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恶党使我家破人亡


【明慧网2006年6月20日】我是一个农村妇女,家有六口人,丈夫,儿子,儿媳,小女儿和一个小孙子。98年我们有幸得到法轮大法

得法前丈夫患有多种疑难杂症的病,常年药不离口,但还是时好时坏。我唯一的儿子于97年农历九月初六遭遇车祸,在西安医科大学医院抢救,治疗4个月 17天,总算保住了一条命,可却落下个高位截瘫,并且临出院时医生对我说:“你要有思想准备,也别抱什么希望了,好则可活一年,歹则半年。”这个噩耗对于我一家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本来多病的丈夫哪能承受的了这样沉重的打击呢?他病倒了,我强打精神,照顾两个卧床不起的危重病人,迎着他们时我强装笑脸,背过他们时我泪如泉涌。多少个不眠之夜,我以泪洗面。正在这叫天天不灵 呼地地不应的时候,经人介绍我于1998年农历4月25日喜得大法。

为了卧床不起的丈夫和坐着轮椅不愿出门的儿子能学法炼功,就在我家建立了炼功点。他们父子俩通过学法炼功状态越来越好。特别是丈夫竟在一年多没吃过一粒药,没打过一针的情况下还能干一些农活,儿子的情绪和身体也有好的变化。我的心宽了,真是大法给我一家带来了光明,带来了希望带来了喜悦。

可恶党就是不让人安生。99年7月20突然乌云遮天,我家的行踪被监视,电话被监听,恶警及乡政府职员三天两头来我家骚扰,威逼,恐吓,就是不让我们学法炼功。更为甚者2000年元旦,小女儿和女婿旅行结婚,被恶警监视,没等两个孩子旅行回来喝口热水,恶警就紧随其后要非法抓人,将我的女儿女婿双双抓走(女儿以后正念走出),并且给女婿判了两年半刑。这真是给我们正在滴血的心上又撒了一把盐啊!

体弱的丈夫又一次倒下了,这时恶党对我一家还不放过,经常轮番来骚扰,就要你签那个“不炼了”。我们不签,他们就三天两头的来。就在2000年的正月26中午先后一群接一群的来我们家三次,先是派出所来了一车人,第二次来了一个人,第三次乡政府又来了一车人,威逼,恐吓与精神折磨。丈夫第二天,即正月27日就含恨离开了人世。可他死不瞑目呀!就在这样的环境下,恶人们还不罢休,搜书监控,骚扰。2001年6月5日,我心爱的儿子再也经受不了这重重打击也离我们而去。

当时对我来讲,就象是天塌下来了,好在我有师父管着,有大法支持着,我和孙子过的还充实,祖孙俩学法炼功,讲清真相,救度世人。我擦干眼泪:慈悲伟大的师父呀!是您救了我,是您把我从万丈深渊中救了上来!在慈悲伟大的师父的呵护下,我走过来了。

可是无恶不做的、丧尽天良的邪党口口声声喊人性化管理,可却干着毫无人性的勾当。在2005年7月8日非法闯进我家,把我家所有关于大法的资料和值钱的东西全部抄走,将我这年近六旬的人拉去破口大骂,拳脚相加(踢的我腿上是青一块紫一块),还把我的头发揪掉了好几块。当时恶人还说:你把我气的头痛,刚才还吃了几片药。我说:我是学“真善忍”的,我没做错事,你把我打的头破血流,我头不痛你还头痛了。恶人把我拘留了42天。害得我那未满10岁的小孙子无人照管,有家不能归,过着流浪的日子。

人常说:“多行不义必自毙”,难道共产党的不义还少吗 ?亲爱的同胞,善良的人们,清醒过来吧!看清共产党的好话说尽,坏事干绝,杀人害命的本质,提早的脱离中共邪恶组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