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追查活摘器官案 制止迫害(中)

彻底制止邪恶利用劳教所、监狱等邪恶场所迫害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6年6月23日】近七年来,海内外法轮功学员和正义人士一直在系统收集中共及其江罗集团迫害法轮功的罪证。中共在其集中营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曝光后,法轮大法学会和明慧网提出汇集国际社会正义力量,组建联合调查团(CIPFG),赴中国大陆进行全面、独立和不受干预的调查,终结迫害。明慧网公布了《第一批追查取证对象名单》,调查团誓言对迫害元凶江泽民、罗干及竭力迫害法轮功的各级各类凶犯追查到底。

CIPFG对迫害责任者的震慑是巨大的。面对将临的末日,为逃避清算,中共江罗集团依旧对外欺骗、抵赖;对内则一面将长期被非法关押在集中营、监狱和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大规模秘密转移、实施紧急杀人灭口,同时绑架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阻止活摘器官黑幕的真相在大陆传播,一面紧急部署销毁所有中央及省委发至各级的机密文件,以掩盖罪行。然而,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在认真思考出路,想抓住这最后的赎罪自新的机会……

(接上文)

二、 追查主要迫害责任者

*  建立迫害责任者数据库和全球起诉

近七年来,海内外法轮功学员和正义人士一直在系统收集这场邪恶迫害中的残暴恶人的犯罪资料,建立了有数万条记录的恶人榜和专用大型数据库。恶人榜设立的目的是为警醒世人、惩恶扬善,对有戴罪立功表现者,经独立调查核实后可从榜上除名;数据库则被定期更新并产生系列报告,送交各国政府、司法机构、组织团体、媒体、国际刑警组织及国际法庭,全力配合在世界各地进行的对恶人的司法起诉,为全面用法律手段审判恶人进行准备。这些宝贵的第一手资料也为CIPFG彻底调查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监狱、劳教所、集中营及相关设施提供了广泛的线索并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为了捍卫人权和普世价值,欧、美、亚、澳各洲八十余团体联合成立“全球公审江泽民大联盟”,全球各地人权律师更形成联合网,在当地法院正式对被告江氏及追随犯罪的官员进行起诉,以尽早制止迫害。迄今为止,全球有30个国家35位律师组成了全球公审江罗集团的律师团,已在16个国家提出了针对江氏及党羽至少55项诉讼(针对江氏17项,见诉讼一览表)。目前至少3项已获胜诉判决。这些诉讼案例也为CIPFG今后将调查结果在国际法庭大面积运用法律手段惩处恶人、声张正义提供了法律范例。

2006年4月4日,法轮大法学会和明慧网于发起成立了“赴中国大陆全面调查法轮功受迫害真相委员会”,汇集国际社会正义力量,组建了联合调查团(CIPFG),以赴大陆进行全面、独立、直接、不受干预的调查和取证,彻底调查中共劳教所、秘密集中营、医院及相关设施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真相,以终结迫害。根据积累的大量第一手资料,4月7日,委员会发布了《关于“调查真相委员会”调查取证范围的通知》和《赴中国大陆全面调查法轮功受迫害真相委员会关于第一批追查取证对象名单》,誓言将这场迫害的元凶江泽民、罗干以及竭力追随江罗集团迫害法轮功的各级各类凶犯绳之以法,否则不足以慰冤灵、不足以正人心、不足以平息众神的愤怒!

*  彻底追查用手术刀杀人的白衣刽子手

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法西斯行径灭绝人性,天理不容,那些策划和以手术刀杀人的“移植专家”也绝逃不过正义的追查。以下是已在CIPFG追查之中的部份案例:

管德林:现任清华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副院长兼泌尿医学中心主任、北京市器官移植中心副主任。据《北京现代商报》2005年9月7日刊登的广告介绍:管德林已有“2700多例肾移植、40余例亲属肾移植、近20例胰肾联合移植”的经历。从1999年1月26日至2005年9月7日,6年7个月的时间里做了1700多例肾移植手术,平均258例/年。

三年前管德林高薪受聘于云南肾脏病医院担任名誉院长,与其学生现任院长兼移植科主任李国斌创建了肾移植科室。2006年5月26日,在接受CIPFG调查员咨询时,他说25日晚上就有8台肾移植手术,都是由他指导并主刀。

调查员:“哪边肾源比较多呀?”
管德林:“这边多,这边多,昨天做了八个呢!……下礼拜还有。”

记者:“这来源都是健康年轻的吗?”
管德林:“对,都健康的,我们现场都化验好几个……”

