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变化


【明慧网2006年6月1日】我以《论语》的头一句话开始——“‘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

尽管我有幸获得才智,特别在人文科学领域中,但是大部份的法超出了我的理解能力,这是因为我的执著心和短暂生活经历中所形成的观念造成的。在我修炼的这段时间中,特别是去年我经历了很多事情。这些事情大多很普通,考验都是很难觉察到的,但是每一次考验不是让我提高上去就是让我掉下来。从这个意义上讲,我可以说我的修炼進展顺利,因为我一直在進步和学习新的东西,尽管我也做错了很多事。在最近的讲法中,师父已经慈悲的告诉我们,犯错也是修炼的一部份。对师父的洪大慈悲,我十分感激。

我最近注意到自己的最大变化是能够接受批评。做到这一点,我是努力了很长时间。在我的人生经历中,我主要在寻求他人的承认和赞扬。无论何时我受到批评,即使表面不显露出来,内心也是不安的。能够接受批评对我来说是能够和他人很好合作的最基本原则之一。当我早在为大法弟子办的媒体写稿时就已经认识到了。刚开始写稿时,如果我的文章被改动,我的内心就不安了,这给我自己,也可能给其他同修带来了问题。我必须承认,我甚至对文章上有我的名字而感到很难堪。逐渐的,我進入到这样一个心态,我不再从自己的角度考虑问题,“要面子”,而开始首先考虑他人,包括报纸的读者和它救度众生的目地。现在我对报纸的想法非常积极,能够全身心的投入。最近我写的几篇文章几乎很少被改动。

在这方面我面对的另一考验来自我丈夫。过去只要他说我应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我就很恼怒,即使我知道他是对的。《洛杉矶市讲法》中,师父说在“帮大家把形成的物质往下拿”,学完法后我确实有这样的感觉。

以前我对其他同修也有不好的想法,很快做出判断并批评他们,大部份这样的情况是完全没有理由的,反映了我自身的不足。通过这样的反映和修炼我的心性,我已经学会,不要把同修只是当成其他“人”,而要当成圆满路上可贵的朋友。我对将来的希望就是我们能珍惜在一起学法、交流的宝贵时间,使我们的思想时时刻刻都在法中。

我花费了很大力气才了解到炼功和学法的重要性。快要完成我的博士学位时,我工作非常辛苦,从上午九点或十点到凌晨三点、四点或五点,至少一个月每天如此。我之所以能够坚持下来是因为师父在帮我。但是我辜负了师父的慈悲,忽略了学法,炼功也很少。

一天晚上,我正在工作,突然感觉很冷。很快发烧起来,忽冷忽热,不由自主的发抖。我整个身体都感觉疼,并且拉肚子。我无法入睡,也无法進食,甚至喝水都会让我冲進厕所。第二天整个晚上都疼的很厉害,我在想要做什么。我在头脑里背诵大法——尽管我只记得“论语”的第一行——一遍又一遍的背,这帮助我承受了疼痛。作为一个常人,我会吃止痛药,但是我知道这不是常人的疾病,因为我的头脑仍然很清醒,不像我在修炼之前那样会晕乎乎的。我意识到我应该起来炼功,因此在凌晨三点,我开始炼第一套功法,尽管我很难站立或抬起胳膊。在炼第二遍的时候,发烧停止了,我躺在沙发上睡着了。第二天,我炼了所有的动功,尽管很困难,我还是下决心炼完了。到第四天的时候,我感觉好多了,但仍然有很严重的腹泻。它持续了两周,在这段时间内,我只能吃少量的食物,喝少量的水,但体重一点也没有下降——常人不可能会这样!我认为腹泻拖延了这么长时间,是因为尽管我已经体会到这些,我还是把我的工作摆在了学法之上。

我想,对做好三件事我还是不够精進,我正在这方面努力提高自己。我正面临来自我头脑中的许多障碍,但是我已经认识到只要我有决心,它就能被克服。

对于讲真相,我总是愿意去参加活动和节日,在街上跟人们讲,但是由于种种原因,我发现很难在任何时候都意识到自己是大法弟子,并跟我每天遇到的人都讲真相。在两个场合中我得到了去跟两个中国人讲真相的机会,但是因为害怕,我没有这么做。后来我深感后悔,流下了眼泪,请求师父再给他们一次听到真相的机会。因为我没能完成自己的责任。从那以后我发誓再也不要让机会错过。自那时起,我一直给到我家买东西的中国学生和西人学生讲真相,在我参加的新闻课上,在和澳大利亚西藏委员会一起开会时,并且对一位基督徒朋友和我的大学导师,我都一直在讲真相。以前我不明白如何在没有活动和同修支持的情况下对人讲真相,现在,我用正念,许多机会就自然显现出来了。我希望能够在这方面再提高自己,以便能挽救更多的人,特别是那些可能只有一次机会听到真相的人。

谢谢大家,特别要感谢师父。以上心得如有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2006年墨尔本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