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走出死关》


【明慧网2006年6月11日】师父的新经文《走出死关》下来的时候,读到“还有一部份向邪恶妥协中或多或少、或大或小干了对于修炼人来讲最可耻的事”。往事一幕幕浮上来。2004年,我被绑架,在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时,一次非法提审,邪恶问我电脑中的真相哪里来的(因为它们发现我们那不能上网),当时我用人的思想想,反正A同修把另一个资料点的一切都担过去了,而且我们两都承认在一起,A又说我住的房子是她租的,也不在于多这点事,于是就说是A给的。这件事在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我就对A说了,她没有说什么,现在想来同修是多么了不起,多么宽容!我在看守所期间一直认为这样做虽然不能说对,可也没什么,看了《走出死关》,让我从新审视,A同修把一切都揽在自己身上,承受的压力已经很大(并不是说她这种做法对),我不是又给她增加了一块压力吗?表面上看我当时分析的对,可是实质上是为了维护自己,不就是我有怕心吗?

在看守所非法提审时,邪恶问我几次(具体记不清了),关于一个包是B还是C的问题,我当时用人的思想想,C已经正念闯出去了,说是C的吧,能帮帮B。没有用正念看问题,本来可以否定的,可就在旧势力安排的框框打转,让邪恶抓住迫害的把柄。我之所以被非法关押了那么长时间,想来和这两件事也有关系吧。

在非法开庭时,出于怕心,想玩文字游戏,蒙混过关,我向邪恶妥协说自己出去后,想找份好工作,然后好好工作,不参加大法的活动了。虽然我心里想着我出去一定要精進,做好三件事。当时伪律师还针对此说了什么,他大概是说我年轻受骗等话,我当时光想着要出去,也没有反驳。

出来后大约一个月,法庭又来找我,说是“回访”。在非法关押时,想要是出去一定好好学法,每天都坚持炼功,可是一出来后,功虽然坚持,法学的不多,很长时间都不能从一个状态中走出来,而且特别怕,所以回访时,知道得讲真相,由于怕心,没有做到坦然的讲,当让我签不炼功的保证时,我说我不能签,它们就说你不是说你不炼了吗?我说我没有说呀。它们又说那你在庭上都说什么啦,我就说我说不参加大法活动了。它们就说那你就再签一遍这个吧。

事后,我写了严正声明,可是写的时候我并没有从法上清楚的认识上来。一段时间,我认为自己不错,我也没有向别人那样说不炼功了呀,我虽然说不参加大法的活动,可是大法的事情也不是什么活动呀,再说三件事我也没有间断呀。随着不断的学法,我知道我错了,一个神怎么能向人保证什么呢?一个神是不会有人的狡猾心理的,神认准的路就一直走下去。由于不能根本上认识为什么会发生迫害,一个很长时间里,我一直有种错误的认识,认为我们那次是因为做大法的事,并且让邪恶搜到了许多东西才被非法关押的。

出来后,虽然三件事都没停,现在想来基点多是怕自己被落下,怕自己不能圆满,做大法的事多数是证实自己不是证实法。现在我明白证实大法是天经地义的,是最正的事,我的生命就是法造就的,只要我的生命存在,我就要证实大法,也只有证实了法,我的生命才能存在。

本来这篇文章在刚看完《走出死关》时就要写,说与身边的同修时,他说这虽然是师父说的“或多或少、或大或小”,可是你的行为就是在否定它了。我也就放弃了,可是最近这几天,看了许多同修写的这方面的体会,内心一次次被震动,是什么让我搁笔?是同修的一句话吗?不是的,由于前一段时间又发生了一件和我相关的事情,使许多同修都在私下里议论我,议论2004年的那件事,言词中颇有责备,我是担心他们知道我这些事之后更加责备我,说白了还是想维护自己(那并不是真正的我),还是怕心,这不正是师父让我们走出的死关吗?我明白后,就想我一定要写下来,不给它一点空间存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