管德林表示,他定期从北京到云南肾脏病医院主刀,另外昆明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及昆明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他都曾去主刀,哪有肾源就去哪里。种种迹象显示,昆明附近存在着活体器官供应中心。

沈中阳:天津“东方器官移植中心”主任。至2004年底,该中心累计完成肝移植1500例,肾移植近800例,同时还有角膜移植,仅2004年该中心完成了近900例肝脏和肾脏移植手术。2005年12月30日,沈中阳接受记者专访时称,今年所做的肝移植手术已达650例,其中从12月16日到30日的两星期内就做了53例。患者家属披露,该移植中心一天之内最多做过24例肝脏和肾脏移植。

苏家屯事件曝光后,该中心经短暂停顿后在三月末又开始大批接待外国人做肝、肾移植,手术都在夜间进行。医院病房设在四-七楼,因床位不足,借用了天津经济开发区的国际心血管医院的8层,作为韩国患者的住院区;来做移植的患者在以下几个宾馆等待:华夏宾馆的3-6楼,天财宾馆的24-25楼。但即便如此,床位仍然紧张。该院能容纳500张病床的新移植中心大楼于2006年5月投入使用后,医院的“病床年周转率”可达近万次……。

在中共大批杀人灭口的严峻情势之下,“东方器官移植中心”突然进行的大量器官移植的时机、数量、速度都极为可疑。CIPFG正密切监视其每一例器官移植手术,将所有批准、直接参与手术和采购、提供移植器官的人员列入重点调查对象名单,凡是不能提供完整、真实供体个人资料的器官移植手术,参与者都将被作为谋杀嫌疑犯或从犯追究刑事责任。

东方器官移植中心主要责任人名单:

中心主任:沈中阳;
肝移植组:朱志军、郑虹、邓永林、潘澄、张建军、张雅敏、蒋文涛、高伟、李延钧、张全胜、张闻辉、张玮晔、王自法、臧运金、赵来源;
肾移植组:宋文利、王智平、莫春柏、刘航;
移植重症监护室:刘懿禾、孙丽莹、于立新、王峪;
角膜移植组:张蕊;超声中心:唐缨

石炳毅:解放军总医院第二附属医院(309医院)器官移植中心常务副主任,中华医学会器官移植学会分会副主任委员、解放军器官移植中心主任。主刀肾脏移植1200余例、肝脏移植111例、心脏移植2例、胰-肾联合移2例、肝-肾联合移2例、造血干细胞移植诱导免疫耐受5例、手辅助腹腔镜活体供肾肾移植术9例。

陈规划:广州中山大学附属三院肝脏移植中心主任,中华器官移植学会副组长,广东器官移植学会主任委员。广东省器官移植中心网站上有对陈规划的介绍:“从1993年开始第一例肝移植手术至今,陈规划已主持完成了近1000例肝移植,占全国肝移植手术量的1/10,仅2005年一年就完成246例。”广州日报记者在相关报道中写道:“2006年2月10日晚五时,接到医院的电话:今晚要进行四例肝移植手术,我匆匆前往……。”该中心医生还有:杨杨(副主任)、蔡常洁、许赤、李华、汪根树、易述红、张剑、赵辉、李敏如、张俊峰、姜楠、王淳、华学锋。

夏强:上海第二医科大学附属仁济医院肝移植中心主任。解放日报2005.01.26相关报道中,夏强说:“对肝移植我是着了魔的。我现在简直像上瘾一样,一天不到病房看病人,心里就会不踏实;每周至少做2─5台肝移植,失败了也不怕,认真总结分析,第二天就会继续做。”

……

同样,还有大批年轻的器官移植“准专家”,在网站上都赤裸裸地声称“具有娴熟的供体器官摘取技术和丰富的处理经验”。的确,要成为一个中共的合格工具,必须要先沦丧了道德,通过黑社会杀人见血式的“考验”,才有机会成为一名器官移植“专家”。象管德林、沈中阳、石炳毅、陈规划、夏强之流,为了名利而滥杀无辜、违背人性的移植“专家”,是地道的“白衣”刽子手。

三、CIPFG成立后参与迫害者害怕成为调查对象

CIPFG对迫害责任者的震慑是巨大的。面对将临的末日,为逃避清算,中共江罗集团依旧对外欺骗、抵赖;对内则一面将长期被非法关押在集中营、监狱和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秘密转移、乃至紧急灭口,同时绑架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阻止活摘器官黑幕的真相在大陆传播,紧急部署销毁所有中央及省委发至各级的机密文件,以掩盖罪行。

然而,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在认真思考出路,想抓住这最后的赎罪自新的机会。

*  曝光“春雷行动”

