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就在我身边


【明慧网2006年7月1日】很久以来,每当自己正念强时,都会深切的体会到那种“柳暗花明又一村”的美妙。更会真切的感受到师父时刻都真实的站在我的面前,看护着我,保护着我,为我铺平修炼路。苦于语言的贫乏和自己表达水平的限制,使得我不敢轻易动笔。今天想想,慈悲伟大的师父什么都不要,只要我们那颗向善的心、那份正念!我还等什么?一定要写出来与同修分享。

2004年夏,我因发放真相材料而被恶人举报,非法抓進看守所。回想我们之所以能在18小时之内堂堂正正的走出来全是师父的安排和保护。

从一开始走進派出所再到公安局直至后来关進看守所,凡是我遇到的人,都根据不同情况跟他讲了真相,那时也真是没有了一丝怕心。除此之外,我就是抓紧一切时间不停的发正念,其它的心里什么都没有。

至今我还清晰的记得,当一恶警给我戴了手铐问话时,我心中一闪,师父曾告诉我们,“大法弟子能用正眼去正视恶人,恶人马上避开目光。因为正念使操纵恶人的邪恶生命被吓跑了,因为它们知道逃得慢一点将瞬间被大法弟子的正念清除掉。”(《北美巡回讲法》)

于是,我威严的盯着他说:我没犯什么法,也没做什么错事,只是想让更多的人了解真相从而做好人。你这样铐着我,好象我是什么犯人似的,我不能跟你对话。请你把手铐给我打开!

他二话没说,就吩咐旁边一人去拿钥匙,乖乖的给我打开了。

到了看守所,一看同室有十几人,我也不怕,告诉他们我是炼法轮功的,顺便告诉他们炼功人如何做好人、如何按“真善忍”做好人。奇怪的是,她们待我都特别好,其中一人见我不吃饭,拿出自己的饼干硬是让我吃。

就这样,我从晚上9点被抓到第二天下午5点多就走出来了。就在恶警打电话去单位核实时,碰巧就叫值班领导知道了,马上利用常人那套关系联系好把我们要了出来。当恶警叫我出去时,我还以为又要去什么地方,突然就看到了单位领导。这一切难道只是常人的所为吗?是偶然的吗?

一天晚上,同修和我出去发材料时,走在半路上身后突然出现一帮小青年吹着口哨骑着摩托疾驶而过,正停在我们要去的村口路中央。心想:有这些人挡着也不太好办,难道就这样回去吗?不行!今天一定要送真相资料出去救人。我们往前走了没有几步,突然那些人又掉头呼啸而去了。

来到村里一看,不远处有个路灯很亮,一帮人正聊天,“要是灯不亮就好了”,我就这么一想,也没怎么在意;走了几步,突然一抬头,灯也灭了、人也散了。

2005年从新安排工作时,领导突然给我多加一份工作量,我很矛盾,实际确有困难,占用很多时间。想来想去就在领导讨论让我干的当天晚上,几乎是同一时间,我这边突然闪出一念:何不趁此就自己炼功的事進一步跟他讲讲真相,真正救了他,多好的时机!突然电话响了一下,一看就知道是领导找我谈此事,可刚要接又断了。后来怎么也打不通,心想:算了,明天再去救他!结果第二天早上一上班,我就听同事说从别的部门又调来一个人做那份工作。“啊!”我一震,“我还没做呢,只是一想。”

还有一次我跟领导请假,当时,他表情冷淡,不看我一眼就拒绝,我心里忍不住生气,一直到家。就在跟家人说起此事时,心里突然一动:我是炼功人,就这点事,还忍不住吗?站在他的角度想想,我也不应该啊!心中一亮:是我错了。不但没做到忍,细挖一下,还出现求安逸心、占便宜心,这哪象炼功人啊!结果第二天,就在我准备好接受任务时,突然领导来了电话说:“你明天不用来了,已安排别人了。你就在家休息吧。”又是一念之差!

由于前段时间“病业”的干扰,身体出现一些虚胖,前两年的衣服都穿不進去了,我又不愿花钱花时间去买。那天学法时,我突然想:老凑合穿也不对,常人会想:怎么炼了功都这样啊?虽说好象去了爱美的执著,可也影响大法弟子的形象啊。我就想:求师父帮我恢复好,去掉虚胖。这样我既可以穿上好一点的衣服,又不用浪费时间去买了。更重要的是,我有更多的时间来做更重要的事。

想完也就完了。第二天别人量体重时我顺便称了一下,一下少了四斤,再看看脸,也真实了,好看了。没有了那种虚胖!

这些事情,有的虽小,可是很神奇,让我切身感受到师父的呵护,鼓励着我在正法修炼这条路上坚定的走下去,而且越走越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