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出为私的执著


【明慧网2006年6月1日】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当大家开始发(为讲真相而办的)报纸时,出现了很多干扰,很难做到每周每天都去发报。我必须从工作中抽出时间来做,我一直在消去很多不好的思想,比如老板会不满意,我可能会丢掉工作等。我认真思考,到底哪件事情更重要?最后,我决定要求休一天班。当我向老板解释清楚原因后,他乐意让我多休息一天。

由于别人需要依靠我才能拿到报纸,我逐渐滋生出对名、显示心、时间及自我的执著。随着时间一周一周的过去,出现了很多困难,问题也多起来,好象都在阻挡着不让报纸继续办下去。有时候我站在寒风中派报,却没有多少人拿报纸,由于缺乏睡眠,我的双脚和双腿疼痛、不停的颤抖,面对着路人揶揄的笑,同时在抵御着头脑中不好的念头,这一切都在考验着我的意志,但那些读过报纸的人们热情的赞扬为我带来了温暖,平衡着我的心态。

有时会有上一周没派完的报纸,为了避免浪费,有人要求我半夜去挨家挨户的投到别人信箱里。我常人的一面非常疲劳、根本不想去;而我正念的一面知道这是讲真相的好机会,所以,我就加强自己的正念,按别人告诉我的去做。当我一开始付诸行动的时候,睡意没有了,当晚我睡的很好,第二天感到一点也不累。

有一天我正在发报纸,一个保安人员怒气冲冲的走过来,对我说:你不能超过这条线,你现在站在私人地产上,你得站到人行道上去。当时我非常冷静,因为我们有市政厅允许我们在人行道上派报的许可。既然只是一步,我就移动了一步退到人行道上。

我知道自己一直打算联系地产的管理层,但有时打消了这个念头,有时是忘记去做。我打电话给管理层,并给他们发了一封信,解释我们的情况。他们说,只要不在他们的地产范围内,他们对我们发报的事情没有意见。

一个月后的一天,那个保安又过来要求我们必须退后4米,但那样会严重影响我们发报纸。我感觉到邪恶害怕我们所做的一切,所以就在背后指使着这名保安来破坏。我就开始发正念,保安渐渐平静下来,但他仍然坚持让我们退后。我就向他说明,我已经联系过管理层,并给他报了一个名字,他马上向我道歉,还说不会再来打扰我们。我看到,邪恶利用保安对上司的惧怕心理来破坏,但当这个保安不再有那种恐惧的时候,他马上就不再惹事了。

3个月后,这名保安再次要求我们退后4米,这次我只说了一个字,他马上就醒过神来,并向我们道歉。每次我都非常冷静,坚信我们做的是正的。事后,我也想过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但我始终未能与物业的经理面对面的谈过。在某种程度上,我仍然有怕心,这一点就是通过这件事表现出来的。

“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强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达到的。”(《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在群体的环境中,我有过多次滋养不正念头的经历。当有的同修没能来发报纸时,我就想“同修们做事不负责任,这是件神圣的职责,同修不应受工作、家庭、朋友等其它人或事的干扰”。等到下一周,事情变的更糟了,那名同修不能来发报了,可能还要持续一段时间。

我想起师父讲过的话:“你自己得找一找原因”(《转法轮》)。到底是什么原因使我动心了?是什么使我向外找了?我找到了自己的懒惰和畏难心理,还有对名的执著,希望报纸办的成功来证实自己,而不是按照师父的法所要求的修炼自己从而证实法。

我试图改正这个错误的想法,努力消去不好的思想,去除顽固的自私的执著。我努力向内找,发现深藏着的怕心,那颗害怕由于自己没有做好而失去机缘的心。我在寻求同修的尊重,不想失去可以帮助我提高的集体修炼的环境,执著于圆满却忘记了修自己、修去那些执著。就是那个私心。

这让我想起了第一次去曼哈顿的经历。记得有一天白天都在讲真相,到了晚上,思想业一直严重干扰着我。我躺在床上,陷入深深的绝望中,脑子里满是非常顽固的坏念头,我没法清除。我感到自己在向下滑,我试图抓住任何可以找到的思想,并真诚的向师父祈求帮助。然后,我就开始向内找自己下滑的原因。我顺着自己的执著这条思路去找,很快就发现自身存在的私心。就是它!突然一句话打入我的思想:“法正修炼者,邪恶全灭。”

从我的身体里飞起一个巨大的黑色的身体,我马上感到平静与安详,顿时我泪流满面,深深感谢师父的看护。我非常清楚的看清了这个执著,也记起《转法轮》中的一段话:

“人的最早生命是来源于宇宙中的。宇宙空间本来就是善良的,就是具有真、善、忍这种特性的,人生出来和宇宙是同性的。但是生命体产生多了,也就发生了一种群体的社会关系。从中有些人,可能增加了私心,慢慢的就降低了他们的层次,就不能在这一层次中呆了,他们就得往下掉。可是在另一层次中,又变的不太好了,他们还呆不了,就继续往下掉,最后就掉到人类这一层次中来了。”

我那时还没意识到,我被私心带动的那么厉害。正如师父在这段法中所说的,当我不能及时修去这个执著时,这给我的修炼带来了多大的问题。

“这个不用着急,去这些东西是一层层去的,所以有表现。有些事情你们真的做不了师父会做。”(《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我决心去掉私心和不好的思想,树立正念之场,这是我作为协调人的责任所在,我意识到,我看到别的同修缺乏责任心的缺点实际上是我自己的。当我改变了自己的想法之后,那位同修也有更多的时间来帮忙发报。我又一次明白了向内找的重要性,而不是向外找。同时,我也认识到,如果我看到别人身上的执著,我最好认真找找自己,因为自己身上的执著通常是不易察觉的。

我想重温师父的讲法作为结束:

“神:这些问题已经非常严重,他们怎么样能把看到的对方如何如何,反过来看自己就好了。”(《精進要旨·和时间的对话》)

“大法的修炼者发现自己有私,那就渐渐的克服它。认识到了你就是在修炼中又迈出一步了,因为不修炼的人是认识不到这一点的,也不会去考虑自己自私不自私的问题,只有修炼的人才会经常的反过来看自己、向内找。”(《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谢谢师父,谢谢各位同修。

(2006年墨尔本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