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需要重视的问题


【明慧网2006年6月27日】自从明慧网发起倡议:建议广大的民众销毁一切共产邪灵的书报徽章等物品后,我除了自己清理了这些败物,还多次发正念,要这些东西迅速解体灭尽。

当我在给世人讲真相的时候,也提醒他们不能让这些邪灵还在自己家中,效果还好。这里仅举两例。

一天,我给一位熟人家劝三退,他们顺利退出了。我一看他们家的中堂,还贴着一张毛魔头的像。我只这样说:你们看看,它已是个死人,贴在家不吉利吧!他们连忙说:“对。”马上当我面撕下了那张鬼像。

还有一位熟人,我看到她的新居挂着毛魔头像,我便对她说:“你不是说你家成份不好,小时候老是受别人的欺负吗?就是这个魔头使的坏,你还感激它整你们吗?”她一听:是呀,是应该将它撕掉。因此,她不停的对我说:“谢谢!谢谢!谢谢!我会撕掉的。”

这是两位常人的悟性。

有一次,我们几个到一镇上去发真相资料,我看到一个魔徽章牌竖在十字路口。我感觉它正在发黑气,我就在附近找了一块石头,对着魔牌砸了过去,结果将它砸坏了,清除了一害。然而,一同修马上非常生气:在干么事?我们给她作解释了,她才有所明白。

又有一次,我们到异地去发真相资料。我在派出所附近又发现了一块魔牌。当时是夜晚,没有人发现我们。我一边发正念,一边找石块。找了一块砖,投的力度不够,我想不能让它在那危害众生。我就再想去找一块更大的石块来砸碎它。可是,同修硬是拉住了我,说是怕被人发现捉住。我想,我们是应该理智的注意安全的做事。那种机会都怕出差错,什么时候再有机会来除恶?因我当时也动了人心,没砸成。事隔半年了,我总觉的那是我的遗憾。

还有,我们单位修炼的人较多,但单位院子内有长年挂着的血旗、魔头像、邪恶的语言等。同修好象视而不见。我住在院外,到院内来做这些事不太方便。我和院内同修探口气,他们是怎样安慰自己的呢?他们说:很多大城市都有这些东西。意思叫别管它。

特别一提的是,我单位用高音喇叭催起床和上班,播的又是些“党文化”的东西。镇上普通居民都很反感,多次提议要我单位取消这个喇叭;领导们都有些取消它的意图。但就是这位也是同修的保卫科长,他借口不用喇叭人们不知作息时间。他说这坚决不能取消,而且,一少部份同修也同意这位科长的观点。

同修啊,那些党文化的东西师父费尽心思的给我们弟子清理,我们都觉的它很顽固的。你还有意一天至少三遍的给这儿的民众灌输,干着邪恶高兴的事,你是真正在按师父的要求做吗?

由此,我想起了师父在2002年费城法会上的讲法:“我过去讲过,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

在我们这个地区,类似的问题还很多,而且很突出。由于当地同修间的间隔较大,他们又很排外,而这几个同修又承担的使命较大。所以,我只好借明慧一角把这些问题讲出来,希望同修帮忙解决。谢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