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修大法紧随师 放下执著讲真相


【明慧网2006年6月12日】我是1997年得法的。读完第一遍《转法轮》,感到相见恨晚。炼功的第一天,身体一下子轻了许多,走路脚下生风,我才真正知道什么叫身心轻松。这变化来得太快,只是一个早上,炼功前和炼功后。从此告别了疲惫沉重的身体、迷茫焦虑的精神包袱,那是脱胎换骨的变化,我的生命从此有了真正的意义。

当我如饥似渴的看完第一遍《转法轮》,只知道这是指导人如何做好人的。在以后不断学法中,慢慢的悟到许多法理,有时被师父的一句话触动的流泪,有时心头一震,每一次思想上的震动都会在身体表面有所反应,打坐时间就会有一个突破,身体更轻了许多。在打坐或站桩时,真切感到什么是伟大、神圣、威严。那是一种不可言表的殊胜,这些词汇用于形容常人的什么东西,是对这些词汇的玷污,人实在不配。

迫害开始后,我由于進京请愿被非法拘留,从此,由一个默默无闻的普通人变成了在市里挂了号的重点。单位各级的主管人员经常找我谈话。在那种恐怖的形势下,他们确实为自己的官位害怕,一些好心人也为我担心,他们清楚恶党整人是不择手段。

但每次谈话,若对方态度好,不诬蔑大法和师父,我也能理智的讲大法的真相,用自己的理解阐述大法的法;若对方一旦不听或反驳,我马上跟人争辩起来,很多时间是不容别人说话,生怕我的理没讲透。在这种情况下就失去了祥和和宽容。而遇到他们对我迫害时,反迫害的表现甚至是恶的。每次事件发生后,还和同修们讲我是怎样抵制迫害的。那时虽然满脑子都是讲真相反迫害,但表现态度是常人化的,没有修炼人救度众生的慈悲。

直到2001年自焚闹剧要在天安门上演,全国对大法弟子非法大抓捕,我也被关了起来。在那里除了利用所有机会给周围的所有人讲真相外,我在反思自己向内找,一下子就找到了那个人性中的“恶”字。现在看来那时的表现完全是恶党文化影响的结果,斗争、革命、造反、大批判在脑子里扎了根,那些东西几十年来天天给你灌。

认识到这些后,大法显示出他的威力,我对师父说,我在这里已经无事可做,请师父安排我走吧。第二天,在师父的精心安排下,我顺利安全的走出了牢笼。

在这几年中,邪恶对我的迫害没有停止过,多次抄家,暗地跟踪,24小时监视,限制去外地,时不时叫去谈话,各种洗脑班,在我身上,它们费了不少人力、财力。

反思这几年遭迫害的原因,从个人的角度上看,每次大的迫害都是因为自己不精進、念不正所致。一次被绑架進洗脑班之前,有很长一段时间学法很少,讲真相几乎没有做。工作也不忙,不知怎的一天除了一些家务事之外,一到准备学法的时候事情就来了,不是有人叫,就是有人来,或者其它一些想不到的事就来了,总之让你学不了法。慢慢的,懒惰、求安逸心越来越重。

不久,单位来的新领导借名义给我发了困难补助。心想,换了新人了,对我的迫害该松一些了吧。紧接着事情就来了,让我写认识,他们不说叫写保证,内容也不写不炼法轮功之类的,就写一写认识。由于那点经济补助的情面,由于“想指望人”的不正的一念,写了内容为“我作为一个大法修炼者如何做一个好人,如何做一个守法的公民”之类的认识。

“认识”当然不符合要求。没几天我就被绑架到洗脑班去了。邪恶看的清,旧势力看得清,你有漏,不精進,它们巴不得。无论你表面上对法有多坚定,对抵制迫害多坚决,只要你根子上没立足在法上,念不纯正,心性不在大法所对你要求的标准上,它都要对你下手。

魔难过后,我都仔细回顾一下在全过程中自己哪些地方没有做好。如:一次次个别谈话时的心态,面对恐吓和利诱,与邪悟者的谈话,等等,发现自己每一次表现都不尽人意。特别是在它们有意制造恐怖氛围的事件时,就有想保护自己怕送劳教等不正的念头。虽然每次也都是抵制的姿态,但都没有真正到位,没有体现出一个真正大法弟子应有的气概来。

如果我能做到位,那些参与迫害的人不但心里怕,他们在大法弟子那神圣、威严的强大光辉之下,对大法,对大法徒该是怎样的敬畏和仰慕。怎还有逞凶的份呢?我常常对自己之所为、所思无地自容。那境界不是想做就能做得到的,心里有那么多的私、怕,怎能体现出光辉呢?

我常感到对不起师父,因为师父在我哪怕一件事情上做的有一点正,都给我全力的保护和鼓励。那是我从魔窟逃出后,流离失所。一次师父点化我回家。我悄悄回家看一看,发现孩子需要我。孩子面临升学,课业很重,晚上要搞到11点多,早上5点起床,自己还要买菜、做饭、洗衣。我一见孩子一脸的疲惫,瘦了许多。孩子让我走,说家里不安全。我说没地方去了,就在家呆着,没人知道。次日,我坐在沙发上,天渐渐黑起来,朦胧中看到微白高大的光進来,我内心很踏实,心里一个声音,师父来了。接着我便被一种力量笼罩着,那感觉是实实在在的。那一刻,我真切体悟到“靠山”的真正内涵,因为此时我有一个坚实、厚重、稳稳的靠山,那种让人感到幸福、安全、完全能依靠的慈父般的靠山,我的泪禁不住流了下来。师父啊,我才做到一点点,您就给予无限的关怀。

回顾几年走过的路,开始时完全是用人的东西讲真相、反迫害,过后反思找出不
足。随着学法的深入,对法理认识上的提高,渐渐学会运用法理讲真相。每次真相讲得好时,都是在大法的法理上讲的。那源源不断的智慧,过后自己都惊讶,原本自己不会说出这样的话呀!再后来认识到自己救度众生的责任,师父带着我们一步步走到今天。

可直到现在,我在跟人讲真相时还没有很强的一念,我是救你来了。这样就缺少足够的慈悲。我只有精進再精進,做好三件事,那种救度众生的愿望才会从心底产生,才不仅仅是一种认识,那才是一个觉者的慈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