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从党委干部到退党(二)


【明慧网2006年5月7日】前言:李伟勋女士因为修炼法轮功,曾经被中共非法判了16年徒刑,在监狱里被酷刑折磨的曾经濒临死亡。利用保外就医的机会,她辗转来到了泰国,又在联合国难民署、美国国务院、国会,和法轮功学员的帮助下于2005年9月来到了美国。

在中国时,李伟勋女士曾经在沈阳重型机械集团公司的党委当干部,中共迫害法轮功开始的头几年里,李伟勋女士曾多次上访,给中共领导人写信,希望中共了解法轮功真相,到了2005年,迫害的第六年,她在海外的中文媒体上发表了退出中共的声明。这期间她经历了什么样的心路历程呢?明慧记者采访了她。

(第二部份)

问:那么您是什么时候开始思考共产党到底是什么的呢?

李:我去国家信访局上访以后,我被抓了,而且我根本就没有进入信访局的门,我没有地方去讲我这种申诉,我一到那里就被辽宁省驻北京办事处抓了,那里已经有公安便衣,把我们抓回来了。最后我被关到沈阳大南的收容站,又被送到方家栏拘留所。在收容站的时候,公安也找到我跟我去谈这个问题,我说我没有做错什么,我只是讲我修炼的一种体会,让政府清楚这件事情。我所作所为都是按照宪法规定的公民的权利,我没有违法。

包括共产党的那些规则,我也没有违反,那么回过头你把我抓起来了,最后又把我拘留了。拘留出来以后,片警马上就到我家找到我,我说我犯了哪一条,我说违法的不是我,倒是你们执法的违法了。当时那个公安片警说了,没有办法,我们只是为了一碗饭。当我听到这个时候,我觉的这个生命好可怜。我心里在流泪。

一个政党,它靠着它的权力把国家机器,把人变异成这样,为了生存,他会违背人性,违背宪法明文规定的东西,去按照它们的旨意去伤害这样一个修炼的群体,按真善忍做人的群体。

这个过程中引起了我的反思,那么我就想,共产主义究竟是什么。大家都说学马克思的著作,学毛泽东的什么什么,但究竟是什么?其实我在共产党这些年当中,我即使看了某篇文章,或者是看了那些东西,我都搞不清楚。我当时的思维是混乱模糊的。

那么我在进行反思的时候,我就从共产党的历史来想,那么我想到了红军长征、肃反、新四军,想到了49年以来的三反、五反、文化大革命。长征说是为了抗日,搞战略转移,在中国的教科书中把红军长征写的非常伟大,那些孩子们从小都觉的是非常骄傲的一件事。但其实这个长征是共产党不抗日,反而在国民党的后方捣乱,结果被围剿,中共反围剿失败以后仓皇逃窜。(中共宣传的)抗日这段时间的历史完全是扭曲历史,中共利用了这种歪曲、捏造的历史来灌输给人们,从刚刚牙牙学语的孩子们就开始灌输这种洗脑。

问:那么你当时想到了这些事情的时候,你得出了什么样的结论呢?

李:我说,共产党才是最大的邪教,它完全违背了人性,违背了宇宙的天理,它视生命为草芥。它完全按照它自己的意识去决定对你的存留取舍,它不会顾及你生命的自尊,你的思维,你的生活最基本的需求。文化大革命几乎伤害了中国全国的人。

文化大革命那时候我九岁,爸爸被罢官罢职了,然后去五七干校,离开了家。因为爸爸在公检法部门工作,因为他觉的作为司法部门会得罪很多人,会有很多仇人。我和妈妈在家里住的时候整个的窗都被用门帘挡上,一进屋漆黑,后来就不敢在那里住了,就搬到妈妈学校的一个小屋里去住。我们就是在这样的恐惧之中长大的。

问:现在您生活在一个没有共产党的社会,您觉的没有共产党的社会和中国的那个社会从社会的层面来看有什么不同吗?

李:我出来这段时间我体会到了,这个不是共产党统治的国家,他是很尊重人的本性,你可以有自己的思想,自己的表达,你可以选择你自己的生活方式。即使在家庭成员之间也是非常尊重的,即使是对很小的,还不会走路,不会说话的孩子,都是那样尊重他的愿望,他的需求。这种尊重恰恰是人类道德回归的一种很好的理念。共产党当中没有。

问:您刚才提到了批评和自我批评,那么也有很多人说,中共的批评和自我批评也是一个让人道德提高的办法,您现在怎么看的呢?

