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中坚定正念


【明慧网2006年6月6日】在这几年的风风雨雨中,在证实法救度众生中我两次被非法关押;一次被绑架到洗脑班,受到残酷的迫害。在修炼的路上跌倒过,爬起来继续走。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从巨难中艰难的一步步走了过来。

99年7.20大法遭到疯狂的迫害,面对复杂的环境,同修们各有各的悟法。我得法后,身心得到了明显改善,我认定我修炼大法没有错,师父教我们按照真,善,忍修炼自己做好人,错在哪里?是江××政府搞错了。我坚持在家里学法炼功,从未间断过。后来得知有很多同修到北京上访,为师父为大法讨公道。我想我修炼大法受益不浅,我也要为大法为师父说句公道话。2000年我去天安门说了我要说的话:“法轮大法好!”后就被非法关押,罚款,停发退休金,受到残酷迫害。

后来迫害一步一步升级,环境更加恶劣,邪恶在全国各地办洗脑班,强行“转化”大法弟子,其间我也被绑架到洗脑班。在高压下,我用了一种人的不好的观念对待,认为只要我能出去,你邪恶也管不了我,我还继续修炼。从而给自己修炼留下了污点,给大法造成了损失。事后向内找,是由于自己有执著心,证实大法是为了自己能圆满,认为去北京证实法是对大法弟子能否圆满的一次考验。而且在潜意识中还有一种显示心理,证实自己法学的好,有勇气。从而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成了被邪恶迫害的对象。

在后来的日子里我静下心来学法,我要弥补损失。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通过学法加强了正念,意识到应该走出来讲真相,救度众生,做一个真正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于是我从外单位的一位同修那里拿来了一些真相资料回来,跟两位同修说一起出去发传单,他们同意。

我们商量了一下决定到附近的一个工厂去发。一天晚上我们三人拿着资料出发了,因为是第一次出来发传单,有些紧张,但一想到是来救度众生,是做最神圣的事,心里就平静了。我们很快发完很顺利。三人高兴的顺利返回。

从此后我们多次出去贴不干胶,发传单,都很顺利。有一段时间我们单位宣传栏里刊了一幅画,恶毒攻击诽谤师父和大法,我们就每天去贴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直到他们把画拿下来,有一次我们在本单位大面积的发放资料,有力的震慑了邪恶。

几年都做得很顺,不知不觉生了欢喜心。去年又被黑手钻了空子,再次被邪恶非法关押。这一次我很冷静,我用正念面对邪恶。在看守所里,我坚持学法,炼功。我一進去牢头就告诉我,她有大法书,是大法弟子留下来的,我一看是《转法轮》的第五讲至第九讲的手抄本,字迹非常工整,我就买了两本笔记本每天抄书。还有一些零散的经文和《洪吟》、《洪吟(二)》,都是大法弟子靠记忆背下来抄写的。我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抄完。我每天都要背几遍《别哀》:“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和《师徒恩》:“狂恶四年飑 稳舵航不迷 法徒经魔难 重压志不移 师徒不讲情 佛恩化天地 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

在师父的慈悲呵护和鼓励下,我浑身充满了活力,真有一种“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无存》)的气派。恶警提审我时,威胁我,说什么我也不配合它们,不说出资料的来源,就要判我劳教,子女下岗等等利害关系。我问他们说完了没有,答;讲完了。我说你们讲完了就可以走了。他们气的匆匆走了。

几天后,警车把我拉到劳教所,一路上我只有一念,劳教所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回到正法洪流中去救度众生,请师父救我。到了劳教所检查身体,说我有高血压、心脏病拒收,这样我闯出了魔窟。

经过这次魔难,我深深体会到“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师徒恩》)的神奇威力。同时也更加明白了师父说的:“你们的路啊,我想大家已经看到了,其实是很窄的。你稍微走偏一点,你就不符合大法弟子的标准。只有一条非常正的路我们能走,偏一点都不行,因为那是历史要求的,那是未来宇宙众生生命所要求的。未来宇宙不能因为大家在正法中有漏而出现一点点偏差,所以大家自身在证实法中走好所有的每一步都是很重要的。”(《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