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些修炼经历

【明慧网2006年6月12日】

我找到回家的路了

我从得法那天起,我就想,我总算找到回家的路了,我要一路走下去,一直跟师父回家。

我小时身体不好,经常有病,吃药打针也不管用,就得挺着。结婚后随丈夫来到北京,有一天晚上做梦看见我们楼下是一条大河,我往天上看全都是象针刺的小眼,我一看那不是天书吗?我来到天上那里都是琳琅满目的,要什么有什么,有的人说你还得回到人间,你还有很多事还没办完呢。我想我费了好大劲才来到天上,我很不情愿的回到了人间。

我家楼后面有一个电视塔,上边有一个喜鹊窝,每当早晨喜鹊一叫,我就想:喜鹊呀,能带我找到我师父吗?(我的思想先天封闭不严,隐隐约约的好象知道我有师父)。看了《转法轮》,我什么都明白了,这不是我生生世世都在找的大法吗!书里边讲的天国世界,圆满修成佛,我全懂,我想我可找到天书、宝书了,我的后半生有人生的追求目标了。

我如饥似渴3天读完了《转法轮》、《转法轮卷二》、《法轮大法义解》,第四天到公园炼功,辅导员教我们几个新来的学员,我觉得我小腹热乎乎的还动,我知道这是师父的法身给下上法轮了。

那时我们住的地方没有炼法轮功的,什么是法轮功人们不知道,我就请了站里的站长和辅导员来把我们的炼功点建起来了。人数发展特别快,因为大家在炼功中身体都受益了。

去北京证法

1999年7月20日各地站辅导员都被抓起来了,7月20日邪党宣布取缔法轮功,这时大法弟子开始到北京上访,警察开始抓捕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受到残酷的迫害,江氏集团于99年10月宣布把法轮功定为×教,我想法轮功教人向善,道德回升,身体健康,是一种百利而无一害的功法,而且师父教我们按照真善忍去做,遇事先想到别人,修炼法轮功的人没有私心,他们是品德高尚的人,走入法轮功的队伍,人人都那么祥和,法轮功真是一片净土,这么好的功法取缔了太不公平了。

我要到北京上访把我亲身修炼受益的事实说出来叫他们听,写出来叫他们看,我要为真理说句公道话,我于99年12月份去了北京,坐在公共汽车上,在北京郊区往市内走,两边都是田地,汽车上的人都在打盹,可是我耳朵听见敲锣打鼓,我明白了这是另外空间欢迎我,又从人中走出来一位大法弟子来京证实法。

那时我去北京证实法可以说把各种名利情全放下了,给我爱人写信说:“这么好的功法遭到迫害,作为大法弟子,我有权利和义务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你要理解我,支持我。”第二天我拿了一封上访信只身来到北京。

到了天安门是上午,我问了一位便衣警察上访局在哪,他说“你上车吧”,把我们30多人拉到前门派出所。下了车入到楼内,有很长的走廊,我们这些大法弟子走在中间,两边都是各省市驻京的公安局便衣,我们往前走,他们问我们是哪个省市的,想把我们拉出去,别到里面登记,因为哪个地方走出来一个大法弟子,那个地方的公安局就要受到批评和制裁。我们昂首阔步往前走,没理他们。因为我们是为正义而来的,光明磊落,没达到目地怎么能回去呢?我要堂堂正正的把我的身份证、住址、单位登记上,我要让他们知道每一天有多少大法弟子到北京上访的。

拐了一个弯到了一间小屋,有一位警察叫我们把身份证拿出来,我第一个拿出来登了记,把我带到另一间铁笼子里。那里已有一些大法弟子,山南海北全国各地都有,我们互相问候,互相交谈。不一会我们地方的警察把我叫到一辆车上,那上边坐了好几个便衣,有的问我,我就把我来京的目地和上访信给他们看了,有的警察骂骂咧咧的,有的警察问我法轮功的情况,我把法轮功如何教人向善、祛病健身跟他们讲了。他们问是那么好吗?我说我说的全是真话,不信自己去看书。

到了下午5点多钟,我们派出所来车把我接走了,可是接我的车转了3个大圈又回到原来的地方走不出去了,我悟到了这是护法神不让他们走,他们把一个坚持正义的大法弟子看起来,这是违背真善忍的,第四次车才开出去。到了我们派出所录了笔录,我如实的讲述了我去北京的意愿,他们看了上访信,9点多钟把我拉到拘留所看管起来。

正念走出拘留所

在拘留所他们多次找我谈话,叫我写保证,叫我单位领导来做我的工作,我的亲属,儿子、媳妇、姑娘、姑爷、孙女、外孙女跪了一大片,我的女儿把头都磕肿了,我五岁的小孙女在我怀里一边哭一边说“奶奶回家吧,我好想你呀”,我也止不住泪流满面,这时小孙女贴住我的耳朵说:“奶奶的心里怎么想的你就怎么做。”

