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悟“信”


【明慧网2006年6月6日】我谈的信是指信师信法的问题,也许有人会说:修炼人谁不信师信法?不信师信法能修到今天吗?是的,我原来也觉得自己信师信法,可我从自己修炼中走过的路一看,信师信法也存在一个成度问题,或可以说层次问题。我体悟到:信师信法成度越高,你走的路就越正,信师信法成度有多高,你就能修多高。

个人体会,个人修炼时期,信师信法成度主要体现在病祛没祛呀、功长没长呀或过关方面。信师信法成度高者,不管看没看见什么,体没体察到什么,或者好没好病,我就认为大法好,我就信。信师信法成度低者,往往要看有没有法轮,看没看见另外空间,我的病见没见效,等等方面,如果得到证实那就信。修炼的初期我就是这第二种人。因为那时都说大法好,通过学法也逐渐对大法有了一定的认识,修炼中也得到了一些证实,所以我也就一路走了下来。

99年7.20迫害一开始,整个形势都反过来了,正象师父在《大曝光》里说的那样:“大气候反过来的形势下,看谁还说大法好,看谁的心态在变化,这一下子不就表现得淋漓尽致了吗?”面对邪恶的谎言、残酷的迫害,有多少学员畏惧了,其实对信师信法也是一个严峻的考验。我当时虽然没有干脆就不信师信法了,但也有疑问或半信半疑,所以造成后来修炼中走了不少弯路。由于信师信法成度不够,前進路上或胆胆突突或畏缩不前,面对邪恶迫害消极承受,甚至产生邪念。可又一想,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自己不是失去了这一次机缘了吗?正象师父后来讲法说的那样:“你一手抓着人不放、那手又抓着佛不放”(《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因此给自己的修炼带来不少魔难,给大法造成了损失,给师父增加了不应有的承受。

就是到目前为止,我偶尔也出现一些个不坚信师父、不坚信大法的念头。如身体哪地方有“病”态,就想我炼这么多年了,怎么还……;头发白了一些,身体随着年龄增长有些老化现象,就想性命双修我怎么还……;谁谁修那么好怎么还失去肉身了?这么残酷的迫害怎么还不结束啊?等等。(我悟到这些不信师信法的念头都是后天的观念,决不是我真正的自己,我要在修炼中归正)

记得有一位同修,当邪恶到她家抄大法书时,她想起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立即心如止水的盘腿发正念,结果邪恶之徒放下大法书,逃走了。还有的同修,邪恶绑架他时,一路高喊“法轮大法好”到派出所,又从派出所喊到看守所,从看守所喊到劳教所,结果劳教所不敢收,又返回当地派出所,邪恶没招只好放人,硬是凭着正信正念闯出魔窟。这样的例子简直不胜枚举。

师父在《在悉尼讲法》中说:“你比如耶稣讲:信我,你就能去天国。其实你得按照我教你做好人的道理去做,才是真信我,你才能去天国。”《在欧洲法会上讲法》中说:“过去在西方宗教讲信,在东方是讲悟,说白了就是你要坚定。你要没有这颗心你什么都做不了。”我体会,因为我们是在迷中修,师父究竟是不是度人的觉者,所传的法是不是宇宙的真理,谁也没见过,谁也没实践过,那么凭什么能在大法中修,就凭一个信字。你信的成度低,修炼路上就要踉踉跄跄,或干脆走不下去。你信的成度中等,修炼中往往步履蹒跚,魔难不断。你信的成度高,修炼路上就所向披靡,一切邪恶魔难烟消云散、灰飞烟灭,勇猛精進直至圆满。所以整个修炼过程中贯穿一个“信”字。

师父告诉我们:“一直到你修炼到最后一步,还在考验着你对法坚不坚定”。(《在北京法轮大法辅导员会议上的建议 》)确实是这样,你看过去无论是恶人发表文章攻击大法时,还是4.25万人大上访,7.20迫害开始,什么天安门自焚伪案,什么杀人案,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很多,苏家屯集中营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等等一系列事件中,还有对三界内事物的着迷程度,都在考验中还能不能信师信法,走师父安排的路(当然要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信师信法的成度就是你修炼中的含金量,你相应的就是18k金、21k金、足赤金。你有多高的正信,就有多强的正念,你信师信法的成度有多高,你的层次就有多高。

一点个人体悟,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