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郑州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里的遭遇和见闻


【明慧网2006年6月14日】我是一名法轮功学员,1999年得法,在本县多次被抓和抄家,后在郑州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受迫害两年。

郑州十八里河劳教所以恶党之徒屈所长为首带领邪党的恶警张政委,最邪恶的恶警三大队队长贾美丽、胡召霞、马兰、韩继梓。这些披着人皮的豺狼,为金钱、为名利和政治资本对追随“真、善、忍”的好人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不计后果的往死里整,在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方面可谓无所不用其极。

在劳教所,由于每天休息不到5个小时,工作量非常大,我们整日里头重脚轻地,在清早跑步做操时走路跟不上,就这样我们还要承受突如其来的毒打和谩骂,无论是清早跑操走路,吃饭,上厕所,恶警们吹的哨声非常紧,要求速度非常快,只要稍有差池(走路队没走好,或跑操跟不上)就会有三四个人把我们拖上楼,拖进一个小黑屋,两个恶警拧住胳膊,一个恶警脚穿硬底鞋专踢我们的下身,把下身(阴部)踢的血肉模糊,就这样还要罚站一夜,白天还要干活拿任务。

对待大法坚信的学员,无论是精神上还是肉体上都是惨无人道的,无法忍受的折磨。恶警命令吸毒人员(有二、三个、四个不等称为包夹)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她们用电棍、老虎凳,收束衣(这种衣服穿上后会越收越紧,直到把上身的神经破坏死,几十个小时下来也就残废了)罚站等种种残暴的手段长期不让睡觉,扒光衣服吊起来,让吸毒的所谓包夹人员抓住乳房打秋千,(使乳房严重受伤,从乳头往下淌血)用牙刷往阴道里捣,用擦地板的脏布往阴道里塞,用脚踩,用使过的卫生巾抹上粪便塞进嘴里,再用透明胶布把嘴粘住,把法轮功学员绑起来用被子捂住头部,捂的奄奄一息的时候才松手,夜里时常听到尖叫声。

坐禁闭,在精神上也更让人无法忍受,禁闭室有一米宽,二米长,四壁有两米高,用海绵包着,上边的干墙上画着各种姿态,形色各异,面目可憎的魔鬼,它们披头散发,五颜六色,有男有女,让人感到阴森恐怖,时间长了人就变的精神恍惚,不知身在何处。

2003年6月3日夜2点钟,迫害死3名法轮功学员,4日把尸体秘密处理后,将包夹人员秘密释放了,还有一位被他们折磨的奄奄一息的法轮功学员隔离在生活区长达半年,最后本人家里也没见人,从此在劳教所就消失了,

我急切呼吁全社会全人类善念尚存良知未泯的人们,请关注一下吧,早日制止对这一批好人的迫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