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视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都是修炼中的大忌


【明慧网2006年5月7日】师尊给我们讲过很多关于“否定旧势力”的法,让我们彻底否定旧势力给我们正法修炼中所安排的一切,一概都不承认它。其实我们也是发自内心的想走好走正师尊为我们安排的修炼的路,并且小心而谨慎的一步步的斟酌着走,可在修炼过程的实践中,还是不只一次的犯了错误,摔了跟头。用法去衡量,也知道肯定是自身的漏洞造成的,但却不知道具体漏在哪里、为什么会出现漏洞。痛定思痛,冷静深思,不难找到其结,根子就在于学法不深,太浮于表面,只是流于表面的学法,而没有达到真正同化法,虽然嘴上也跟着喊“否定旧势力”,可有的时候哪些是属于旧势力的安排都辨别不清,当然也就更谈不上如何去否定了。即使在不断的学法中渐渐明白了许多,可到关键时刻还是做不到全盘否定,不知不觉中就又走進了旧势力的圈套,读了同修的交流文章《去掉怕心,从一思一念上否定旧势力》后,感触颇深,帮我加深了对“旧势力”这一概念的理解,同时也使我找到了自己具体漏洞的所在,真如大梦初醒,原来问题就出在放纵了自己的一思一念上,在遇到问题的关键时刻发出的第一念不是正念,而是人心。甚至不好的念头冒出来,不是及时去否定它、归正它,而是错把它当成自己加强它,任其泛滥,直至酿成大错。今天我把两段令我懊悔不已的经历写出来,以便于使自己牢记这一惨痛的教训,同时也使与我有过类似经历的同修都不再犯同样的错误。不妥之处,也请同修慈悲指正。

2000年的冬天,正是邪恶对法轮功進行全面迫害、大肆造谣、诬蔑、抓人,迫害到了登峰造极的时候,有许多同修因去北京证实法被抓了,那时自己也很想去北京证实法,可就是因为脑子里有一个念头,认为去北京就肯定被抓,就是这一念头死死的挡住了我去北京的路,阻止我没能去成。不去北京那就在家附近贴标语、散发真相传单、讲清真相、救度世人,很快我们这里也有许多同修被抓了。当时,我的压力很大,可我既然修了大法,是大法中的一粒子,表现出来的就应该是修炼人的状态,绝不能因为邪恶抓人,我就躲起来,什么都不做了,怎么办呢?这个关键时刻又冒出了一念:“既然要坚持按师父要求的做,就得冒险,就得做好被抓的准备。”果不其然,很快我也被抓了。

到了看守所以后,开始还不错,在大是大非上能够走的比较正,没有配合邪恶,可是在很多细节上,也就是一思一念上动的却都是人心,比如,在邪恶非法提审我时,回答他们的问话(指不涉及修炼的事),在笔录上,处罚决定书上签字、交罚款等,都没能用正念抵制,反而也认为不写保证是应该的,其它的要不配合就说不过去了。后来在里边呆的时间长了,急不可耐中,人心越来越重,头脑里形成了一个不易改变的观念:不写保证书想出去是不可能的了。就这样一步一步被旧势力牵着走,导致了最后向邪恶妥协。

更令人痛心的是,旧错还没反省彻底,又犯新错,真是旧痛未定又添新痛。三年半过去了,又因把握不住自己的一思一念,犯了和上次类似的错误。2005年10月底,我们的一位老年同修因散发“九评”被抓了,并从她家里搜出了不少“九评”和大法真相资料,我听这个消息时心里咯噔一下,第一反应就是:哎呀,这可坏了。我马上想到的就是,邪党曾扬言,发现谁手里有一本“九评”,就判劳教四年,从她家翻出这么多九评,问题可就严重了。一到关键时刻,就不由自主的承认邪恶的迫害,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发出那一念的瞬间就是在削弱自己的正念,反加持了邪恶的能量,把自己看的那么渺小,把邪恶看的那么的不可一世,这不就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变异认识吗?当我发现这个念头不对时,一转念:这要换成是我,任他们怎么问都不回答,就给它个一言不发,并且向他们揭露邪党的邪恶本质与罪恶,给他们讲退党对每个生命的重要意义,也劝他们退出邪党。当时自以为这个念头挺正的,其实还是没脱开旧势力的安排,看到别的同修被抓了,为什么就想到自己被抓呢,并为自己设计被抓后如何做呢?怎么就不能马上想到用正念解体和否定迫害,营救同修呢?这不是在求着被抓吗?