李:这有两个方面,一个方面它这种说教是利用了人的本性,人本来是善良的,是愿意向上的,这种批评与自我批评,人们会觉的通过这种批评与自我批评人会改正好,对不对?从表面看它是对的,但是实质来说呢,从另一方面看,它却是共产党利用人的一种善良的本性,作为实现它自己的愿望的一个打人的棒子,历次的政治斗争,如果当政者感觉他的意志不能贯彻下去,他的地位受到威胁的时候,他就开始搞政治运动,那么这种政治运动就是党内的“整风”,那么就是批评与自我批评,什么群众路线,什么实事求是这些东西。

当政者就是利用这些来整那些他们要整掉的人,抓一些小辫子,莫须有的编一些罪名,其实有许多都是不实的,就是去打击这些人。

特别是大纪元时报发表的《九评共产党》出来以后,我对共产党的整个的这些……因为我自身感受到的,还有我迷茫的东西,我完全的清晰起来了。从它的整个思维体系来说,我完全清晰了。

所以说它的整个的思维的灌输,向人们灌输的,表面上它是利用了人的本性善良的一面,为社会做贡献这种善良的愿望完全被共产党利用了,人就这样被共产党控制了。

问:中共的理论里还有一条是为人民服务,一些人认为,共产党的理论是好的,他们经常举的例子就是这句话。

李:它同样是一个洗脑的一个伪善的工具。因为它不允许你自己有思想意识的表达,自己选择生活方式的权利的时候,那么这种为民服务是为谁服务呢?那就是为它当政者的利益服务。那么就象它树立的雷锋一样,说做一个螺丝钉。做一个螺丝钉的话,那么人们都象一个驯服工具了,给你安排哪儿,拧到哪儿就是哪儿。不允许有自己的思想和选择。

所以说对于法轮功的迫害是这种集权和暴政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其实这个修炼的群体,凡是真正接触法轮功学员的人,不管哪一个个体,他都是非常和善,因为他要按照真善忍来做人,按照为别人好,遇到矛盾要找自己,它(中共)对这样一个群体,不惜耗费四分之一的国力去杀戮的时候,其实它已经完全表达了它为谁服务呢。它所有的这种意识形态的灌输,为人民服务啊,建设社会主义啊这些灌输,只是让人们作为它的驯服工具而已。

问:一年多以来的这个退出共产党的大潮已经达到了一千万人了,就是说已经有一千万中国人在海外的中文网页上公开声明退出少先队、共青团和共产党。您是不是也退了?

李:是呀,当时它把我开除了党籍,那么我想,开除就开除了,这样我不用退了,但是后来我一想不对,它说的东西现在已经不算数了,它说的所有的东西都是假话,我根本就不承认它,因为它运用了许多没有办法用语言表达的卑劣的手段伤害着生命。所以我要表达我自己的意愿。我要自己退出共产党整个的思想文化体系。

我也想在这里宣布,我当时在共产党那个体制里的时候的所有所作所为,都作废。包括我在(中共)组织工作当中发展的那些党员的这些行为,一切都作废。

说到这里,我心里很痛苦。我在发展党员的时候,我还没有修炼,但是现在,我感到了我对这些生命的负疚感。有一些人,他们在入党之前,在工厂里,在企业里都是比较出色的,那么共产党就抓住这些人让他们入党。共产党的这种教育使他们也有这种愿望,因为这些人都是比较向上的,有进取心的。

但是呢,我自己在里面我知道,共产党的干部之间是尔虞我诈,互相整的,这是其一,再一个,他们是贪污腐败的,哪怕只有一点点的利益,包括工会里有时会有一些奖品呀,工会搞一些活动,买一些礼品呀,他都会窃为己有的。

那么当加入了这个党的生命看到这一切的时候——我清清楚楚的看到了这些生命的归宿是什么,一个是颓废下去了,他觉的这个党根本就不是它说的那样,另一部份,拿着共产党这块敲门砖,去升官发财,再有一部份被污染了,他跟着走,人云亦云,他不知道他是谁,共产党说什么他就做什么。

当我看到这些以后,我就对被我发展进来的这些党员,我对他们的生命有一种负罪感和愧疚感。我在这里表达对他们的歉意,我希望他们能够退出共产党。我所做的一切都作废。对不起,请你们认清共产党的实质,退出来,给自己的生命带来未来美好的光明,做一个真正的好人。

我希望在国内的广大的还没有退出共产党的党员、团员、队员,反思一下共产党的历史,如果你们有机会的话,仔细的看一看《九评共产党》,退出来,按照自己的思维,按照人间的道德伦理,堂堂正正的做一个好人。天灭中共是必然的,我们不要糊糊涂涂的做它的陪葬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