2006年4月中旬,在胡锦涛访美前夕,一份“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区委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即610办公室)4月4日的机密文件被曝光。文件命令在4月底前,在全省范围内对法轮功学员统一进行“集中摸底排查”,“逐人造册登记”。文件宣称:按照中共中央“610办公室”的统一部署,各地将对法轮功学员实施新一轮的打压:代号“春雷行动”。

与此文件相印证的是,仅明慧网收集的消息,4月5日到4月7日短短三天内,各地就有百余人被证实遭绑架、抓捕,而且很多地区是集体式的绑架,被绑架的有70多岁的老人,还有法轮功学员的家属。

4月7日,华夏时报刊登了现任北京市副市长吉林发布的消息,中共将法轮功学员及其他各类国保重点人员(异议人士)列为将被重点控制的五类人群,而其他四类皆为严重刑事暴力犯罪人员。

4月8日大纪元时报报道:近日河北石家庄公安、610召开会议,指使各派出所、居委会、消防、各单位等,预谋进一步迫害法轮功,准备用3个月的时间,重点搜查租房户、流动人口和重点法轮功学员,并令各个居委会登记学员家庭电话,想来个全面清查,进一步迫害。

以上消息可看出中共正在全国部署对法轮功的进一步迫害,并且指令来自中共中央高层。

* 医院动向

5月1日,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发布《关于中国大陆各地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报告》,严正指出:“经调查确认,中国大陆多个省市以及大部份的军队/武警医院和器官移植中心涉嫌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以供移植。在苏家屯集中营事件于3月9日被曝光后,东北至少有部份接受调查的医院表示接到通知暂时停止器官移植手术。然而,在卫生部于3月27日发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技术临床应用管理暂行规定》并确定为7月1日实施后,全国各地的医院和各大移植中心不仅恢复了器官移植手术,而且数量大量增加。”


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电话调查(闪画下载

以下是部份CIPFG调查员与大陆医生对话的片段,及来自各地的举报:

调查员:有没有炼那个法轮功的没有一点病的那种肾?…
山东千佛山肝脏移植中心医生:嗯…反正四月份肯定会有比较多的这样的供体…

调查员:四月份为什么会多起来?
医生:这个我没法跟你说,因为这牵扯到…这些没必要跟您解释,这个问题没法解释…

5月25日云南肾脏病医院医生向调查员表示,肾源充足、健康年轻,甚至可找到十八、九岁的供体:

调查员:“今天晚上做了几个?”
医生:“七、八个吧。”

调查员:“这来源都是健康年轻的吗?”
医生:“当然越年轻越好,如果五六十岁的捐赠者我们也就不要了,捐赠者在手术前都要抽血、化验。”

调查员:“他(供体)是一批一批的,还是说……”
医生:“对,下礼拜还有……”

调查员:“是不是都加班在移植呀?”
上海长征医院医生:“对,有30个在排队等着。24小时呀,有好几拨人,我们有四组人可以做。”

记者∶“听说有20-30岁很健康的供体?”
医生:“是是!”

记者∶“来源说是从人身上摘下来的是吧?”
医生:“对对对!”

记者∶“有一些劳教所里面关了一些法轮功的,然后……就是活体摘取器的?”
医生:“……是啊!”“我们是国家统一有来源的!”

一位大陆读者4月13日投书明慧网说,“2006年4月12日,吉林市各大医院召开了紧急会议,近日来各大医院的病人档案全部封存,不准任何人查看。现在市区各大医院都有警察把守(类似戒严),救护车在晚间频繁出入医院。这些都与加速处置被秘密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直接相关。”吉林省心脏病医院近期更减免大部份心脏移植手术费用以“促销”,前5例心脏移植者只需花费5万元!

2006年4月间,湖南省人民医院通过湖南潇湘晨报、长沙晚报,湖南经济电视台等媒体发布了“免费进行20例器官移植”的消息,患者通过热线报名,医院免费为20人换了肝、肾。据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调查,湖南省是迫害法轮功严重的省份,该省内多家劳教所涉嫌盗取法轮功学员器官。

近来据《山西青年报》报道,2006 年5月27日、28日,中国初级卫生保健基金会“医疗救助中心”以“肾病患者医疗救助工程”的名义,包括北京肾病专家在内的人员,分别在太原和临汾两地进行活动,预定寻找25名肾病患者,进行肾移植手术,目前患者名单“正在论证中,结果将在10天后出来”。

