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新走出来师父同样呵护


【明慧网2006年6月14日】99年7月后,由于邪恶迫害,我单独在家,学法不精進。渐渐的与同修们失去了联系,很少学法了。2004年初,在一个单位又认识一位大法弟子,又得到了修炼资料和师父的经文,学习了师父的全部讲法,做好讲清真相的事。在我这曲折的修炼历程中,我感到师父同样的呵护。

我是97年正月初六得法的,修炼前患心绞痛、神经衰弱、支气扩张等病业,在得法不久百病全消了。

我八岁时正是文革开始,总觉的要专门学一门好的知识,81年我在吉林省四平市当兵,每天早到公园去,看到一些老年人在练太极拳,我非常喜爱,从内心发决心等我40岁后一定专心练。97年我正好40岁,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那共同修炼的日子里天天是一身轻,98年大洪水,单位停产了,我调到较远的油厂上班,和几位新同修学法炼功。

99年7月后,由于邪恶迫害,就单独在家,学法不精進。

2001年我在电线杆上干活,由于雪大杆滑,我从10米高的电线杆上掉下来,一点伤也没留下,真是师父的保护。

在2001至2003年其间,我学法很少了,与同修们失去了联系了。但是始终在讲大法好的真相,生活中按大法法理要求自己。

2004年初,在一个单位又认识一位大法弟子,她对人善、正直,对别人谈话都能引用大法的理。我在同修的帮助下又精神起来,又得到了修炼资料和师父的经文,学习了师父的全部讲法,对于讲真相方面尽量大胆做。早晨到室外去炼功,单位都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一个保卫科长是党徒对大法说坏话,我发正念铲除他背后的邪恶因素,不久他就遭恶报,得病回家了。

2006年3月至5月恶党徒三次非法抓我,都没成功。我深知是师父保护我。

第一次单位厂长助理张某让我上午到单位有事,我一上午在搞电气安装,不下来,中午到单位后,也没什么太大事。

第二次我去单位办失业手续,签个名字就走了,我出大门时,進院一辆警车,我也没多想是干什么的。

第三次我去单位租赁的一家油厂修理电器,去时到单位门卫打一下招呼,干了二个小时的活,吃了午饭才走。其实,恶警和几个党徒在院子里找遍了,也没找到我,认为我跳墙走了。

这三次都是单位恶党徒举报,当恶人们抓我时,我一点不知道,是单位内部人,事后告诉我的。我真感谢师尊的保护,使我免遭邪恶的迫害。

今天我写出来让那些没走出来的同修看看,只要我们走出来抓紧时间跟上,师父是同样呵护我们的。放下“怕”字,堂堂正正做好三件事,千万别失去这万古的机缘。

师父在五月份的《走出死关》新经文告诉我们,“失去这万古机缘与来世上的真正目地,比没脸见人的执著更可怕”。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