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样挣脱邪魔的干扰与迫害的

【明慧网2006年6月13日】在被邪恶非法关押迫害两年半后,我来到一个与人接触较多的单位,当时我想:虽然工作繁琐,但能锤炼心性,能讲真相,心中很高兴。工作后经过一段时间的辛勤付出,面貌得到了很大改观,自己的人品和工作成绩也得到了人们的认可,为此我沾沾自喜,名利之心也渐渐起来了,此时脑子里想的尽是工作,忘记了自己的大法弟子身份,学法炼功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因而逐渐脱离了修炼人的状态,脑海被工作所浸占。

如此以来,自己的思想和身体渐渐被邪魔所控制,其具体表现为:不管上班还是下班脑中尽是工作之事,不断的想和联想;无心炼功,学法心不在焉,杂念多,脑袋发胀,哈欠连连,甚至呼呼大睡,回家就想睡觉,一睡就是12小时;双鼻阻塞,脑袋发胀,全身乏力,精神萎靡;体质弱,阴气重身体冷。尽管我脑子清楚,深感状态的不佳,问题的严重。

可在邪魔的控制下正念不足,难以摆脱黑手及邪魔的干扰。2003年冬天的一个深夜,我在睡梦中非常清醒的感到有一股非常强大的力量从胸部上方往下压,我本能的用两手拼命往上顶,因臂力不支,结果邪魔“呼”一下窜進了我的胸腔,从此以后胸部塞闷,喉部有异物感,并咳嗽不止。

在2004年初春,亲人离世,由于自己的正念意志力不强,被常人的因素所带动,按世人的风俗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结果被旧势力黑手烂鬼钻了空子,疯狂的迫害我与家人。首先自己高烧,然后两眼红肿,疼痛。

开始我认为自己做的不好,是师父的点化,但随着事态的发展,我深感事情的严重。正在上学的孩子被感染了急性结膜炎,来势凶猛。紧接着妻子被感染并引发急性风疹块,全身及脸部迅速肿胀变形,心速120次/分,上厕所时摔到休克,两分钟后方醒。

家中遭难,家人焦急。此时我姐就请民间算命说是鬼害人,要怎么怎么做。由于当时一时混同于常人就同意了。结果第二天晚上我妻就看到两只精美的法船相继往下开去。此时我悟到:由于自己没有过好关,层次在往下掉,为此懊悔不已。

正当我在无奈痛苦的困惑中煎熬时,看到师父《正念除黑手》的新经文。我恍然大悟:我的全家正在遭受的病业原来是黑手烂鬼迫害所致。为此我与妻子深夜盘坐齐发正念,当我单掌立起,正法口诀念完,开始彻底铲除黑手烂鬼时,就感到头部及上身的汗毛根根竖起,邪魔“呼”一下全往外跑。此时我集中精力彻底铲除迫害我与家人的旧势力黑手烂鬼及共产邪灵,铲除自己居住空间场范围内的邪魔。经过持续不断的正念除恶,我的一家人都恢复了正常。

事过之后我反思:为什么邪魔会对我不断迫害?主要是自己不精進,似修非修,因而被虎视眈眈的黑手烂鬼邪灵等邪魔钻了空子。“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为了尽快调整状态,排除干扰,增强正念,真正正念正行,必须认真学法,溶于法中,时刻用修炼人的思想对待自己所遇到的人和事。

为此我开始静下心来用心学法。在学法中邪魔的干扰更大,针对不同的干扰形式,我采用不同的方法。现总结如下:

1、彻底清理家中共产邪恶主义及党文化的一切书籍;彻底销毁家中共产魔教魁首的画像照片,魔教的标记,旗徽等图片;从而彻底铲除家中共产邪灵得以容身的载体,消除害人邪气的发源地。

2、“凡是在炼功中出现这个干扰,那个干扰,你自己得找一找原因,你有什么东西还没有放下。”(《转法轮》)为此我仔细搜索自己隐藏的执著。

3、下班回家就会发困,想睡觉,一睡就是呼呼不醒,因而没时间学法,在我明白这是邪魔干扰后,主元神清醒,振作精神,不断发正念清除不让我学法的邪恶因素。

4、在学法中偶尔会冒出“邪悟”思想,我主意识立即警觉:此念不是我,是旧势力黑手,所以立即发正念铲除“邪悟”之念来源背后的邪恶。

5、在学法中经常会从脑中涌出工作之念或杂念,看书有口无心,此时我心中命令自己的主元神要清醒,时刻主宰自己的思维,分清不让我学法的这些念头都不是我,而是邪魔发出的,为此我立即发正念,铲除干扰我学法的黑手,烂鬼,共产邪灵等一切邪魔,念力强劲,此时脑袋发胀几分钟就恢复了正常,如再干扰就再发。

6、学法时瞌睡不断,哈欠连连,有时睡着了也不知道,这是黑手邪魔明显的干扰,这时自己的主元神惊醒,首先发正念铲除干扰我学法的黑手,共产邪灵等一切邪魔,然后用冷水洗脸站着读。