“我亲戚前不久到大连第三人民医院眼科看病,因不能确诊,经医生介绍去了山东省眼科研究所。在那里确诊角膜有问题,入院后的第三天就做了眼角膜移植手术,一星期就出院了。该院二十几岁的年轻医生非常多,来自全国各地的患者也很多,床位很紧张,医生很忙,每天要做十几台移植手术,每只眼加手术费及药费合计一万多”。

由于案例涉及全国多数省市自治区,显示中共当局正在大批屠杀作为器官供体的法轮功学员,且据证人举证,这一群体灭绝行动的命令来自中央。

* 中共通知销毁机密文件,掩盖罪行

苏家屯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被曝光之后,中共极度恐慌,企图销毁证据掩盖其罪行。2006年3月25日,中共黑龙江省委办公厅发出通知(厅字[2006]12号)布署清退、销毁所有标有密级的中央发至省军级、市地级、县团级的文件以及标有密级的省委办公厅制发的文件。

《通知》要求:“绝密级中央、省委文件和发至省军级中央文件各单位不得留存。中央绝密文件由省委办公厅收回上缴中央办公厅秘书局销毁;省委绝密文件由省委办公厅秘书处负责清理和销毁。省委办公厅秘书处、市(地)委和县(市)委办公室负责销毁有密级的中央、省委文件。”“销毁纸介质涉密公文,应当确保秘密信息无法还原。采用焚烧、化浆等方法处理,粉碎销毁须使用符合保密要求的碎纸机;化浆销毁送保密部门指定的单位销毁,并由送件单位2人以上押运和监销,监销人员在文件销毁之前不得离开销毁现场。”

中共为何要彻底销毁这些机密文件?因为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见不得人,有关命令或用口头传达,或用机密文件下发。此次中共销毁文件,是为了销毁罪证。

* 参与迫害者惶恐

CIPFG对参与过迫害的人的震慑是巨大的。

近来,各地有关医院纷纷封存、销毁有关病人档案,不准任何人查看;很多医院及器官移植学术、研究机构网站的有关内容被删除、篡改,移植专家们的“业绩”也大大缩水,例如,“名医堂”网站上,对肝移植专家陈规划的介绍,5月初说他主持完成了1000余例临床肝脏移植手术,但5月23日陈规划所做的移植手术案例已被改成100例……。

然而,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在认真思考出路,想抓住这最后的赎罪自新的机会。

有的警察、公安听说CIFPG之后,感觉这次法轮功学员不达目地不罢休,目标很具体,虽说是“中共让抓的,让关的,让打的,没办法,得吃饭”,到时候调查团进入中国大陆,清查到自己头上怎么办?还得给自己留退路,抓紧时机收集“主使人”的证据以争取立功赎罪,坏事能不沾边就尽量躲,好事能帮忙就尽量帮;有的认为这样把好人“关下去不行了”,去找法轮功学员试探和套近乎,希望将他们从恶人榜上除名;有的让法轮功学员在调查时不要把自己说出来;有的监狱已将反法轮功的标语等明显罪证悄悄除去……。

4月下旬,长春黑嘴子劳教所派出大量警察到各地,伙同当地610、政保科、派出所,伪善地对曾经在黑嘴子劳教所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進行所谓的“慰问”:询问身体如何,生活有没有困难,需不需要帮助;还代表劳教所的领导向法轮功学员“问好”,等等。

有明白真相后的中共国安的特务,为了自我救赎,不光退了党,还写出了自己的教训以警醒他人,还用侦听手段“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反过来收集身边人的罪证,提供给CIPFG……。

分析人士指出,为苟延残喘和逃避清算,在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灭口的同时或稍后,中共将开始大规模清洗知情人──那些参与活体摘卖法轮功学员的专家、医护、军警、上了恶人榜的恶警、狱卒、特务等。卸磨杀驴、舍车保帅,这是共产邪党的逻辑定律,这在中共历次运动中无一例外,为维护自身利益,它可牺牲一切其他生命。所有参与过迫害的人员,如不悬崖勒马,弃恶从善,中共覆灭后等待的也必是天理正义的审判。

参与迫害的人,该清醒了,上天在看着每个人的一举一动、一思一念,须知掩盖罪证只是罪上加罪,真相总有大白的一天,一切罪恶也终逃不过天谴。有的人因被迫行恶而在恶梦中煎熬,有的人在深陷的沼泽中挣扎欲求解脱,有的人想赎罪寻觅自新之路,那么就珍惜这上天留给良心未泯者的仅有机会,看清时局,当机立断停止行恶,以智慧的方式退出中共,配合CIFPG调查,收集保存罪证,揭露中共罪恶以赎罪业。善恶一念即分天堂地狱,自救就从复苏良知开始。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