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师尊呵护下 走出派出所


【明慧网2006年6月15日】2006年3月21日下午,我出去做我应该做的事,3点多钟回家。走到44街小区十字路口时,听到背后有人喊:喂!喂!我没有在意,继续朝前走。两分钟后,一高大的男子上前把我拦住,将一份真相资料递到我眼前说:这个东西是你的,我在房间里睡觉,看到你贴到我家门上的。你赶快跟我走,把你贴的这些东西全部收起来就没事,你要不去我就要送你去住三个月的班,这一片归我管,警察都听我的。

我没有理睬他,转身朝另一方向走,他跟上来说:你今天是走不了的,我们盯你好长时间了,我已经报告了110,你的提包里还有资料,说着就动手抢提包,我没让他抢到手,他很生气的指着提包,对围观的群众说:她这提包里有资料,所以不让查看。他要我把包打开让他看一下,我想反正包里什么也没有,你就看吧,当我的包还没全打开,那个邪恶的男子,就把他手里拿着的那份资料塞進了我的提包里,指着包很凶的说:你的包里还真的装有资料呢!我说是你刚才放進我包里的,当着群众的面,他不承认,一口咬定是我包里原有的。

我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这时我倒觉的他很可怜了,我就跟他讲真相,告诉他这样做对他不好,善恶有报是天理……他打断我的话:你不要说了,你们法轮功这一套我见的多了。他还说了许多造业的话。

110的车子已经停在离我不到三米的地方,过来四个警察,其中一个年纪稍大的问是怎么回事,我说的他们根本不听,只相信那个男子的话。这时,我当着众人指着那邪恶的男子说:我不知道你住在哪里,你拿的这份资料也不清楚你从哪里弄来的。你我就在这里相遇的,你们在这里周围住户的门上查看一下,有没有贴你手上拿的资料。

有个警察拉着那男子去了几分钟回来,对我说:你到所里去说清楚吧。“我不去,你们明明是栽赃诬蔑我,青天白日绑架好人……”没等我把话说完,冲上来三个警察把我拖上了警车。

我在车上不停的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一切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及邪恶旧势力强加的迫害。车很快到了派出所大门口,下车后我不肯進派出所里边去,两个警察架着胳膊,一警察在后面搬脚,就这样,将我放坐在大厅里的一长条椅上,立刻围过来六七个警察。两个挨着我坐着,身后两个站着,面前还有三个在指手划脚的说着什么。

不一会片警陈惠也出现在面前,问我是怎么回事,我将情况告诉了陈惠,她又去问那邪恶的男子,自然他说的与我不相同,我心里想着:我是李洪志老师的真修弟子,谁也迫害不到我。我见警察们还在七嘴八舌的说个不停,我就闭着眼端坐着发正念、背师父的法。首先清除这些警察身后的邪灵烂鬼,接着背《师徒恩》、《别哀》、《怕啥》。

多数警察不说什么了,只有一个身体较胖、个子不高、皮肤较黑的人(没穿警服),半眯着眼睛、弓着腰、又蹦又跳的还在骂声不停,我一听他在口出狂言诬蔑我们的师父,我站起来指着他的脑袋大声说道:闭上你的嘴,不许你骂我的师父。我瞪着眼睛正视着他,他抬头望了我一眼,骂声停了,低着头到一边坐着吐粗气,显的很累。

这时候我在心里对师父说:师尊,弟子修的不精進,对不起师父,我不要呆在这里,我是大法弟子,我要去做我应该做的三件事,完成自己的史前大愿,跟师父回家。我要立刻离开这个地方,请师父加持,让警察们马上到办公室去瞌睡。

几分钟后看守的警察一个个哈欠滚滚,都走了。我悟到这是师父安排我在这个时候走,在师尊的呵护下,我走出了派出所,回到了证实法的洪流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