7、学法中有时脑部深处会出现一个屏障,不管怎样学法只是在表面,这时我就对着脑部各层空间发正念,清除阻挠我学法的黑手,烂鬼,共产邪灵等一切邪恶因素,正念纯净,平稳,集中,此时脑袋胀的严重,但很快消失,再从新学法,法的每一个字都能進入微观。

8、有时在学法中脑袋会胀晕,这也是不让学法的邪魔干扰,如轻微就边发正念边学法,如效果不佳,那就加大正念除恶的力度,两眼微闭,解体干扰我学法的一切邪恶因素,此时头胀加剧遂迅速消失。

9、学法时如果出现脑袋胀晕,沉重或瞌睡连连等各种干扰,我有时采用这种方法,默念:宇宙在正法中,不干扰我证实法的,我也都可以给你们一个合理安排成为未来生命,想善解的就离开我,到我的周围环境中等着,如果实在无能力离开我也不要发挥任何作用干扰我,将来我能够圆满我会善解你们的。而干扰随着慈悲之念,头胀迅速消失。

由此我悟到:自己的身体是属于众生命的,主元神慈悲的正念就是自身小宇宙乃至对应天体的天象,而无数的生命即使是邪恶生命也将被这纯正洪大的慈悲所感动,所以作为大法弟子应时刻保持一颗慈悲之心,纯正之念。

为了彻底铲除我身体内的邪魔,我锁定胸、喉部不停的发正念,每当我发正念时该部位反映强烈,不停的咳嗽,这时我强化正念,有层层灭尽邪恶的气势。这时咳嗽一阵紧似一阵,明显感到这是解体邪恶的过程。不一会就从胸部咳出许多白色的痰。但是邪魔好象清除不完,胸、喉常塞闷,有异物感,我不停的对其发正念,每次都咳嗽不止。邪恶被除,心境顺畅,祥和。就这样经过近一年的清理,胸、喉才恢复正常。

有时感到邪魔钻進脑袋迫害,当它钻進时会突然感到头部刺痛或一阵胀晕,我立即默念:你不要迫害我,宇宙正法已到最后,不要抵触大法做坏事,赶快离开我。然后我锁定目标发正念,铲除在脑部各层空间干坏事的黑手,烂鬼,共产邪灵。

当我纯净的集中的平稳的正念出击时,整个脑袋发胀,并一阵比一阵强,而我除魔的正念也更集中更强,几分钟后感到脑子里在运动,胀感随着运动而逐渐缓解消失。

我在2004年的一次魔难是因为我的一个错念造成。

2004年夏季的一天晚上,由于自己的思想念头不对(想把没人要的空调拆下来送给亲戚),并执著的想着。从8:30开始肚子痛,并随着疼痛的加剧肚子逐渐膨胀,一小时后达到难以忍受的地步,疼痛的汗水不停的往下滴,悔恨的泪水不住的往下淌:修炼这么多年了还存在这种坏思想,愧对恩师。

我忍痛读法,半个小时过去了,疼痛仍无一点缓解。看着我忍痛的样子,妻子有些着急:还是去医院吧?此时我思想中没有一丝病的概念。我忽然悟到这是旧势力黑手烂鬼在钻空子乘机迫害我,把我往死里整,想到这里我内心平静,立即坐在地板上单掌立起发正念:黑手烂鬼邪魔你们听着,我是师父的弟子,是法轮大法造就的生命,我要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即使我做的不好也不要你们管,我的一切由我的师父安排,你们不能这样迫害我,赶快离开,否则我要清除你们,一定把你们铲除。

此时我在心灵深处努力增添慈悲的正念强度,坚定而又平静的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法正天地,现世现报。彻底铲除迫害我的旧势力黑手烂鬼共产邪灵。我精力集中,念力强劲,一场惊心动魄的较量在无声中進行着,然而这效果并不象我想象的那么简单,而此时的时间正考验着我对师父毫不动摇的坚定信念,考验着我承受痛苦的毅力和坚强的意志。

两个多小时过去了,此时已是深夜,疼痛还没有缓解的迹象,妻子更着急了,而我只有一个心念:彻底消灭迫害我的旧势力黑手烂鬼共产邪灵,请师父加持我。又过了一个小时,我鼓胀的肚子里出现咕噜咕噜的响声,气在肚中运动着并从下面排出,疼痛顿感缓解消失。

此时我并没有就此松懈,仍正念不停,然后炼静功,当音乐响起,师尊熟悉的声音传入双耳时,泪水溢满双颊:是师尊的帮助,我才能躲过了这一劫,闯过了这一关。由此更知大法修炼的严肃和精進的重要。

在邪魔的长期干扰迫害下,我时常会产生一些不良情绪,出现一些不良状态,这是消极的因素,影响我精進的步伐,我意识到决不能任其下去,这是主观因素和外部干扰所致,回家尽想工作,这是旧势力黑手的操控,达到不让我精進的目地,

为此,我集中精力发正念: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彻底铲除控制我思维想工作背后的黑手烂鬼共产邪灵,此时脸部肌肉迅速收紧,整个头部胀压,而我正念强度有增无减。每当这时脑袋会更胀更紧更难受,这正是解体邪恶的过程。在一次又一次强力清除下,我的身体终于恢复正常。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