我立刻明白了师父借孩子的嘴在点我呢!这更增加我坚持真理的信心,他们想用情来动摇我的决心,我的亲属一个月内来了五次都没能说服我,他们说你只要签上你的名按个手印就行。我想我不承认你们安排的一切,我不答应你们的要求,他们最后说你只要签字不上北京、不炼功,我们就放你。我说你叫我放弃真善忍没门、办不到。他们一看没招了,一个月后把我放出来了。这期间我没写一个字,那时正念特足,为坚持真理可以舍出生命,我的生命是大法给的。

牢房里有卖淫犯人,有诈骗犯、抢劫犯,我们这些大法弟子给他们讲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们处处以身作则,脏活累活抢着干,他们说你们才是世上最好的人。他们都表示回家以后一定要学法轮功,按真善忍去做。

有一天晚上睡觉我哭醒了,在梦里我大喊我是很高层次来得法的,我要回家,我要回家,然后就哭醒了,我想这可能是我的真念出来了。

回家后,我就积极的投入到讲清真相、救度世人、揭露邪恶中,发资料、贴资料,买东西我们不少给人一分钱,多找给我们也不要,他们都知道我们是炼法轮功的,我给他们讲失与得的关系,讲道德,做买卖公平交易,他们说像你们这样的正的人现在世上哪有,我们说只要学法轮功心就得正。

2001年各单位都办洗脑班“转化”大法弟子,我们单位通知我第二天送我去洗脑班学习,我想我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不参加你们办的洗脑班。第二天我就坐车回老家了。第二天来了两辆警车到我家一看我已走了,他们很生气告诉我爱人要停发我的工资。我爱人心脏病也犯了,住入了医院。我们单位领导和我通了电话才放心,他们怕我上北京,各地已下达密令看好大法弟子,一个不准去北京。他们好排演自焚事件。

身陷囹圄

2001年春天江氏下达密令,只要坚持炼法轮功就判刑、就劳教,我3月份回老家看望90多岁的老母,在车站被便衣跟上了,车站警察问我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说是。

他们把我带到值班室,翻我的包裹,然后给我们派出所打电话。晚上派出所来车把我接回去了,连夜审问,24小时后把我关入拘留所。告诉我判我劳教两年。一个月后送我去教养院叫我签字,我拒签,因为我知道我没犯法,你凭什么判我呢?他们说你签不签字我们也执行,这就是中国当时江氏的政策。

到了劳教所,邪悟的人“转化”我,我给她们讲正法形势,师父叫我们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讲清真相,揭露邪恶。这些人有的思想又转回来了。后来师父的经文也传進来了,我们开始背经文,一有点时间我们就三个五个的在一起背,干活的时候心里也在背,队里还经常叫我们写批判法轮功的文章,我都用正念去写,我觉得每一次都在考验我对大法是否坚定和正确的认识,表面是给队长看,我心里想我是在向师父答卷呢!

有一次队里给我们出题目、骂大法,我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我没按那五条写,我把写的材料交给管我们的那个队长了,这个队长特别邪恶,她才21岁,对大法弟子可狠了,我心里想你再邪我也不怕你。

可是第二天把我调到宋队那个班了,这个队长比较好,她看了我写的材料,把我叫到办公室,问我你为什么不按我们要求的写呢?我想这不正好是向你们讲清真相的好机会吗?我说师父讲的每一句话都是法,我们没上当受骗,我们都是自愿来学的。我们师父说过:我不反对科学,我出门也得坐火车、汽车、飞机。

队长把我讲的话做了笔录,第二天我们班拿出五份材料给大家念,其中有我的一份,读完后我们上厕所,有人问我队长出的五条你一个也没按她们写,你也过关了,我说那五条我不承认,给我们定的×教我也不承认,所以我才不写。

修正自己

2001年年末要放一批人了,这时来了一大张社会调查问卷,全是关于法轮功的,我答师父讲的话全是对的,我心里想你放不放我回家我也要用正念回答。

就这样在邪恶严厉的考验中过了一关又一关,当然关过的不是都那么好,人心一出来关过的就不好,在我所有过关中我总结出了一条,只要我正念足,那个关都能过去,真象师父讲的“柳暗花明又一村”。如果人心出来,那个关是过不好的,只要我们站在法上,放下人心放下一切执著,一切关一切难都能过去,人心放不下就过不去,这也是我五年来证实法中所亲身修炼体验到的,也是我一步一步走过来的,过的不好的我要加倍弥补,在证实法这条路上要勇猛精進。

现在有很多众生还都在迷中,还需要我们大法弟子做耐心细致的讲清真相和揭露邪恶工作,才能救度更多的众生。在这个过程中也是在修正我们自己,师父给我们留下做好三件事的修炼路,我一定走好。在证实法这条路上尽我之所能,走好我最后修炼的路。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迎接法正人间的到来。

文化有限,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双手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