果不其然招来麻烦了。大约过了十来天,另一个同修又出了事,被国保特务抄了家,从中发现了与我有关的东西,国保特务离开同修家后,这位同修立刻来我家告诉了我,并说下午国保还要找她。我听了以后,立刻就冒出一个念头:如果再找她,一给她施加压力,她会不会向邪恶妥协,把我给供出去呀?我们小组经常在她家学法,会不会牵连我们大家呀?于是,我随口就说了句,再找你的话,你可得把握好喽,注意修口,别乱说,否则会牵扯到很多同修的。其实就是怕把自己牵连進去,因为他们翻到了我抄写经文用过的复写纸,就认为他们抓到了我的把柄,因此心里就忐忑不安的。果然,当天晚上,国保特务就找上门来了,把我家翻了个遍,幸亏我事先把东西藏好了,除了拿走一套破损了不能用的录音磁带和一张发正念的字条以外,什么都没找到,可还是强制的把我带走了,送進了拘留所。在拘留所里,晚上睡不着觉,认真的查找自己的漏洞,这时我才進一步理解了师父讲的“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洪吟(二)》)的法的深刻内涵。之所以被抓,根本的原因,就是因为有怕心造成的。接下来,拘留所就跟我要拘留费,我一直坚持不配合他们,并跟他们讲不交的理由,讲这也是对我们的迫害。他们见我的态度很坚决,他们就一反常态,用和气的态度跟我要,左一个大姐,右一个大姐的叫着,这我可受不了了。心想,你老跟人家讲修大法的都是好人,不占便宜,无私无我,现在人家这么耐心的跟你说,你怎么能这么不通情达理呢?让人家怎么承认你?怎么看待大法?干脆给他们算了。想到这儿,我就向同室的人借了200元钱交给了他们。过后仔细想想,用大法衡量一下,又错了。既然知道是迫害,怎么能因为他们换了一张面孔,就被迷惑了呢?他们并没有放弃对你的迫害呀,只不过是一个伎俩罢了。

再一件事就是,拘留所有个新规定,凡是進拘留所的,不管是为啥進去的,临出来前都要写一份保证书,表示保证以后不再犯错進拘留所,当然对我更不能例外。开始,我也一再抵制,强调自己是冤枉的,本来就不该進来。所长仍旧用温和的口气说,这又不是单独针对你们炼法轮功的,对所有被拘人员都一律看待,具体怎么写,也没有特别的规定,随便对付两句就得了。我一听也是,只要不针对我修大法的事,不动摇我的信仰,写两句应付应付也没什么。于是我以“决心书”的形式写了几句暗含否定邪党的话,还没写完,所长一看不对劲就不叫我往下写了,就把这写半截的所谓保证书(决心书)交给了他们。出来后,通过学法和与同修们交流,才知道我又错了。我们是为做好人被抓的,和常人被抓是有本质区别的,我们受着天大的冤枉,还要向迫害我们的邪恶保证什么吗?说到底不还是向邪恶妥协了吗?我怎么就这么糊涂呢?到现在了,还犯这样低级的错误,真是太可笑太不应该了。

我为什么老做错事,老走不正自己修炼的路?通过学法和读同修的交流文章,我渐渐的认识到,我之所以老出错,老被邪恶钻空子,主要存在以下几方面的问题:

一、在学法上太浮于表面,没能真正理解法的内涵,没有真正同化法,所以遇到问题时,不能用法去衡量,不是用正念对待问题,而是人心在起作用,所以才老被旧势力牵着走。

二、怕心严重。一听说有同修被抓了,就想到自己也可能被抓,就胡思乱想,冒出许多不好的念头,也就是心不正招来的麻烦,说到底就是对师对法坚信不够。

三、放纵了自己的一思一念。没把握好从一思一念上否定旧势力,使众多的一思一念堆积成了不易去除的顽固势力,使漏洞由小逐渐的变大。因此,才让邪恶有机可乘。正象同修在文章中所说的“小节不拘,久必失大德毁大志”。我的体会是:忽略归正一思一念,都是修炼中的大忌。

希望同修们都要吸取我的教训,把好自己一思一念的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