做点事,当时因为我人心重,正念非常差,为了躲过眼前被劳教的危险,就用常人的办法对公安说了假话。如何帮公安做事?不就是出卖同修吗?其实我很清楚,我不会那么做,但这些话被邪恶生命抓住了把柄,不顾一切要把我拉下来,才能那样破坏,假如我能横下一条心,把执著都放下,敢作敢当,它敢吗?它是绝对的不敢!

师父在《道法》中说:“长期以来大法中的众生,特别是弟子一直对法在提高心性方面存在着一种不同层次的误解。每当魔难来时,没有用本性的一面来认识,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那么邪魔就利用了这一点没完没了的干扰与破坏,使学员长期处于魔难之中。其实这是人的一面对法认识的不足所致,人为的抑制了你们神的一面,也就是抑制了你们已经修成的那部份,阻碍了他们正法。”我的理解,修炼的人在魔难中人的一面占了上风,思考问题的基点不在法上,神的一面被抑制,给邪魔造成了干扰破坏的借口,从而“没完没了的干扰与破坏”。

修炼人的一思一念都在法上,一定要主意识清楚,主元神当家,坚定的走自己选择的路,任何时候都真正的做一个堂堂正正的真修者,这真的很重要。我在魔难中认识到:一个人的主元神不能真正主宰自己,是神和人都看不起的。自己认定的事不敢坚持,这是修炼人一个很大的障碍!

我们修大法,不脱离常人这个复杂的环境進行修炼的原因,就是因为我们要自己得功。主元神都不清楚了,师父度谁呢?!

我一直想写出这篇文章,供走弯路的同修参考,希望对他们有所启发,早日回归正道。每次都有邪恶干扰,这次我坚定正念,不断清除邪恶,请师父帮助清除,我知道邪恶肯定害怕我把这些事曝光所以才阻挠干扰,所以我一定要写出来。写的过程中,我也更進一步看清了自己的问题,真正看清了这么多年为什么一再被邪恶迫害,明白了什么才是彻底否定邪恶的安排、怎么做才是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迫害源自与有漏;按师尊的要求真正践行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把以前一切不符合法的事都从心中真正归正,哪怕是小的细节!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